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仁怀商业流通体制改革历程

2018-12-05 09:37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刘泽富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一场波澜壮阔、席卷全国各个领域的改革开放大潮,风起云涌,势如破竹,冲刷着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旧体制、旧观念、旧的条条框框,中国人正在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提高生活水平,解决温饱问题。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一场波澜壮阔、席卷全国各个领域的改革开放大潮,风起云涌,势如破竹,冲刷着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旧体制、旧观念、旧的条条框框,中国人正在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提高生活水平,解决温饱问题。农村、农业、农民用自己的智慧,走出了一条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不但解决了长期不能解决的几亿农民的吃饭问题,而且也解决和丰富了城市人口的食品供应。土地还是那些土地,农民还是那些农民,一个“包”字,解决几亿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不仅让中国人欢欣鼓舞,也让世界感到惊叹。
 
  当农村改革取得初步成功之后,商品流通成了阻碍生产力发展的肠梗阻。当时的商品流通分两个板块:城市商品流通,由商业局负责;农村商品流通,由供销社负责。但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一切按计划执行。计划每年由中央部委下达给省的厅、局,省的厅局下达给地、州、市,地、州、市下达给县,县下达到各区乡。大到粮、油、棉、盐,小到肥皂、电池、灯泡,涉计品种之多,包罗万象。
 
  凡是要流通的产品,渠道只有一条路,统收统购统分,任何人都不允许私自经商,否则犯“投机倒把”罪。为了执行计划,国家发放票证给予供应,有粮票、肉票、棉花票、布票、酒票、糖票、肥皂票、煤油票、菜油票;城市居民还有豆腐票、煤炭票、鸡蛋票等等。粮票、棉花票、布票由省政府统一标准发放。布票每人一年一丈五尺七寸(5.23米),最少的1986年,每人仅发二尺七寸票(0.9米);棉花票每人一年5市两(0.5斤)。粮票是用于机关干部出差用的。平常的供应按户口薄发给购粮证,按照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工种核定供应标准:机关干部每月30斤,城镇居民成年人每月27斤,未成年人按年龄递减,小孩每月6斤。菜油票,城市居民每人每月0.2斤。其它的票证,根据各县物资准备数量,由供货单位报县政府批准后自制票证发放。
 
  当时是一票难求,没有票证是购买不到任何商品的,购买一次商品要排长队,依次等候,完成一次购买活动,从排队交钱开票完成交易至少需要两个小时。
 
  整个中国大地上,工业品的流通从工厂到农村,农产品的流通从农村到城市或到工厂,一切必须通过供销社的渠道和商业十大公司渠道完成。一道严密的网,把商品交换渠道管死、管严,严重阻碍着商品经济的发展。
 
  商业流通企业,在城市建立了十大公司,分别为:百货,纺织品,五交化,糖烟酒,蔬菜水产,盐业,石油,猪、牛、羊肉食品,饮食住宿,药材等公司。农村全部交给供销社负责。由于数量上是计划管理,价格上是定价管理,而且管到元、角、分,企业没一点经营自主权,整个流通企业就是一个政府的执行者而不是商品的经营者,赚钱了全部上交财政,亏损了企业没有责任,全部由财政拨补。全国统成一锅“大锅饭”,企业的领导和员工,纯粹是国家计划的执行者和“打工者”。
 
  到了1986年,仁怀整个商业除糖酒公司(主要有茅酒计划)、盐业(主要实行专营)、石油(主要是垄断)三个公司外,其余的全部亏损,职工发不出工资,银行贷款不能偿还,上千人的吃饭问题无法解决,社会不安定因素无处不在。特别是退休人员工资,长期不能按时发放,职工的正常医疗费不能按时报销。茅坝食品站职工张少云,生病一年多,无钱医治,病死在家中,家属意见很大,我去做了很多工作,最后用商业局的行政经费给他解决了有医院发票的二千六百元的医药费,安葬费用补助仅一千六百元,全家人感动得失声痛哭。职工为发不出工资,退休职工为不能及时领到退休费,医药费不能按时报销,经常到县政府上访。为解燃眉之急,我把商业局的办公楼租赁给佘小兵经营(商业局搬到纺织品公司办公),每年交租金十万元,用以解决下属企业的急需。
 
  商业流通领域的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但它属于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一部份,比农村的改革要复杂得多,涉及到资产的分配、职工的去留、债务的清偿、退休职工的安置,每一个环节都很关键,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农村改革十年后的1988年,商业流通领域的改革开始。最初也借鉴农村的“包”字,每个公司试行竞争投标,承包经营,利润包干、超收分成,一包三年。当时的仁怀县成立了商业流通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分管财贸的常务副县长任组长,财政、税务、工商、经委、人事、审计等部门为成员,由商业局具体负责。县委(主要是政策研究室)、县政府(主要是体改办)、人大派人参加,组织召开企业职工大会,邀请企业退休人员参会,开展承包经营的招标考评。
 
  企业内部职工都有资格竞争投标、承包经营,领导小组的成员作为考评小组成员。第一环节是竞争者递交承包经营投标书,内容包括:销售额完成多少、利润实现多少、管理有哪些措施、经营有哪些方法、职工的工资如何保障发放、退休人员的工资和医药费怎样保证等等,标分占30%。第二个环节是考评、答辩,考评小组出题进行临场答辩,以考察竞标人的思维能力、经营能力、管理能力、政策水平等,答辩分占30%。第三个环节是职工信任投票,主要考察职工的拥护程度,事关职工个人的切身利益,职工考评分占40%。最后一个环节是领导小组审核确定,主要是审定竞标人的遵纪守法,有无违法犯罪问题和社会信用程度。一般情况下三个环节得分相加,最高分获得者,取得承包资格,同商业局签订承包合同,合同期为三年。竞标结果为:
 
  百货公司梁兴国承包,五金公司丁智轩承包,糖酒公司吴国兴承包,纺织品公司王怀义承包,食品公司黄守尧承包,蔬菜公司杨宗友承包,饮食服务公司陈文华承包,贵州怀酒厂王平金承包。
 
  至此,一个按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模式形成的国有商业企业承包经营模式诞生了。
 
  这次改革,还是把职工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效益好的可多得工资,退休职工的退休金也基本有了保障。但矛盾也逐渐增多,诸如:企业明盈实亏,承包人和职工分配差距过大,承包人包盈不包亏,国有资产流失,得不到保值增值等等,实际上商业承包经营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三年承包期满,大多数企业没完成承包任务。
 
  1992年实行第二次改革,实行“四放开”经营,就是“用工放开、经营放开、价格放开、分配放开”,又经营三年。但是这三年,外部环境发生了根本变化,国家对市场经营已经全面放开,个体工商户如雨后春笋,国有企业和个体户的竞争环境不平等,如税赋不一样、企业历史形成的政策性包袱不一样、退休职工的负担不一样、进货渠道不一样、价格的灵活性不一样、承担的社会责任不一样(国企要承担转业兵的安置和当年中专中技毕业生安置,个体户不承担)等。“四放开”政策形式上让企业自主,实际上企业什么都作不了主。说用工放开,企业既不能招工,也不能辞退职工;说分配放开,企业也不敢自行制定分配方案,分配少的职工要闹,政府要叫企业保持稳定。这次改革也没有取得预期效果,亏损额越来越大,亏损面越来越宽,国有企业还是举步为艰。根本原因,还是没有触动核心问题:产权。
 
  1995年,国家通过两次改革的教训,终于下决心,实行第三次改革,叫做“产权制度”改革。简单的讲,就是把企业姓“国”的资产,设计一套分配制度,把财产权分配给职工。相当于农村,把生产队集体耕种的土地分给农民一样。当时我和体改委主任杨宗啟共同给县委起草了一个产权制度改革文件,核心就是如何分配产权、如何解决好退休职工的工资保证、如何处理好企业债务。企业的在职职工,每一年工龄按1200元计算分配企业财产。
 
  企业财产能变现分配的可变现分配给职工,同时解除工作关系,当时叫买断工龄;不能一次性变现的入股企业经营,职工按股分红,职工终身持有股份,还可以继承。已经退休的职工由企业按每人一次性交25000元的养老金,5000元的医疗费给社保局,由社保局按国家规定发放退休工资,不足部份由财政每年补助社保局100万元,连续补助八年为止。企业的债务偿还由企业承担,按顺序是先保证职工安置和退休职工养老金缴纳后,剩下的按比例清偿。
 
  先行试点的企业有仁怀市蔬菜公司、仁怀市饮食服务公司、茅台翻沙酒厂(又名台酒厂),把蔬菜公司和饮食服务公司的资产评估作价,分别用来安置两个单位的职工。土地每亩20万元,房屋350元/m2,职工按照工龄计算获得的金额入股为公司的股份。如有剩余的交给社保局,作为退休职工的养老金,不足部分由社保局在政府每年补助的资金中调剂解决。效果较好的是饮食服务公司,产权改革后,全部资产属职工所有,处置权归大家。他们改革后引进社会资金,把原有的资产改建为商住楼,即解决了职工的住房,每家每户还有一个或两家一个经营门面,工资有稳定来源。蔬菜公司改革后卖掉了临街一幢房屋,筹资36万元,给退休人员缴清了养老保险。在职职工按工龄计算分得的资产出租,收取租金,解决一部份工资,再根据自己的特长,走向市场、跳下海去,学会“游泳”,在市场竞争中发展自己,获得第二份收入。
 
  到2006年旧城改造时,蔬菜公司的资产实现了大幅度增值,现在两个单位每个职工都有稳定的门面租金收入来源。茅台翻沙酒厂(台酒厂)改制后,是用酒厂的资产和物资(酒)评估来安置职工的,当时的资产和酒没能及时变现,但是职工都知道,那些资产是“我”的,心里是踏实的,改制后没有出现大的波动。
 
  到2000年,金华酒业收购翻沙酒厂,把整个资产全部盘活了,职工的资产价值也随之增长了十几倍,每个职工获得了一份可观的资产增值收入。养老保险金全部交齐,现在他们每月可从社保机构领取养老金,还有自己资产增值以后的存款。
 
  随着这三个企业的改制成功,其他公司和八个乡镇食品站也相继改制完成,供销系统也先后完成产权制度改革。从此,整个计划经济下的国有商业流通企业,在历史上划上了一个句号。随之而来的各种经济成份组成的商品流通形式如繁星点点,遍地开花,漫布城乡各个角落,物尽其有、货畅其流,商品琳琅满目,让老百姓眼花缭乱、选之不尽、购之不完。一派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
 
  这次改革,由于抓住了核心,触动企业产权,彻底解决了退休职工的后顾之忧,顺应了民心,顺应了经济发展规律;这次改革,使政府卸掉了包袱,企业走出了困境,职工寻找了生存之路,实现了三赢;这次改革,还不仅使流通企业换发生机,重要的还在于它全部放开了流通环节,倒逼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生产者能根据市场需要组织生产,特别像“菜篮子”,过去在蔬菜公司卖菜,三四个品种(一般是:南瓜、茄子、大豆、白菜),和现在的“菜篮子”的丰盛程度根本无法比。这次改革,虽有阻力和各种困难,但是在各方面的支持下,改革进展还是比较顺利和彻底。通过四年的历程,到1999年,仁怀国有商业彻底实行产权制度改革(除糖酒公司、盐业公司外),计划经济形成的几大国有商业企业全部走向市场,从而解决了职工的就业,带来了市场繁荣,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吃、穿、住、用。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