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撤区并乡”亲历记

2018-10-08 09:00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雷鸿鸣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1992年5月中旬,中共仁怀县委、仁怀县人民政府根据中央的统一布署和省委、省政府的总体安排,决定由县民政局牵头调查研究并草拟仁怀撤区并乡建镇工作方案。
  1992年5月中旬,中共仁怀县委、仁怀县人民政府根据中央的统一布署和省委、省政府的总体安排,决定由县民政局牵头调查研究并草拟仁怀撤区并乡建镇工作方案。撤区,就是将县级设的派出机构“区”全部撤掉,减少中转环节;并乡建镇,就是扩大乡镇领辖范围,使基层一级党政直接与民众衔接,以便于行使对基层的直接领导,从而更好地促进社会经济发展。
 
  这是一场政治体制改革、基层建治改革的大事,也是一场涉及千家万户政治经济利益的社会大事。这样的政体变革,解放以来已进行过多次:解放初设立过小乡,后建立初级社、高级社,过渡到人民公社,再由人民公社改设为乡镇。每一次变革,乡镇辖区与乡镇治所都有一定的变化。
 
  这次并乡建镇,不是简单地改变乡镇名称,而是尽量扩大乡镇领辖范围,减少行政管理单位。仁怀县最后确定的方案是,全县由原来的50多个小乡镇合并为19乡镇。乡镇行政级别提升了,原来的小乡镇为股级,并乡镇以后为科局级。
 
  1990年夏,我从鲁班区委委员、宣传干事的职位上调到茅坝区任副区长,到撤区并乡建镇时已任职两年余,对茅坝区民情民俗、自然地理、社会经济等情况都有一定的了解。
 
  茅坝区地处仁怀南部,南面隔赤水河与四川古蔺县一衣代带水,西南与贵州毕节地区金沙县相连。境内坡地多、平地少、旱地多水田少,辖一镇八乡(即茅坝镇、黎民乡、龙井乡、立英乡、九仓乡、小湾乡、两河乡、哑塘乡、后山苗族布衣族乡),拥有8万多人口,是仁怀首屈一指的大区。
 
  县民政局根据“尊重历史,有利发展,方便群众,便于工作”的基本原则,提出了茅坝区撤区并乡建镇的初步方案:合并为两镇两乡,即将哑塘乡、黎民乡、茅坝小镇合并建立茅坝镇,治所在茅坝;将龙井乡、立英乡、九仓乡合并建立九仓镇,治所在九仓;将两河乡、小湾乡合并建立小湾乡,治所设小湾;将后山乡独立设后山苗族布衣族自治乡,治所设后山。
 
  此初步方案经县委、县政府四次会议讨论确定后,为稳妥起见,县委要求县民政局到各区征求意见,并下到各乡镇召开会议听取群众意见。
 
  7月10日,民政局林敬忠局长带领相关人员到茅坝区征求意见。区委、区公所的领导认为县委规划的茅坝两乡两镇建制符合茅坝实际,比较合理,拥护县委的意见。当天下午,我和区长王先觉陪林局长到黎民、龙井、九仓一线听取乡镇干部和群众意见。从九仓回程龙井乡时,龙井街上的部分群众在公路上拦下我们的车子,说:“龙井不设乡,你们今天就不能回去。”滞留长达一个多小时,通过多方解释,才放行。一路上林局长总感到问题严重,回到县里,晚上加班向县委主要领导汇报了情况。
 
  县委很重视,立即召开第五次县委扩大会议,专题研究茅坝区撤区并乡建镇工作。经过研究,决定调整规划为:立英乡与龙井乡合并设龙井乡,治所在龙井;两河乡划归茅坝镇,小湾乡划归九仓镇,总体上两乡两镇建制不变。
 
  县委于7月底宣布上述调整方案后,引起了小湾广大群众特别是街道附近几个村群众的广泛不满。因为小湾在民国时期就曾发生过争议设乡的事:当时,两河、小湾合设一个乡,治所在小湾,称小湾乡。后来两河熊家街一郭姓人当乡长,就把乡治所从小湾迁到两河。小湾群众不服,申诉到县政府,姓郭的人被免职,乡治所复迁小湾。这一历史事件,在群众的思想上可能还有一些余迹。
 
  区委、区公所委派袁清雄副区长去小湾了解情况。袁副区长是小湾袁家寨人,拟以家乡人身份去做群众工作,但群众抵融情绪很大,不但做不了工作,还把区机关的吉普车卡在小湾。
 
  还没来得及处理好区机关车子被卡的事,县委召开全县干部会,宣布撤区并乡后乡镇一把手和班子组成人员名单。当时茅坝区委、区公所的领导成员分配是:区委书记王德碧事前调县政府任常务副县长,区长王先觉调县农机局任局长,原副书记廖成俊转任茅坝镇党委书记,副区长袁清雄任茅坝镇人大主任,何斗泉任茅坝镇长,我调任九仓镇党委书记。
 
  撤区并乡建镇是当时县里的一件大事,县委、县政府和人大、政协四家班子领导成员,各分包乡镇指导工作,理顺并乡建镇后乡镇的各种关系,开展各项工作。唯独九仓镇形势严峻,可能地方领导谁都不愿去,就派一个从省城来县挂职的潘真理副书记指导九仓镇工作。他不懂农村工作,只能从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方面作一些指导。对如何面对小湾群众情绪做思想工作,他就没点子、无措施,因此没几天就离开了九仓镇。
 
  我到位后,针对九仓镇的实际情况,首先召开领导班子成员会,面对九仓形势,统一思想、统一口径、统一行为规范;号召领导干部、班子成员要敢于面对现实、正视困难,树正气、正品行,充分相信党、相信组织、相信人民群众,更要相信小湾问题总是会解决的,领导干部绝不能被眼前问题吓倒;严格要求领导干部要顾全大局、振奋精神,影响团结的话不说、影响团结的事不做……
 
  当时,我把九仓镇分为两个区域分别开展工作:一是原九仓乡区域,全面开展各项日常工作;二是原小湾乡区域,主要是做群众思想工作,以维持社会稳定。
 
  在紧接着召开的镇、村、组三级干部会议上,我给全体干部解释了县委、县政府设立九仓镇的意图,号召全体干部要用实际行动来支持县委、县政府的决定;拟定了“用时间和方法解决问题,绝不能操之过急”的工作原则,制定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工作纪律。
 
  我作为九仓镇首任党委书记,一边想方设法准确掌握小湾群众的思想动态、事态发展,一边严格坚持镇党委制定的工作原则和工作纪律,同时小心谨慎、循序渐进地做起群众的思想工作来。
 
  这件事,也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县委首先抽调相关部门组成工作组,深入小湾开展三秋工作和计划生育工作,从工作中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广泛开展调查研究,准确掌握可靠依据。随即配套各方面的工作力量进驻小湾,工作长达半年之久,但收效甚微。在此期间,我曾三十多次率镇干部深入小湾去做群众工作,但每一次进去,都受到群众聚集包围,无法正常开展工作。
 
  县委领导很着急,总在努力寻找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
 
  当年腊月的一天,我去县委开会。县委办一秘书突然把我从会场中叫出来,说县委书记陈章华同志找我有事。他把我带到县委办公楼前的场坝里,看到陈章华书记坐在车上,神情严肃。见了我,陈书记说:“你上车。”我上车后,问陈书记往哪里走?他说:“往前面走!”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连暗问自已:我有什么问题吗?犯法了吗?一时沉默。
 
  那时公路还需绕盐津河盘山公路。半个小时后,我一看车子直奔遵义方向,再也沉不住气了,诉着苦说:“这是去哪里?我家里有近八十岁的母亲,她很担心我。自从我到九仓工作后,她就一直没睡好觉。加上前几天她从楼梯上滑下来,把左手摔骨折了。去哪里我要捎个信回家,免得老人家担心。”这时陈书记才动了恻隐之心,叫驾驶员把车停下,让我捎信回家,还交代我“说你和县委书记一道去办事,请家人放心。”于是我在水口找了个熟人,带了个口信回家。
 
  重新上车后,一路沉默无语。离开仁怀时,就没吃下午饭。到了乌江,陈书记安排在乌江吃饭,一看时间,已是晚上十点过钟。那时早已饥肠轱轱,随便吃了点饭,立即赶路。
 
  陈书记在从乌江到贵阳的路上,情绪好转,才给我说:“接省委通知,明天早上八点,省委、省政府的全体领导听取仁怀撤区并乡工作汇报,重点汇报小湾的情况。你是九仓镇的书记,基本情况熟悉,你也要作好汇报准备。你一定要大胆点,不要在省领导面前胆怯……”
 
  晚上12点半钟,我们赶到了省委招待所。遵义地委副书记庹文升、政法委书记肖石良、公安局长周大兴三位领导还在招待所等着我们。庹副书记立即召集我们说:“明天早上八点钟准时汇报,章华书记作好准备,九仓镇的书记作补充汇报——也要认真准备。现已夜深,大家休息。”
 
  第二天早上七点五十分,我们准时到达省委会议室。省委、省政府的领导陆续赶到。
 
  八点整,省委刘书记主持会议。他说,今天会议议程有三个:一是听取仁怀撤区并乡工作汇报;二是各位领导表态发言,讨论小湾事件的性质;三是小结会议,并对处理小湾一事提出指导意见。
 
  按照会议安排,仁怀县委书记陈章华实事求是地向省委、省政府领导汇报了仁怀撤区并乡建镇工作,重点汇报了小湾群众情绪的事情,阐述了这一事件的出现在预料之外,县委已采取了各种措施、多方面开展工作,但都没收到预期效果。
 
  章华书记汇报结束,王省长向我这个九仓镇党委书记询问相关情况。我对王省长询问的每一个问题,都小心谨慎、严肃认真地作了回答。
 
  根据议程,会议转向省委、省政府的领导表态发言。领导的发言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将事件认定为内部矛盾,要求用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办法去处理小湾问题。这使我们深深感受到上级领导站得高、看得远。刘书记在小结会议时,把省委、省政府领导发言归纳为六条要求,就是后来我们说的省委、省政府的“六条指示”。
 
  省委会议后,我们及时回到县,立即带着省委、省政府的“六条指示”到小湾去传达。小湾群众对省委、省政府的定性深受感动,情绪慢慢稳定下来,最后完全接受了仁怀县委、县政府设立九仓镇的方案。
 
  仁怀撤区并乡建镇工作中的“小湾事件”,总算得以圆满解决。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