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我眼中的通讯变迁

2018-12-26 09:1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母宗美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前几天,整理旧物时不经意间翻出仅存的几十封书信。看着眼前一沓沓泛黄的信件,我的思绪又飘回到那些见字如面的岁月中。
  前几天,整理旧物时不经意间翻出仅存的几十封书信。看着眼前一沓沓泛黄的信件,我的思绪又飘回到那些见字如面的岁月中。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远隔千里的人们都是靠书信传情达意。那时若收到一封书信,无论是谁,都有一种迫不及待拆开看的兴奋感。而且,这也几乎是那个年代普通老百姓之间交流的唯一方式了。
 
  在我记忆中,家里最开始收到的信是远嫁广东的小姨写来的。因为妈妈不识字,便让上四年级的我读给她听,然后再按她说的给小姨回信。还好当时语文老师已教过我们写信的格式,不然我还真是“猫吃团鱼——不知如何下手”呢。
 
  写好回信后,我按照老师教的用信封装好,拿到区里的邮电所,买了邮票贴上寄了出去。记得那时寄平信是八毛钱,挂号信是两块八毛。一般情况都是寄平信居多,偶尔寄照片之类的才会用挂号信。挂号信虽然价格偏高,但比平信安全,也快捷一些。
 
  自从我学会了写信寄信,小姨的信来得更勤了,从原先的半年一封到三两月一封。一封封信件就这样带着彼此的思念和牵挂,飞越在千山万水之间。不得不说,书信在当时就是亲人之间感情的一种传递,就连那小小的邮票也饱含了满满的深情。
 
  每每收到小姨的来信,信件都交由妈妈保管,而我,则把那印刷精美的邮票小心翼翼地撕下来,夹在一本影集里,珍藏起来,以作留念。
 
  不过,书信虽能诉说感人肺腑的情怀,但是有什么紧急事情就不行了。要是碰到紧急情况,就得去邮电局发电报了。利用无线电波发送信息,速度比书信快多了。但是电报不能像写信一样写很多,只能用最简练的语言进行概括,内容还必须完整、清晰。因为发电报是按字数来计算费用的,一个字就要2角线,而寄一封平信才8毛钱,真可谓“一字千金”啊!因此,一般寻常人家只有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才会去邮电局发送电报。
 
  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发电报是刚读初中时,外婆摔伤住院,妈妈让我发电报通知小姨。谁知,“我不会”三个字刚一出口,便被妈妈气呼呼地甩了一句:“供你念了这么几年的书,都白念了?连个电报都不会发。”
 
  无奈之下,我只得硬着头皮去了县邮电局。当我说清楚具体情况后,柜台工作人员便给了我一张专门用于发电报的“电报纸”。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张有着三十个格子的纸,工作人员交待,一个字一格,不用标点符号,只需把内容用最简洁的文字填写工整,规范就行。我一听,心想这不是跟语文老师教的缩写句子一样吗?平时我扩句缩句最在行了。
 
  可是,当我自认用最精炼的文字填好,递给工作人员审核时,他却说我写的电文有重复或多余的字,建议我将之删去。如,将“贵州省”写成“黔”,“广东省”写成“粤”,这样就可以省下几毛钱了。我略一算,足足省下八毛钱,当时心里真是感激涕零啊!
 
  后来,我们校园不知何时刮起了一阵“笔友风”,我也不例外,交了多个笔友。从此,书信往来不断,我的课余生活也一下子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在此期间,我还收到了另一类书信——明信片。它也是书信的一种,正面是风景,人物,建筑等精美的图案,背面是收(寄)信人的姓名地址邮编,旁边空白处写上问候的话语,贴上一枚邮票,那满满的祝福就能抵达对方身边。
 
  那时候的我,不光喜欢收藏邮票,还爱收集明信片。我把它们分类整理,夹在影集里,视若珍宝。
 
  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镇上一些商店开始装上了公用电话。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拨了号,听着话筒那端小姨熟悉的声音,我竟然激动得语无伦次。想不到相隔千里的两个人,因了一条电话线,而让彼此的声音如此接近,这真是太神奇了。
 
  能够听见远方亲人的声音固然是好,但是电话费却不便宜,起初要两块钱一分钟。我想,“言多必失”用来形容昂贵的长途话费一点都不为过。
 
  因此,除了紧要的事,我们的通讯方式依旧是鸿雁传书。
 
  直到千禧年,我家终于装上了座机电话。记得刚安装好,妈妈就迫不及待地打给小姨,分别多年的姐妹俩话匣子一打开,可就刹不住车了,絮絮叨叨说了好半天才依依不舍地挂断。妈妈算了一下第一通电话就花去了好几十块钱,心里还是肉疼得很,不由咋舌道:“不是说自己装了长途只要几毛钱一分钟吗?我好像没讲几分钟嘛!咋还那么贵?”末了,又叹道:“若是哪天能随心所欲,想怎么聊就怎么聊就好了。”
 
  没想到,仅仅几年时间,妈妈的这一愿望就如愿以偿了。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科技技术的迅速提高,大量的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短短几年时间,它便由最初的通讯功能发展到集通讯,娱乐,支付为一体的全智能工具。费用也逐渐减少,由以前的双向收费到单向,再到取消漫游,现在甚至还有许多的优惠套餐,真正实现了随时随地畅聊的境界。
 
  这不,刚吃过晚饭,妈妈收拾完碗筷,便拿起弟媳刚给她买的ViVO Y66手机和远方的小姨开始了视频聊天。
 
  视频里妈妈和小姨双双感叹,姐妹俩天涯相隔,以为后半辈子都难见面了,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天天见面唠嗑,真是太好了!
 
  是啊!看到她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我的心中同样感慨万千!想想过去,看看现在,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托了改革开放的福呀!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