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仁怀建县时间及县域变迁考

2018-08-08 14:27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刘一鸣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仁怀县名出现在北宋大观三年,即宋徽宗赵佶统治的干支纪年已丑岁六月辛已日(参见元脱脱等纂编《宋史·徽宗本纪》)。
  仁怀县名出现在北宋大观三年,即宋徽宗赵佶统治的干支纪年已丑岁六月辛已日(参见元脱脱等纂编《宋史·徽宗本纪》)。有人将确切时间考为“六月初一”,即大观三年六月甲戍日、并换算成公历为6月29日,且声称查阅“五百多种史籍”而得出,是对仁怀历史文化的特大贡献。众多关心仁怀历史文化的人士质问我这一成果科学吗?本人才疏学浅,只好查诸文献并请教行家做些考证,也让一些不识谶的文史领导懂点史学考证。
 
  涉及赤水河流域讲两宋历史的史籍,能见到的有元脱脱主编的《宋史》。该书在“宋徽宗本记二”载有:“六月甲戌朔,诏修乐书,管师仁罢。丁丑蔡京罢。辛巳以何执中为特进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以泸夷地为纯滋二州。”(参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二十五史,全十二册,第七册P57);同书“地理志·武都城条注”云:“大观三年建滋州,置承流、仁怀两县,宣和三年废州为武都城,以仁怀为堡、承流县并入仁怀”(参见同书310P)。《宋史》卷四百九十六、列传第二百五十五、蛮夷传四:载有“大观三年有夷酋罗永顺、杨光荣、李世恭等各以地内属,诏建滋纯祥三州,后皆废。”以上几条记载都很粗略,仁怀县是否与州同建、或先州后县、或先县后州,均无史料记载。以御批时间,所知仅为“大观三年(干支纪年为已丑)六月辛巳日。”是先建后批、还是批准后才建,也有个时差问题;即或是御批之日与州县同时建,也无史料证明滋州所辖之仁怀、承流二县何人于何地有过建州县的活动,何况古驿传汴京(河南开封)到泸州需十五日特快传递方到,这些历史时空因素都是制约仁怀县建立确切时间不可考的。
 
  我们假设滋州建立时间为御批时间,州县同日审批通过,确其为“大观三年六月辛巳日”。按鞠德源先生著《万年历谱》查证,大观三年已丑岁是354天,六月初一为甲戌、朔日即初一,辛己当是六月初八日;大观元年丁亥闰十月,共384天,大观二年戊子是354天、大观元年到三年,按甲子纪年(夏历即农历)计算共1092天,按公历计算,大观三年公历元旦为辛已日、则农历六月辛已日应为:公历一月大31天,二月小29天(以平年计)、三月大31天,四月平30天,五月平30天,六月平30天,七月平30天,以此数甲子六月辛已日应为公历七月七日。甲戌日是六月廿九日,但徽宗本纪载明,这一天发生的事是皇帝同意修乐书、管司仁被罢官,与建滋州无涉!而是辛已这一天才签批建纯、滋二州的!有人说“辛巳”是错的,“甲戌”才对,请提供并出示有说服力的史料!
 
  我们再看看宋代有关“仁怀县”的史籍,除元脱主纂《宋史》外,南宋人李焘撰《续资治通鉴长编》五百二十卷是最早的一本史书,仿司马光“通鉴”体例,起建隆(960)迄靖康年间(1126),记一百六十八历史,原书世鲜传本。今本系清乾隆时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缺佚英宗治平年四年(1067)四月至神宗熙宁三年(1070)三月,哲宋元祐八年(1093)七月至绍圣四年(1097)三月,元符三年(1100)二月至十二月,以及徽宗钦宗两朝历史文献。李焘(1115——1184)字仁甫、又字子真,号巽岩。眉州丹棱(今四川丹棱)人。宋高宗绍兴八年进士,在川中任地方官多年,后调京任职主持修史。他积四十年功力完成《长编》。有南宋人杨仲良与涛同时,据涛书选四百件事编成记事本末体,今北大图书馆有影印本,中有徽钦二宗史事,但未涉及建纯滋二州事。清人秦湘业等辑有《续资治通鉴长编拾补》缺徽钦二宗史事与李焘传世书同。
 
  明人王惟检撰有《宋史记》二百五十卷,未涉及仁怀建县事。《宋会要》是宋历朝官修本,但原书均佚,只存片语于它书。有《宋会要辑稿》可查,但未提及仁怀设县事。清人陆心源有《宋史翼》四十卷,增补列传七百八十一人、附传六十四人,未涉及“仁怀县事”。南宋人汤思退等撰有《宋徽宗实录》两百卷,宋高宗绍兴二十八年(1158)八月成书,起元符三年(1100),于大观四年(1110),可惜此书早佚,无人辑录。介绍这些是为答复有人对查了四五百种历史书籍、考证出仁怀建县时间是否属实之问难。
 
  我们再翻捡方志,看时空地域变化。最早的《仁怀草志》是在清嘉庆至道光(1796—1850)之交成书的,没讲北宋建县事,只说平播后设里有仁怀、河西、土城、吼滩、小溪、李博、安乐、二郎、赤水、丁山十里。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仁怀直隶厅同知(六品)陈熙晋编綦《仁怀直隶厅志·疆域志》云:“宋大观二后(1108)置播州乐源郡领播州、琅川、带水三县。大观三年(1109)建滋州,领承流仁怀两县,宣和三年(1121)废州为武都城,以仁怀为堡,承流并入焉,隶潼川路。……明万历廿九年(1601)平杨应龙置仁怀县辖仁怀河西、土城、二郎、小溪、丁山、吼滩、赤水、安罗、李博十里,属遵义府隶四川。”“本朝雍正九年(1731)拔仁怀县之仁怀、河西、土城三里地方归通判管辖……乾隆四十一年(1776)改为直隶厅隶粮储道。”
 
  郑子尹纂修的《遵义府志》卷二·建置云:“大观三年(1109)以泸夷地建滋州(《宋史·本纪》)置承流、仁怀两县,隶潼川府路(《宋史·志》)。仁怀之名始此。”郑珍按语说:明末孙敏政纂修的《遵义府志》记载“县治距府西八百里(指今赤水城区),广约四百里、褒约六百里。东至綦江县界二百里,西至贵州永宁宣抚司界六十里,北至合江县界三十里,东南至桐梓县界三百三十里,北至合江县界三十里,东南至桐梓界三百三十里,东北至重庆府江津县界八十里,西北至泸州界三十里”。没讲到西南界至何处。
 
  郑珍《府志》记仁怀县域“治在府西北一百八十里(清雍正八年县治从留元坝迁安罗里亭子坝,今中枢)东至小溪里交桐梓县界一百里;西至二合树塘、老虎岔塘交四川叙永厅界三百二十里;南至李博里交遵义县并大定府黔西州界一百四十里,北至二郎里、赤水里交仁怀厅界三百八十里;东南至井坝坝塘交遵义县界一百四十里;西南至黎民隘塘交大定府黔西州界一百三十里,东北至赤水里、丁山里温水汛交四川綦江县界四百四十里,又交四川江津、合江两县界五百里,西北至瓮坪塘、大湾塘交仁怀厅界三百八十里。广四百二十里、袤五五百二十里。”
 
  郑珍在按语中说,陈瑄主纂志书所记清初形成十个里,是河西、吼滩二里,分丁溪为丁山、小溪,郎城为二郎、土城共增四里。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丙申,将仁怀、河西、土城三里折出设仁怀直隶厅,仁怀县是故只有七个里。
 
  民国年间周恭寿等人编纂的《续遵义府志》,是郑志九十五年后成书的。该书所记县域为:县治在府西北一百八十里,东至小溪里交桐梓县界一百里,西至二合树塘老虎岔交四川叙永厅界三百二十里,南至李博里交遵义、黔西县界一百四十里,北至二郎里、赤水里交仁怀厅界三百八十里,东西至西井坝塘(按:应为东南)交遵义界一百四十里,南至黎民隘(按应为西南)交黔西州界一百三十里,北至赤水里、丁山里温水汛(按应为东北)交四川綦江界四百四十里,又交四川江津、合江两县界五百里;西北至瓮平塘、大湾交仁怀厅界三百八十里。广四百二十里、袤五百二十里,编里凡七:曰李博、安罗、二郎、小溪、吼滩、赤水、丁山里,编甲十、凡七十甲。”
 
  民国四年(1915)秋,北洋政府民政部批准贵州将仁怀县属之赤水里、吼滩里、小溪里、丁山里等原归温水府经治地改设习水县,仁怀县只剩二郎里、安罗里、李博里,同时将遵义县大溪里插入仁怀境的七、八、十三个甲划归仁怀县,全县三里共三十三个甲。四十年后的1965年冬,原二郎里演变的桑木、永安、回龙三个区十八个公社按贵州省人委会指示划归习水县管辖,仁怀县只剩两个里又三个甲,县(市)地域形成定型至今未变。
 
  我们知道历史上有几个“仁怀县”。第一个是宋“仁怀”,即宋徽宗大观三年(1109)年六月辛巳(1109年七月七日)设滋州所辖之仁怀。史家考证治所在今赤水市复兴镇复兴街上,滋州在今土城镇。但承流县治所在何处,至今无人考出。《宋史·地理志》载泸州郡泸州军下辖泸川、江安、合江。“合江中有遥坝、青山、安溪、小溪、带头、使君六砦(寨)。大观三年以安溪砦(寨)为县,隶纯州(按:在今纳溪县打鼓镇古纯村),此羁靡州辖安溪、九支二县(九支今合江九支镇),后废纯州复为砦(寨)。宣和三年废遥坝、四年复。”又“武都城”条载:“大观三年建滋州,置承流(按:当在今习水境)、仁怀两县,宣和三年废州为武都城,以仁怀为堡、承流县并入仁怀。”又载:“绥远砦前隶武都城,宣和三年隶州(按隶泸州)、领羁靡州十八,即纳州(按今纳溪县)、薛州、晏州、鞏州、奉州、悦州、思峨州、长宁州、能州、淯州、浙州、定州、宋州、顺州、蓝州(按:今古蔺)、凌州、高州、姚州(按:今金沙镜)。”这十八羁靡州绝大多数在赤水河流域,有的仅今一县之地或今一县有两州并存者。由此可见宋仁怀县域只包括今赤水市、习水县部份地域,是不包括今仁怀市域的。宋仁怀县是中央政权王化管理的初始、宣和三年(1121)废,说明不成功,这些地区仍是土著林立的分散状态。
 
  第二个是明“仁怀县”。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李化龙平播后,在宋仁怀和元未明初明玉珍大夏政权所设怀阳县基础上复设仁怀县,为遵义府一州五县之一,隶四川行省。查目前涉及仁怀的地方志都说复县时即有十里之说(或最早有七里之设)。清道光年间郑子尹、莫友芝编《遵义府志》查清时《档案》册记载有李博、安罗、二郎、小溪、吼滩、赤水、丁山七里。明万历三十二年任遵义知府的孙敏政编《遵义府志》中记载少小溪里、二郎里,只有仁怀、赤水、丁溪、安罗、李博六个里。根据陈瑄《遵义军民府志》记载,丁溪分为丁山、小溪二里,郎城分为二郎、土城,增加河西、吼滩,故演变为十里之地。我们考证文献,李博里的记载不确。根据李化龙《平播全书》和瞿九思《足本万历武功录》所载李博里不是播杨五十四里之一,而是三大土司争夺地域。《足本万历武功录》卷之六·奢效忠列传载:明穆宗朱载垕隆庆年间(1567——1572),奢效忠为水西土目安智之弟安信被贵州宣慰使安国亨谋杀讨公平,“提兵至大方击亨,纵火烧邑居及诰命,多所杀掠而去,而亨亦提兵至蔺州击效忠,焚其邑居及诰命,祖坟亦如之。是故复还兵击镇西。两家杀掠大致相当。江安县令单汝光、合江县令谭位调解无效,效忠又提兵击亨陇革、阿堡、黄土坎、石灰窑等寨,又击阿碟阿铺,而亨亦提兵击忠鸡厂、构皮、水嘞、宋打鼓等寨,又击渭河、沙溪,两家则杀伤相当。”这些交战区域、主要在今仁怀南部金仁边靠赤水河南区域,最后镇雄土舍陇清亲临毕节为两家解难方议和。效忠死后,其妾世统、世续争掌宣抚印又争杀十余年,从万历十二年(1584)两土妇别勾结水西、播州为外援兴兵交战,“先是世续……合杨应龙、流酋王建业等万余人纵火烧缉麻(今坛厂)、李博(今鲁班)、崖孔(今金沙岩孔)、水南二亭坝(今赤水河南生界坝、亭子坝),直破姚家坪(今金沙清池与仁怀九仓结合部)七十余寨,杀罗汉耀等五百五十六人。”李化龙《平播全书》讲到杨氏统五司七姓、三十二长官司、五十四里之地多次言及绩麻山、李博垭,均并列称之,未提及李博里。如李化龙在“请内帑,增将兵疏”中说“永宁宣抚司称,查得播兵自六月内入犯綦江之后出没莫测,本抚自合江起至河东赤水、吼滩、土崖、茶坝、井坝、穆艾坝、安罗二村、白牙囤、干竹台、岩孔、早崖、箐口、沙溪、亭子坝、缉麻、李(博)坳等处抵水西止。”李化龙在《播州善后事宜疏》说:”儒溪、沙溪、水烟、天旺等播州五十四里之数,见存黄册可考,缉麻山、李博垭、仁怀、石宝、瓮平等处亦皆播业,只缘先年杨氏中衰时,曾为永宁、水西侵占。”这些材料说明,李博里不是播杨五十四里之地,其地域是三大土司争夺地。另外平播后复设仁怀县最南不是李博里而是绩麻里,因杨氏控制绩麻山一带,母氏为长官的“乡下官司”驻云安,有五马隘等,而平播后控制李博垭、玉车囤一带的是永宁奢氏,故孙界坝又叫“生界坝”。在天启元年(1621)奢氏叛乱反明后,朝廷派朱燮元平定。朱氏在《少师朱襄毅公督蜀疏草》、《少师朱襄毅公督黔疏草》中提及仁合路(主战区域合江、仁怀境)向奢安军进攻作战中多次提及“绩麻里”,我们应以此纠方志之误。平播后复设仁怀县起、四川省遵义府与水蔺土司存在疆界之争,奢安乱平、绩麻里扩展到李博垭后里首迁李博垭办公、才演变称李博里,但疆界只至五马隘、三元赵渡河至天生界与黔西州交界。
 
  第三个仁怀是“清仁怀”。清顺十五年(1659)清军占领遵义、仁怀。康熙平定吴三桂叛乱,仁怀才纳入中央政府王化管理之下。康熙二十六年(1687)黔蜀勘界,黔省大定府黔西州属的五马赵渡河以西之茅坝、黎民、后山、九仓、小湾、龙井一带划归仁怀县李博里为六到十甲。这是县域面积最大的时候,从县东北的丁山里到最南端的李博里濮子坝,长八百多里,东西最宽处四百多里,最侠处八十多里。到乾隆四十一年(1776)析出仁怀直隶厅后,河西、仁怀、土城三个里划归直隶厅,县域减少约三分之一;清仁怀还有一变化是道光二十年(1846)在温水驻遵义府经治理,宣统三年(1911)设仁怀温水分县管小溪、丁山、吼滩、赤水四里民政、粮赋等。民国四年(1915)正式析出设习水县,仁怀只剩二郎、安罗、李博三个里,虽有遵义县大溪里七、八、十三个甲划入,仅有三十三甲地域。
 
  第四个是当代“仁怀”。1965年原二郎里范围的仁怀北三区(永安、回龙、桑木)划归习水县后,仁怀县域定型至今未变。1997年11月25撤县设市、由遵义市代管,2013年7月1日起,仁怀市升为省直管的副厅级市,幅员面积1788平方公里,辖二十一个乡镇街道,约六十八万人口。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