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四十年农村巨变

2018-10-18 09:34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简王文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1974年我任光明大队副支书兼会计时,农村出现了一股“分队风”。
  1974年我任光明大队副支书兼会计时,农村出现了一股“分队风”。在巩固“大生产队”的强压下,已分的都重新“并队了”,只有大土、茶园“顽固不化”。我和刘支书去开了半晚上会,茶园队的领导“整死也不合”。无奈之下,支书态度十分坚决:“必须合,不合就不行!”我也亮明观点:“牛不吃水,压不住牛头,强按牛头也没用!”老支书发气了:“鸡X,一个扯天钻,一个扯地钻,这工作没法干!”大家不欢而散。十多天后,县委指示:“分了有利生产,分了就算了!”
 
  自留地也是割不断的“资本主义尾巴”。在集体生产无法解决全体农民温饱的情况下,自留地“贡献很大”。后来又添了“饲料地”,这尾巴越割越长。在不影响集体生产的茶余饭后,我家“两地”通通深翻一尺,保肥保水,作物生长特好,极大地补充了集体经济的不足。
 
  1977年春,我临时抽到樟柏水库补漏工程指挥部做事,一天和老支书刘元发一起闲谈,他一本正经地说道:“王文啊,毛主席走了,天要变了,可能合作化要重化,土地要重改喔!黄桶箍一暴,地主富农要反攻倒算,我们的人头落地不落地天晓得啊!”我麻起胆子回答:“相信共产党,正确的就坚持和发扬,人头不会轻易就落地。”
 
  1978年我重新回到教学岗位。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集体土地果然又回到农民手中了,而且是彻底的登记造册,由县级人民政府颁证确权,明确责任与义务,好一派“分田分地”的景象!
 
  我家六口人分地,且极瘦地又有折合,我至少要多亩把,加上自由开荒亩把,有了保障温饱的基础。孩子们读书,家里边做庄稼,我打补充,3亩田6亩土,做到块块一样。种“两杂”我是内行,整土地我也是内行,全盘自主种庄稼我是外行。教学之余的时间都在田头山上,备课和作业批改放晚上。打干田栽秧期,有时顾不上形象,光脚板卷着裤腿就登堂上课。
 
  我种的庄稼高山和坝底一个样,底粪加清粪,两道化肥催,长势安逸得板!每年收割时是集体分的两倍、三倍。每年养两条大肥猪,杀一条过年,最大的500多斤,还养两头劳力牛。每年煮一坛烧酒,但凡互换工程干活,晚上大多酩酊大醉。除夕夜,必定邀朋三五走亲蹿友,划拳打闹直到天明方散。
 
  劳动是自由的。赶季节加班加点,高标准、讲效益,互通有无,互相观摩交流,家家吃穿有余。1979年,允许多种经营搞赚钱的东西,如开饭店、小卖部、赶场做买卖、煮酒卖、搞养殖、学手艺、建筑、修理等,解决了温饱有余、荷包空虚的问题,外出打工成潮流。手里有钱的人们开始向往住洋房,由砖木结构盖小青瓦,再到平房、高楼、洋灶、洋厕所,环境何等的舒适!
 
  出行十分方便,硬化路通村组户,樟柏组50%的农户有机动车辆(含摩托车),有30%的农民外出旅游过。电话家家用,95%的人用手机,可能家庭人均收入有20%的纯农户优于我这个退休教师之家。
 
  受压抑的人心一旦释放,把个政策允许范围内的事干的天肯人愿,姑娘遍嫁东西南北中,男儿进城打工有的还当了小老板,举家进城(包括街道)创业定居者,就水库组而言,多达16户,几近一半。庄稼汉那种久旱逢甘雨,春风吹又生的葳蕤状势,戴月披星的埋头苦干,不哄地皮,感恩奋进,权利与义务双满意。进而走进“种田不纳税,老税年年退。读书不交钱(义务阶段),扶持当状元(高中、大学)。老领养老金,胜过孝子孙。重病有医保,道路有人扫。夜来有路灯,民居满天星”的小康社会。庄稼汉的“言子儿”随口就来,我记得太少,更不是某一个说。
 
  曾经“干活一窝蜂,集体磨洋工”;“干不干,三块半”;“长短是根棍,大小是个人”;“吃饭不要钱,敲锣就下田”;再到吃“蕨根粑、梧桐皮粑、石蒜粑、包谷壳淀粉、青冈籽饭、吃红苕不抹泥巴”的庄稼汉,多么珍惜由自己摆布生存命运的历史时光,他们把土地当爱人一样呵护,当孩子一样抚养,当神明一样顶敬,只望它越产越丰富,和自己家庭人口的增长与消费的增长成正比,防备着再失去已得到的温饱。
 
  庄稼汉们很懂得感天恩地德,培水富山财,种田金土玉,“天地国亲师”镇守中堂,神圣不可侵犯。他们烧钱化纸“叫老人”时,包括逝去的人民领袖、烈士英雄都有厚重的一份;他们奉献的神食,包含着酸甜苦辣涩五味。这不是迷信,这是庄稼汉表达感恩共产党最朴实、无言的形式。没有夸夸其谈、长篇古论,却无比虔诚地信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信中国共产党一定能让共产主义在中国实现。
 
  中央规划了乡村振兴战略时间表:“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庄稼汉说:前人种树,我们乘凉,我们现在要种福,让子孙们万代幸福!
 
  老庄稼汉们大多数已谢世,有的连温饱都没有解决就走了。他们的子孙一部分改变了自己的身份,或当公务员,或当工人或干其他生存有保障的百十二行,留在乡村“守祖业”的承当“振兴战略”的那一部分,今后可能会整体改变身份,再不是“脸朝黄土背朝天,肩挑背磨打翩跹”意义上的“农民”、“庄稼老二”,而是有较高文化、懂科技、劳动环境优越、劳动报酬丰厚、无后顾之忧的种养工人。古话说,“行行出状元,个个是英才”,但应知“条条蛇都咬人”,没有艰苦的付出,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幸福的内涵就是酸甜苦辣样样有,淡臭咸香烩初心。
 
  历史是一条长河,上游是先辈们的来路。没有对历史的正确认知,就没有对未来的清醒认识。现代庄稼人也要将奋斗精神源源不断注入这条长河,成为河流的奔腾动力,目标就在前面,要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更要振奋吃苦精神。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