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鲁班场战斗改变中央红军被动局面

2019-01-14 10:57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母光信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中央红军长征中,大小战斗300多次。其中最著名的是湘江战役和四渡赤水战役,这两大战役的结果正好相反。湘江战役使红军损失巨大,由强变弱,陷入被动。
       中央红军长征中,大小战斗300多次。其中最著名的是湘江战役和四渡赤水战役,这两大战役的结果正好相反。湘江战役使红军损失巨大,由强变弱,陷入被动。四渡赤水战役则使红军以弱胜强,突出重围,变被动为主动。四渡赤水无愧称为战略转移经典战例。1960年,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来访,当面盛赞毛泽东指挥解放战争三大战役时,毛泽东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
 
  四渡赤水是世界军事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变被动为主动的经典战例。四渡赤水战役进行大小战斗30多次,主要的有:土城战斗、娄山关战斗、遵义老鸦山战斗、鲁班场战斗等。鲁班场战斗是毛泽东得意之笔四渡赤水的神奇之笔。
 
  战前态势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严重受挫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问题。会议纠正了王明“左”倾领导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肯定了毛泽东正确的军事主张。结束了王明“左”倾错误在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正确领导。在及其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
 
  1月19日,新的中央领导集体率领红军出发,准备渡过赤水河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赤化四川。不料因情报有误对敌力量了解不足,在习水青杠坡与敌激战失利。1月29日,红军在猿猴场(今元厚)、浑溪口等地渡过赤水河。渡河后,红军在川滇黔交界处的云南扎西(今威信)进行整编。此时红军又遭敌军追堵,不能北渡长江与四方面军会师。2月6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四川古蔺白沙召开会议,决定停止向北发展,取“以川滇黔边境为发展地区,以战斗的胜利来开展局面,并争取由黔西向东的有利发展”的方针,创建黔川滇新根据地,与红军二、六军团和四方面军形成互为掎角之势。遂回师黔北,二渡赤水。
 
  2月18日至20日,红军从二郎滩、太平渡等地二渡赤水。二渡赤水后,红军攻克娄山关,重占遵义城,在遵义取得一系列战斗胜利。这是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利。红军士气大振,而蒋介石则认为是国民党的奇耻大辱,立誓复仇。
 
  蒋介石采取堡垒主义和重点进攻的战法,重新调整军事部署,企图殄灭红军于遵义鸭溪狭长地带。红军四面受敌。北面:川军郭勋祺三个旅由桐梓向遵义进攻,新调上官相云两个师由重庆向松坎、新站地区推进,支援川军进攻遵义。西面:国民党军第二纵队(中央军周浑元部)三个师进至仁怀、长干山、坛厂、鲁班场地区设防。南面:国民党军第三纵队(滇军孙渡部)一个师又四个旅进至大定(今大方)、黔西地区防堵。又有第四纵队(黔军王家烈部)一个军又三个师集结于打鼓新场(今金沙)等地,阻止红军西进。东面:国民党军第一纵队(中央军吴奇伟部)四个师驻乌江南岸,以策应其他纵队作战。此外,蒋介石还命令湘军第三十五师由镇远向石阡推进,三个师位于乌江东岸修筑堡垒,阻止红军东进。形成对红军的包围态势。
 
  3月5日以后,根据中央军委决定,红九军团在桐梓、遵义吸引川敌向东。红军主力由遵义地区西进白腊坎、长干山,寻歼敌人第二纵队未得手。蒋介石令各路军要不顾一切地寻找红军决战。11日,川军三个旅进占遵义。乌江南岸敌第一纵队之一部兵力北渡乌江,向鸭溪、遵义推进。国民党军队对红军的包围圈正在缩小。
 
  3月10日晚,中央军委在苟坝开会,不顾毛泽东的反对,以少数服从多数通过攻打打鼓新场的决定。会后,毛泽东认真分析,认为攻打打鼓新场弊多利少。为避免红军遭受重大损失,毛泽东手提马灯去找周恩来商量。周恩来同意毛泽东的意见。11日早上,再次召开中央军委会议,取消了攻打打鼓新场的决定。
 
  3月12日,针对因人多难以做出正确决策的状况,中央于在苟坝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新的“三人团”,全权负责指挥军事。各种军事指令仍由此前成立的前敌司令部司令员朱德签发,毛泽东仍任前敌司令部政委。
 
  蒋介石重兵设围,红军面临的形势越来越复杂、严峻。东面有川军郭勋祺纵队;西面有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纵队和王家烈犹禹九部;东南面有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纵队和湘军何键部;西面有滇军孙渡部。国民党军队避红军的运动战调而不出,却暗中加紧缩小包围圈。妄图采用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围剿”红军的故技,步步为营,逼红军与他们打阵地堡垒战。
 
  此时的红军,必须立即做出决策,迅速跳出敌人正在缩小的包围圈。若犹豫不定,一旦敌人的包围圈合拢,后果不堪设想。党中央断然决定,先发制敌,趁敌之包围圈尚未合拢,出其不意地挥师西南,集中优势兵力向敌发起进攻,打乱敌人部署,挫败敌人锐气,争取战略主动,迅速摆脱重围,寻取新的机动。三人军事指挥小组在成立当日就做出决定,并由朱德向各军团发布命令:“命令红军主力迅速由遵义地区转移到仁怀东南以及以南地区,以寻求对周、吴两敌的机动袭击,并夺取和控制赤水河上游渡河点。”
 
  3月14日21时,中央军委根据敌我态势和一军团、五军团的建议,决定攻打鲁班场。以“十万火急”电令各军团:“我野战军决心已全部力量,于明15号绝不动摇消灭鲁班场之敌,以粉碎敌人的新围攻,转移整个局势。”
 
  战斗简介
 
  1935年3月15日,担任鲁班场战斗前敌总指挥的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电令各部:10时开始向鲁班场守敌发起攻击。各军团主力分别由当地干人带路,向鲁班场挺进,按时到达指定地点。
 
  10时,鲁班场周围枪声大作,杀声震天。红军向守敌碉堡群猛攻。红一军团第一师一团、二团和第二师六团以及干部团,由李村沟到茅坪、盘龙庄、团标寺、朱家沟一线,向敌五师发起进攻,在途径茅坪时就与敌遭遇,端掉敌军碉堡,消灭敌军30多人。红三军团第十、十三团在鲁班场西南面的白果寺、丁家山、羊角峢一线与敌十三师激战。红一师三团和红二师四团、五团经董家坡抵白家坳,与红五军团协同作战,在鲁班场东南面的白家坳、凉水井、老坟嘴一线向敌九十六师猛攻。红军多次向敌人阵地发起猛攻,进行肉搏。战斗打得十分惨烈,双方伤亡较大。后有目击者介绍说:白家坳尸横遍野,到处都是肉酱酱。
 
  战斗进行到下午,国民党飞机前来助战寻找袭击目标。敌人阵地上高高举起白布摇晃,给敌机提供信号,指挥敌机离开阵地上空。红军发现后,遂脱下白衬衣如法摇晃。敌机无法辨认目标而飞走。
 
  战斗从早上打到傍晚,十分激烈。19时50分,林彪、聂荣臻电告中央军委:“截至17时半,各方攻击都受手榴弹压迫,故未得手。”20时,林彪、聂荣臻又电告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政委李卓然:“本日战况无进展,我们意见不宜与敌人对峙,请适当地点整理,并向鲁班场以东我们靠拢。”林彪、聂荣臻同时电告中央军委“建议应转移地区”。
 
  中央军委根据林彪、聂荣臻电告,鉴于鲁班场战斗强攻不克,且敌援部队正迅速逼近鲁班场:中央军吴奇伟纵队抵达枫香坝,黔军犹禹九两个团抵达永安寺,川军郭勋祺两个旅经松林、观音寺向坛厂抵进。22时,中央军委电令各部立即撤出战斗,乘夜转移到小河口、坛厂、仁怀(县城)、茅台地域。鲁班场战斗结束。
 
  战略意义
 
  鲁班场战斗是一场恶战,红军伤亡较大。林彪、聂荣臻给中央军委的《关于鲁班场损失情况的报告》称红军伤亡489人,军旅作家王树增在《长征》中说“红军官兵伤亡多达1500人”。根据老红军杜海臣回忆录《长征到仁怀参加打鲁班》、国民党《第十三师如前战斗详报》、国民党《陆军第九十六师关于仁怀县鲁班场之役战斗详报》推断,鲁班场战斗红军伤亡也应在1000人以上。由于伤亡人数较多,长期以来对鲁班场战斗的胜败问题颇有争议。我认为:鲁班场战斗从战略上来讲是取得伟大胜利的,因为它对红军顺利三渡赤水,跳出敌人包围圈,成功实现战略转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首先,鲁班场战斗是红军主动进攻,是要打出红军军威,挫败国民党军锐气。蒋介石消灭红军之心不死,他认为“遵义战役”是国民党“奇耻大辱”,立誓“雪耻”。重新调整军事部署,调兵遣将,重兵设围,加紧缩小包围圈,企图歼灭红军。红军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必须果断从茅台三渡赤水,才能突围。而要在茅台渡过赤水河,就得先打据守鲁班场的拦路虎周浑元纵队。主动进攻鲁班场之目的:一是打乱敌人部署,挫败敌军锐气;二是让敌人产生以为红军将与之决战取道鲁班场西进的错觉,固守鲁班场而不出。以利红军争取主动。
 
  其次,红军主动进攻鲁班场是为赢取时间准备,顺利渡过赤水河。3月14日,中央军委命令各军团立即向鲁班场靠近,迅速做好战斗准备。此前一日3月13日,中央军委已电令“迅速夺取与控制赤水河上游的渡河地点以利作战”。命彭雪枫部一个连,从岩孔经后山、茅坝直奔鄢家渡控制渡口。令“教导营附一军团之2个工兵连,及干部团之二十九分队电台”赶赴茅台,占领茅台上游渡口,突击架设浮桥3座。又命三军团和萧劲光、莫文骅率领的上干队进占仁怀县城。朱德在给一军团的指示中说:“夺取仁怀县城关系我军转移很大。”实际上当时红军力量是可以歼灭鲁班场守敌的,但红军在部署兵力时却在鲁班场西南留有一个缺口,并且九军团也没有用上,只作预备队安排。其时,敌人援军压境,红军即使攻下鲁班场,要守住也是困难的,且误转移大局。所以,红军主动进攻鲁班场并非定要攻取,而是为了转移,为走而打,先打后走。
 
  第三,红军主动进攻鲁班场是假戏真做。红军当时是为了尽快跳出敌人的包围圈,采用“走中有打,打中有走;退中有进,进中有退;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真假结合,可假可真”(邓飞《主动进攻鲁班场》)的战略战术。如果不假戏真做,被敌人识破,红军在茅台渡河时就会遭到敌人追击,后果十分严重。有了鲁班场战斗,敌人被打怕了,他们怕中红军的调虎离山计,蜷缩在鲁班场不敢贸然追击,所以红军非常顺利地三渡赤水,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变被动为主动。
 
  第四,不能片面地以伤亡数量多少论战斗成败。鲁班场战斗,红军伤亡是较敌多一些,可是这一仗是必须打的,不打就过不了赤水河,就跳不出敌人的包围圈,就没有四渡赤水的胜利,就没有中央红军长征的胜利。鲁班之战,势在必打,打则必恶。敌人是三天前到达鲁班场的,占领有利地形,修筑坚固的碉堡工事。红军则是开展前匆匆赶到即投入战斗,地形不利。敌人打阵地堡垒战,红军则是打运动进攻战。因此红军打得十分艰难。尽管这样,鲁班场战斗还是达到了预期。打乱了蒋介石“聚殄红军于遵义西南地区”的战略计划,为几万红军的生存创造了条件。对于整个红军命运的大局而言,伤亡大一点也是值得的。
 
  鲁班场战斗,是红军实施“战略转移中的一个变被动为主动、化险为夷的特殊战例,也是红军长征史中的光辉战例,应把它放在应有的位置上载入史册。”(邓飞《主动进攻鲁班场》)其作用主要有三点:“一是假戏真做,重挫敌人嚣张气焰,使之不敢贸然追击红军;二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赢得了做好三渡赤水准工作的备时间;三是保卫和掩护了中央机关从坛厂向茅台转移。”(《鲁班场战斗》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版)
 
  如果说遵义会议实现了政治路线转折,那么四渡赤水则实现了军事上的转折,而鲁班场战斗则是实现军事转折的转折。综上所述,鲁班场战斗是四渡赤水的神奇之笔,它改变了中央红军的被动局面,是战略上的伟大胜利。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