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家乡的文化人——怀念尊敬的徐世珩先生

2019-02-18 09:26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陈 果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贵州文化在黔北,黔北文化在遵义。而厚重的黔北文化,尤以“沙滩三杰” (郑珍、莫友芝、黎庶昌)引领的沙滩文化最为著名,这是学术界普遍认同的。“沙滩三杰”之后,在遵义地域,当数仁怀徐世珩先生为优秀集大成者。
       贵州文化在黔北,黔北文化在遵义。而厚重的黔北文化,尤以“沙滩三杰” (郑珍、莫友芝、黎庶昌)引领的沙滩文化最为著名,这是学术界普遍认同的。“沙滩三杰”之后,在遵义地域,当数仁怀徐世珩先生为优秀集大成者。
 
  我算不上文化圈里的人,我以独爱乡土的仁怀人自居,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学术界对徐世珩先生的评价是极为中肯的。
 
  徐世珩先生出生于1919年,仙逝于1998年,别号抱一,晚号洞山药叟,贵州仁怀茅台人,具体来说是茅台中华嘴人,也就是今天茅台镇太坪村人。民国23年(1934),先生考入遵义师范初中部;民国26年(1937)投考贵阳师范,名列榜首,未毕业回乡任教。曾任仁怀县人民委员会委员、县政协常委会委员、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顾问以及中小学、师范教员等职。喜爱研习中华传统医学,著有《洞山药叟吟草》二卷、《伤寒金匮实学歌诀》《徐世珩诗文集》等传世巨著。徐世珩是当代贵州著名学者、诗人,乡贤代表之一,2015年获评为(1911——2011)酒都百年十大影响力人物,其诗词古文在地方文化中有着重要影响。
 
  对于大多数遵义人或仁怀人来说,了解徐世珩先生,都只知道他是个文化大家。在贵州享有盛誉的文化老人陈福桐曾如此评价徐世珩先生:“推他进入国家古典诗文讲坛,也会做出有声有色的成就。”据龙先绪介绍,中国社科院陶文鹏教授在仁怀举办讲座时,评价徐世珩先生的诗,在民国是一流的,是堪与民国时人比肩的国家级诗人。
 
  由此可见,将徐世珩先生定位于“沙滩三杰”之后的黔北文化集大成者,享有殿堂级的荣誉,是有根据的。这是仁怀人的骄傲,更是茅台人的骄傲。
 
  我与徐世珩先生是同乡,两家都住在茅台中华嘴,相距不到三华里。家父陈德文在世时,与先生多有交往,记得有一年仁怀县政协副主席陈天伟约请我父亲和他一道去先生老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早饭后才一道返回我家的。在我家我听到两位老辈谈及先生渊博的学识,卓越的才华,谦和的待人风格,实乃中华儒家知识分子之典范。家父晚年常常对我说起,在仁怀的文化人中,徐世珩老师是真正有内涵的人。
 
  诚然,从地域家族发展历史来看,茅台德庄陈氏家族,历来以耕读为本,诗书传家,血液里多少有些许傲气。但是,在我清晰似记忆中,茅台德庄陈氏家族历来就对外来的徐氏家族极为尊重。
 
  我的祖父陈世忻,号国安,他曾授教徐世珩先生学业,先生是祖父的得意门生。他在世时说,徐世珩的父亲徐淳修是开明绅士,他从四川壁山县三合镇担着布担来到茅台,最后落业中华嘴坪子村新桂坪队小地名新房子居住,娶妻卢氏,所建房屋是土墙盖瓦,比较高大,建房时为了保证筑墙质量不垮塌,建墙用的泥土都是用筛子筛过的,院坝左角还修建了座碉楼,用于防御匪患,堪舆大师说徐家居住的这个地形叫金线吊葫芦, 主发人财及文化。历经短短两代人的努力,徐家就发展成为地方较有影响力的家庭,实属不易。祖父说,当时的徐家和陈家,在某些方面,还有着一些竞争。当然,这不是狭隘意义上的攀比与遏制,而是在发展家庭经济和家族文化方面,各自都有着一些上进的举措,在地方上算是美谈,也算是家族发展的一些好经验。在地方上,徐氏家族向来开明。解放前夕,徐老师的父亲徐淳修把丰厚的家业全部捐给了人民政府,这对于一个传统的家庭来说,是需要对时势有着极为敏锐判断和极大勇气的。
 
  1963年我考入仁怀二中读书,那时徐老师也在二中任教。记忆中,先生经常在二中的操场里打太极拳,我们许多同学路过,都会学着先生的样子比划几下。那时在我们看来,这显得有些别致,我还知道先生每天都要坐禅锻炼修身。
 
  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我们六六届的初中毕业生毕业试考后没有考升学试,都在学校复课闹革命,其时我得了鼻炎,一个多月鼻子没有嗅觉,我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徐老师懂医术,就请教先生怎么治。后来,先生教我用葱子截成一寸左右塞进鼻孔通气,我试过十多次后,果然很灵,没有用药还真把我的鼻炎给治好了。
 
  文化大革命时兴背毛主席诗词语录,我对毛主席《沁园春·长沙》诗句“浪遏飞舟” 的“遏” 字不解其意。我去请教徐老师,先生耐心地指教我:“遏,制止,表现击起的浪花之大,阻止了飞快前行的船只,也指在艰苦的困境中勇敢前进。”并提醒我今后会经常在什么地方用上这个字等等。时至今日,我对这个“遏”字记忆尤为深刻,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我和徐老师的交往事实上并不多。在时代发展的浪潮中,知道先生历经过许多磨难,被扣上“厚古薄今”“反动学术权威”等等帽子,被下放至桂花农场姜家山“改造”。先生在其父亲重病时,自己却身受禁锢,就连端碗汤药都不能如愿,这是何等的残酷和悲痛。
 
  先生对中华古典文化的孜孜追求,对国学的精细挖掘,对传统中医的执着研究,一直没有中断过。2018年6月29日,我邀请贵州省原副省长马文骏到“德庄书屋” 指教,马省长在挥毫为书屋题词时,停笔半个小时给我讲了他与徐世珩先生和政协龙先绪主任的交谊,老省长对仁怀这二位学者赞誉有嘉。正是先生有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对国学的痴迷和执着,晚年先生的学术造诣,文学才华,中医医学水平,早已传遍仁邑乡里,享誉黔省内外,可以说是声名远播,令人敬重,受人敬仰的。
 
  当然,我与先生要说是没有交谊,也是不竟然的。2012年1月11日在仁怀会展中心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为响应中央文化大繁荣大发展之号召,为文化仁怀做贡献,我从上海古籍出版社购《清代诗文集汇编》一套,共800册,价值28万元,捐赠给仁怀图书馆。彼时,先生之夫人曾龙仙老师亦将先生在世时所藏之书6666册悉数捐赠给仁怀图书馆。两个捐赠仪式共同在当年的仁怀春节联欢晚会上现场直播,酒都60多万人民共同见证了此次不同寻常的捐赠仪式。如今回想,真是激动犹在,幸甚至哉,感慨万千。
 
  2013年5月25日,我陪同仁怀市政协文史委龙先绪主任,《仁怀市志》主编穆升凡先生,仁怀市文联周山荣主席,以及我公司的同事田云昌去仁怀图书馆拜访。图书馆何群馆长热情接待我们,并把我们领到需要三个人分别保管三把钥匙同时开锁的专用藏书室,这里全是用金丝楠木做的书架,里面就存放着我捐赠的《清代诗文集》汇编800册,以及先生在世所藏的6666册书籍, 还有老革命家周林和韩念龙捐赠的书籍。何馆长说,这些书籍是仁怀图书馆的镇馆之宝,全国各地许多专家学者,大学研究生闻悉这些书籍,都不远千里前来查阅,这些书籍已经发挥了它经典的功能,释放出了它巨大的价值。听此介绍,我倍感欣慰。我想,先生在天国云游,得闻此事,也一定会感到欣慰吧。
 
  2016年5月9日,贵州省旅游发展大会主会在茅台镇1915广场隆重举行。组委会特别组织编写《大茅台系列丛书》作为会务资料赠送佳宾,将《茅台德庄》和《徐世珩诗文集》列入其中。我为茅台德庄陈氏家族感到骄傲的同时,也为家乡文化人徐世珩老先生的作品同时载入大茅台史册,感到莫大的荣幸和骄傲。
 
  《大茅台系列丛书》编写成功并出版发行后,我给编委申请了50套,赠送给全国各地的友人,目的是让他们更进一步地了解茅台古镇厚重的文化,以及茅台古镇像徐世珩先生这样的优秀人物。
 
  这些年来,由于年岁渐大,受家族文化和地方文化的熏陶,我也爱上了收集图书。2016年7月我向仁怀市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申请创建“赤水河流域地情图书资料馆·茅台德庄书屋”。批复后,得到各方的热情帮助,如今图书馆已基本建成,全国各地有许多专家学者,客商友人前来查阅。如今,我感到这项工作无比荣耀和值得。我想,这与先生当初于复杂际遇中仍然坚守文化研究和创作,也是有共通之处的。
 
  一个地域,一个文化形态,一种文明,如同直观和通俗的商业氛围、工匠氛围等等,都需要许许多多的个体以坚守和传承的心态默默地努力和奉献。而徐世珩先生,正是这些个体中的优秀代表。为传承、繁荣丰富的茅台文化、黔北文化、赤水河地域文明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理当值得后来者学习和敬重。
 
  林林总总写这些,碍于我才疏学浅,道不尽先生学术才华之万一。总之,我粗浅地认为:于古典文学,先生功力非凡,是后学者治学之楷模;于传统国学,先生以严谨的治学态度执着研究,令人推崇;于为人之道,先生谦和宽厚,厚德仁义,令人敬仰;于传统医学,先生医者仁心,解救人们病苦,令人敬重;论育人,先生在仁怀这方土地上培育了大量英才,可谓桃李芬芳,功勋不朽,千古流芳。
 
  每当闲暇,我常带上家人或邀约朋友到楠竹林公园,站在公园的中心广场,看酒都百年十大影响力人物石雕壁像,徐世珩先生的石雕像与仁怀籍老革命家周林、韩念龙,以及辛亥革命老人“文武将军”刘莘园先生等并列,我作为先生的家乡人,此时我倍感自豪,好像我的身价也陡增了许多。
 
  谨以数言,缅怀我敬仰的家乡文化人——徐世珩老先生诞辰100周年。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