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江村夜语

2019-01-11 16:59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骆科森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江村夜语
       老塘沟写意
 
  每一种相遇都有温度
 
  和高粱、玉米、芝麻……
 
  凡此种种的庄稼
 
  生长在每一块熟悉的土地上
 
  我想念的每一种味道
 
  都从老塘沟飘来
 
  他们心静如水
 
  把幸福和自由写在脸上
 
  把一辈子的
 
  心事和憧憬都裹进袖腕
 
  每一次插秧和收割
 
  都心存敬畏的人,
 
  注定了这方水土的善意
 
  除夕前准备的种子和腊肉
 
  挂满乡愁
 
  食草的牛和小牛犊张开眼睛
 
  就像和蔼的祖母
 
  还在村头等我,唤我乳名
 
  我背负的蓝天和白云
 
  与童年一道,走进远方的历史
 
  黑桃树长高了
 
  却又低于近视的距离
 
  每一种隐疾无法自拔
 
  就像父亲坟上挂着的纸帛
 
  随风而逝
 
  江村夜语
 
  把江村还给夜色
 
  趁着腊月将近
 
  狗吠的声音
 
  顺着子夜的鸡鸣
 
  相依为命
 
  把姓氏还给祖宗
 
  桥归桥,路归路
 
  每一个远行的人
 
  趁着胃病的疼痛,与路途
 
  生死相依
 
  把脚步还给土地
 
  流年的烟火
 
  召唤还乡的路人
 
  让一丝头发
 
  尘埃落定
 
  两棵树
 
  每一次相遇逾越千年
 
  多重梦境穿越
 
  每一只候鸟都习惯了等待
 
  在窗外,抑或在多年未见面的
 
  冬天。彼此沉默
 
  残留多日的白雪无法言语
 
  在向着昏黄的傍晚
 
  满是期待澄明的天空……
 
  习惯于在孤独者的异乡
 
  闯入深渊的两棵树
 
  就要喊醒
 
  回家的人
 
  小 寒
 
  破屋有风
 
  在湿润的空气里
 
  怕雨声惊醒
 
  熟睡的孩童
 
  梧桐树早已空无挂念
 
  哪怕群山紧逼、风雨迫切
 
  一阵风没有吹散沉重的落叶
 
  小寒已至
 
  腐朽的落叶
 
  浸润着装睡的人影
 
  宿 醉
 
  是谁用尽一生的执念
 
  把醇厚的高粱,
 
  涂抹出妖艳的酒色
 
  是谁借来整夜的月亮
 
  在婉约的酒令里
 
  黑白的叙事,挂肚牵肠
 
  推杯换盏的人高声喧哗
 
  他们用尽一生的力量
 
  念出挽歌般的祭文
 
  潇潇洒洒,凄凄切切……
 
  多少人习惯于
 
  在一场宿醉里盖棺定论
 
  明白——
 
  而又灼痛
 
  元 旦
 
  此时,所有的惋惜
 
  都不值得称道和回忆
 
  新年的炊烟飘荡
 
  漫天的尘埃淹没世界
 
  这刻薄的刀锋
 
  锋利而又愚蠢
 
  在今天遇见的每一个陌生人
 
  都心事重重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