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塔旁随笔》序

2019-01-11 17:00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龙先绪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今年徐世珩先生诞辰100周年,我们想搜集资料写点文章纪念他。
       今年徐世珩先生诞辰100周年,我们想搜集资料写点文章纪念他。徐先生贵阳师范毕业后教书的第一站是四川丹桂老莺沟刘氏创办的智仁学校,他在那里写下了散文名篇《游大青山记》及部份诗词,老莺沟是必须去的。老莺沟,据我们乡村的老人讲刘家是豪门巨族,不仅家产多,而且有地方势力,咸同年间我们家乡号军活动,地方动荡不安,纷纷逃到一河之隔的四川,有的人家直奔老莺沟去避难,老莺沟刘家管吃管住,直到官军平息了号军,才归家复业。但我们都没去过,因此邀上雷先均、张占良,并请徐先生的侄子徐开池带路。
 
  徐开池多方联系,找到了刘明泽老人,我们进他屋里看见他的书桌上摆放着易经及徐先生的《洞山药叟吟草》,我们私下高兴,找对人了。明泽老人说他读书时认识徐先生,他们同在一处吃饭,有时徐先生还逗他玩,只是徐先生教高年级而没有教他。但后来他多次拜访徐先生,受益匪浅。谈话中,他知道我的名字,顿觉亲切,因徐先生书中有介绍我的文章。他说他将要印一本书,要请我作序,我当时拒绝了,我才疏学浅,德不配位。他说我太谦虚,他相信徐先生不会看走眼,乱恭维人。
 
  刘明泽老人举止儒雅,说话娓娓动听,他说到他的一生经历及其父母。他的父亲一生淡泊名利,是地方上的一位名医,一九五五年遭谗蒙冤,遣送青海劳动,两年后复查平反,回家时劳改单位给了一笔巨款(在当时来说),但他认为钱是身外之物,带回家反而是祸患。因此将这笔钱拿着去游了陕西、河南等处的名胜古迹,仅留一点路费回家。归家后操其仁术,治病有请必从,不择贫富,不论亲疏,更不计报酬,皆尽心尽责,务使病愈而乐。
 
  他著有《刘氏医案》数十万言,在文化大革命中,他被造反派定为反动学术权威,牛鬼蛇神,医案被抄去,一火而焚,他被戴高帽挂黑牌,天天游斗。他坚守古仁人志士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节,自缢而终。他的父亲给他的训诫是:“医业者,仁术也,自神农以来,有数千年的文明历史,此皆利民强国之道,学者需精益求精,切莫一知半解,以此居功,欺世盗名,图谋暴力,戒之,慎之”。他的母亲是我家乡人,相隔我家仅30里。是地方名儒张仪之的外甥女。她的父亲黄清辉曾任茅坝区长,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土匪暴乱,毁其住房,故寄居张仪之家,就读其学馆,勤读四书五经,勤学箴规妇德。她的父亲调任贵州省周西成部下任参谋长未归。长大后她的婚事由舅氏作主,出阁老莺沟刘氏。张氏与刘氏之间有深厚的感情。咸同之乱时,张光昱负其母到老莺沟避难,因年老病逝,不能归,遂安葬于老莺沟。乱定后,张氏年年祭扫,特别是其后人张仪之考上拔贡后曾举办祭扫大典,张仪之聘刘氏女作冢媳。他的母亲于归刘氏后,“宜其室家”,内外应酬,井井有条。解放后,刘氏作为大地主,财产房屋被没收,但她并不可惜,可惜的是子女没有钱读书。于是,在劳作之余,自教明泽老人,内容有幼学、唐诗、宋词、四书、五经,均讲读完备,偶尔也口授《楚辞》、《文心雕龙》。他的母亲不仅给他文化知识,还告诫他如何作人:“为人处世,在性格上最禁忌的有三种行为,第一是骄傲,第二是贪婪炫富,第三是炫智。第一要戒骄傲,第二要戒贪婪炫富,第三要戒炫智,耍小聪明”。“士家工商各居一业,生财有道,得之在理,勤俭持家,积累起来的财富,也是人间的榜样,凡是不义之财,千万不宜占有”。“人生万不可贪得无厌,贪来的混财是决定不绵长的”。 明泽老人说到他的外家有两百多里路程,为母亲看望亲人,曾多次去外家,从鄢家渡过赤水河,走笆竹沟、黎民镇到茅坝。这些地名是我儿时最熟悉的,我对老人更加肃然起敬。
 
  明泽老人谨遵父母遗训,一生务农,兼习歧黄,虽饥寒至身,不辍读书,仔肩放下,向平愿了,写诗作文,以娱晚景,大量诗文皆为可传之什。特别是其文,可存一方人物掌故,是难得的乡邦读物;其借古喻今的杂感,令人深思;《天葵》、《铜铁虎》,借物喻人,可称上品。
 
  从老莺沟回来一个月后,明泽老人来电话说,他的诗文集已编好,如果我有时间,他就亲自登门请我写序,如果没有时间就不勉强。我虽然犹豫,但答应了,为这位布衣潜德之士做点事,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可是提起笔来,又不知怎么写,后悔当初不应该结识明泽老人。今将这篇不成样子的东西奉呈明泽老人过目,我想现在后悔的不是我,而是明泽老人了。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