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遇雪

2019-03-04 08:59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张雨怡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一觉醒来,天空飘起了雪。
        一觉醒来,天空飘起了雪。
 
  打开窗户,丝丝寒风穿透衣衫,突然想起“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的沧桑。落雪纷纷,轻掩住了那扇玄武大门;梦回长安,于残雪夜里独醉乱舞。只一把断剑,便拂去一身的白装。倏然,一抬眼,定格一个人影,老人正支一壶热酒,烹一春雪水,邀一轮月明,只听见他嘴里不断呢喃“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原来李太白是为这弥天大雪而苦恼不已。只有在诗人独特情怀的熏陶下,它才有了一丝光亮的色彩。
 
  沿阶而下,步步都伴着初雪的欣喜。微颔首,便撞见这片天地一色,雨雪霏霏的惊艳。此情此景倒让人浮想联翩:是否此处也有一江湖水,一叶孤舟,一位渔翁,在江心月白中,举匏樽、钓江雪,浩渺兮云万里,暮雪临天。澄澈湖水倒映的并不是人,而是孤独与自我;待到素月归徵,白色也随之慢慢沉没。都说,飞雪落地,生物必然遭受大劫,我却不敢苟同。地面铺上一层厚厚的雪,人们首先踩踏的是雨雪,而非尘土。此时的雪如同保护神一般,伤害它先扛,苦痛它先背,实为最无私之举,还背上冻死生物之罪,殊不知是自然更替之规律,实为荒谬。
 
  转眼,便有一缕阳光投进,我跑到花池边,见太阳从天边缓缓迎来,而雪却愈发渺小。一直以来,仿佛炙热的阳光与清冷的雪色无法共存,而这场战役中总是雪先妥协。有时我常想:雪花在整个寒冬中始终扮演着守护者、奉献者的角色,可一到春天它就主动退出博弈,甚至还来不及仔细端详过阳光,连它呵护的那些小花小草也只记得春天的温暖,全然不顾雪花覆盖的营养,它难道不会感到遗憾和不值吗?
 
  答案显然是不会。它一直默默奉献,不论世事如何变迁,它都以自己能出席一个季节的凛冽为荣。不管他人是否感激自己的贡献,也乐在其中。
 
  生活中也有许多类似“雪花”的人,园丁们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坚守着传道、授业、解惑的初心;清洁工日夜辛劳,不管多累多脏,依然无怨无悔继续那生活的不平凡;军人用意志铸就信念,用生命抒写忠诚,把情感思念打入背囊,都是为了家国的和平与安宁,构建岁月的静好!
 
  仿佛中我也变为一枚雪花,在寒冬的岁月里沉浸,为了春天的繁花似锦欣然走出不属于自己的季节,默默流淌......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