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赤水河沿岸风土人情

2019-05-09 09:38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方向莲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2019年3月,茅台集团员工以茅台读书会的名义自发前往赤水河茅台中上游,以“保护水资源,我爱母亲河”为主题,探寻这一带的风土人情以及历史文化。
       “万里赤虺河,山深毒雾多。遥疑驱象马,直欲倒岷峨。筏趁飞流下,樯穿怒石过。劝郎今莫渡,不止为风波。”这是明朝诗人吴国伦咏赤水河的诗,描述了赤水河的崖危陡峭、滩险流急。但其实,再险的河都有人渡,急流风波是拦不住智慧的人类前进的脚步的。历史上,波涛汹涌的赤水河不仅是我们已知的以茅台酒为代表的美酒河,还是历史悠久的古渡口,古战场。
 
  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2019年3月,茅台集团员工以茅台读书会的名义自发前往赤水河茅台中上游,以“保护水资源,我爱母亲河”为主题,探寻这一带的风土人情以及历史文化。
 
  沿赤水河溯流而上,第一站我们到了水流直径距茅台约35公里的大渡口。仁怀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刘一鸣介结:这个地方是大渡口,河对门就是四川,在人民公社的时候叫武隆公社。河这边就是贵州的黎明镇,现在属于岗家村。这个地方的历史在当年从有文献记载的明末平奢安(赤水河土司)的时候,这里就是渡口。这里还有记载的就是红军长征1935年,大约是3月24号左右,红一军团的黄永胜团长和林龙发做政委这个团,也就是一军团的1师3团,他们是由攻打古蔺的前卫变成后卫,从大渡口这个地方过河。然后下游那个尖山对门就是沙坝河,从这两个地方南渡赤水河,也就是四渡赤水。四渡赤水以后他们从这里到黎明到五马到长岗镇洪关,最后和主力部队会合。
 
  “红军是中央来的,那时候我还小,听老人说他们没有渡船就浮水,又有敌人的手榴弹袭击,遇到水中石头,有两个红军就掉水淹死了,这两个红军一直没有捞到尸体,打仗过后我们也看到过手榴弹壳。”大渡口居民代远文回忆道。
 
  告别历史悠久的大渡口,向前1.5公里,我们来到了扯水。在这里,我们偶遇一座摇摇欲坠的古建筑。据当地人讲,这个地方叫飞龙寺,由一半寺庙和一半朱氏家庙合成。朱氏祖先为何到此,有何特殊故事尚不清楚。从现有的碑文上看,该庙建于清乾隆年间,距今200多年。据朱氏后人讲,这个地方除了风景优美,赤水河长清之外,这里当地百姓曾经也酿酒,自给自足。
 
  “我印象中赤水河一直都是这么清,从我们小时候到现在都是这么清,很多年前人们还用这个清澈的河水酿酒。有小作坊的酒,都是人家自己做的。应该是八几年九几年就没有了。那个时候我们还很小。我记得每家都有一个甑子,自己加一个灶头,反正就是烤个几十斤吧。”茅坝镇岗家村扯水组村民朱在州如是说。
 
  欣闻酒香,我们继续往前走,第三站我们来到了柑子坪。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从这里走出去的仁怀文化人龙先绪,他长期从事文化和地方史研究。
 
  “柑子坪这个地方离茅台45公里,这个地方人口不多。据我了解我家祖辈到这里就是200多年。在清代的时候赤水河主要是靠水上交通。我家祖辈历来是生活在高山上。为什么会到这里呢?据祖辈讲当时在河边可以种高粱,他们又喜欢喝酒。种高粱就卖到茅台去换酒回来喝。”仁怀市文史委主任龙先绪告诉笔者。
 
  柑子坪这个地名是因为历史上这一带盛产柑橘而得名。龙主任告诉我们,这个地方虽然偏僻落后,地势很小,但是历史比较丰富。
 
  “赤水河的水一直都是这么清。过去这个地方还染布,在我们门口都有一个染坑,用土方法来染布,在水边一层一层地叠在一起。这个起码是清代以前的事了,只是古迹还在。我知道就是民国时期在山上还烧钢碳,茅台需要,就用船运到茅台去。那时候交通经常下茅台,醋酱油都是从茅台那下面买回来。 70年代以前是有很多船,我小时候都知道有很多船上来,一直到上面白羊坪。当时公路没有通,到茅坝的公路都没通,我们需要的生活物资只有通过赤水河从茅台用船运下来。”龙先绪回忆道。
 
  探寻赤水河茅台中上游的最后一站,我们来到了鄢家渡。历史上,鄢家渡曾是赤水河流域的三大土司之间往来的重要通道,也是红军四渡赤水的一个重要通道。
 
  “我们如果需要把茅台酒这个酱酒工艺的历史渊源考证清楚,还是要把赤水河流域这个不同的时空范围内,政治的军事的这些空间状态和历史状况要弄清楚。为什么茅台酒这么好的酒在土司老爷控制的时候,在宋代泸州也产酒,但是作为赤水河流域少数民族阿永蛮,也就是永宁土司的前身阿永蛮,宋代的时候称阿永蛮,他们送到泸州去交易的物品第一宗是茶叶,第二宗是蓑衣,第三宗就是酒。那么泸州那里作为四川他本身也产酒,但是这个地方阿永蛮送去的酒特别畅销,就说明它的酿造工艺不一样。但是后来它往往中断,中断的原因主要是当时茅台镇这个小范围内,它处于播州土司永宁土司水西土司几大土司互相混战,处于边界争夺的地方,这样就不便于商旅的往来。”刘一鸣如是说。
 
  “赤水风烟横碧波,蜀山画道沉铁戈。相逢何须秋月满,一盏茅台付长歌。”岁月留声,赤水寄情。透过逶迤的历史,时空的变幻,古老的赤水河流淌出无数动人的故事和醉人的美酒,访今追昔,传承和弘扬文化茅台,赤水河千年风物犹如春风化雨,助益茅台酒历久弥香。
 
  “我觉得茅台集团的员工能够通过读书会这种形式来,在文化上在积极的发掘,来参与来提高,对赤水河流域与茅台酒的渊源这样一个关系进行了解,进行探讨进行研究。这应该是茅台集团的员工文化自觉的重要表现,是值得称道的善举。”刘一鸣告诉笔者。
 
  当然,对于赤水河来讲,最大的善举还在于当地政府和当地老百姓世代对它的呵护。赤水河是美酒河,是茅台人的母亲河,对于我们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当然更有责任和义务去保护它。对此,茅台集团也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连续十年每年出资5000万元用于赤水河的保护。而当地政府也建立了以市长为总河长的最高保护机制,层层到人,加大对赤水河的保护力度,让赤水河永远山清水秀,造福百姓。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