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暖在尘间

2019-01-28 11:42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耿艳菊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汉字里,“暖”的字形义音,称得上最美,最令人喜悦的。
      汉字里,“暖”的字形义音,称得上最美,最令人喜悦的。左边是日,日是太阳,金色的毛茸茸的阳光。右边是“缓”去掉了偏旁,“爰”字在缓缓地、慢悠悠地沐浴着阳光。这便是“暖”了。轻轻吐出,像秋日明净的天空下一朵朵棉花在心田上次第绽放。
 
  物候转换,暖在冬天显得尤为美好可贵。暖的脸上蹦跳着明媚的阳光,对面端坐着寒,还有冷,气势汹汹。而暖一直是安静淡然的模样,抿嘴浅笑。我们望着暖,一件件加衣,还有火炉,暖气,空调。寒、冷生畏了,退缩了。暖像一条阳光汇集的河流在身体上缓缓流淌。
 
  寒凉尘间,身上的暖易取,心灵上的暖易得又不易得。就像四时的冬季一样,谁的人生不经历荒寒凄冷的冬季呢?心掉在了冰窟窿里,寒彻得麻木。再多的衣,再高的温度,也无济于事。而有时候,一个简单的笑容就轻易地化解了。
 
  有一段时日,我对自己的前方绝望透顶。其实那时还年轻得很,不过是高考失利,事与愿违,进了一所不喜欢的大学,学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可我却走不出这道坎。九月的阳光很浓烈,我站在浓烈的阳光下直打哆嗦。与周围格格不入,陌生与冷漠与失望,紧紧裹挟着我。我常常很落寞很沮丧地一个人在校园里闲逛,一个人去食堂吃饭,一个人去上课。直到碰到一个小男生,眼睛小小的,却爱笑。无论是在校园的什么地方,遇到了,他也没有多余的话,只送过来一个灿然的笑容。那笑容好熟悉,好亲近。每次碰上他,看到他的笑,就像遇上亲人一样,心里暖暖的。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竟同班。不过我们的关系一直保持在一个温暖的笑容上,毕业后散落天涯,早已失了音讯。他的名字,我甚至有点恍惚,而他那阳光般的笑容却依旧清晰如画。
 
  暖,宛若人与人之间的缘份,有时简洁,如一个笑容;有时又深远,如一生一世。
 
  看一个很喜欢的作家的博客,久久凝视着一张照片,是她和他的爱人。他的爱人高大,她小巧,两人相依偎着,安静温暖。她在照片下方留了字:他在,我便心安。这心安是薄凉寒世里最意义深大的暖。世间的夫妻当如此吧,爱在一粥一饭间,相濡以沫,彼此取暖。不止是他或者她,还有父母,孩子,亲人,他们是我们穿行在万丈红尘里,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的暖。
 
  从博客上还知道一个叫暖的女子,她的文字和她的名字一样,美好静谧,似一缕和煦的阳光,泛着古意幽幽的清香。她说:“煮字取暖,安度浮生。”真好。于写字的人来说,文字是茫茫雪夜里的篝火,以慰浮生的阳光。
 
  其实,人这一辈子,可怕的不是物质上的匮乏,而是精神上的荒寒,空虚。古人有诗日: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心地上无风涛,随在皆青同绿树;性天中有化育,触处都有鱼跃鸢飞。生活的好不在于鲜衣怒马,豪宅名车。布衣菜根的日子,在注重精神生活的人那里,依然滋味悠长,温暖生香。
 
  生之多艰,唯有精神上的丰满,精神上的暖,才抵得过寒凉的尘间。世界才因此明丽灿烂,煦暖如春。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