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七股有余》序

2018-07-30 09:09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龙先绪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好比自家养小孩,长大了以后让他出门,总得穿上新衣服打扮一番,其目的是不要让外人作贱。
  好比自家养小孩,长大了以后让他出门,总得穿上新衣服打扮一番,其目的是不要让外人作贱。写作也是一样,当你的著作要出版时,也要打扮一番,这个打扮就是正文前要有序言。序言有自序和他序,自己打扮就是自序,请人打扮就是他序。他序分两类,有名人作序,朋友作序。名人有达官名流及道德文章为世尊者。我位卑言微,被邀为他人作序,都是以友情而作。作序是件苦差事,但也有人不怕吃苦,喜欢作序,成了作序职业手。因为作序者是老师,作书者是学生,隐然有“天下英才尽入吾彀矣”之满足。
 
  一年前,山荣老弟要出版一部书,需要我作序,我推辞了,并推荐朋友沈仕卫君为他作了序。目前他的书出版在即,又几次三番地说我还是要为他写篇序。其理由,我是见证他成长的人。因此我就不好再推了,倘因我的一再婉谢,而造成不良的后果,我当负完全责任。
 
  认识山荣老弟是沈仕卫君介绍的。那是20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山荣老弟在省城一所中专学校读书,因为出身农村,家庭难筹资金供其学业,面临辍学的危险。沈君要我找一有爱心的企业老总支持他上学,事情后来办成了。他更加地刻苦学习,中专毕业后又读了大专。回地方后,他去酒厂打工。几年后他又以农民的身份考取了国家公务员,成了人们称赞的好青年,成了公众人物。
 
  清末民初,黔北的打鼓、永兴、茅台、鸭溪成了万商云集的场镇,支撑起黔北地区经济的半壁江山。为宣传这段辉煌的商业历史,贵州人民出版社拟出版四部写古镇的书。《商业古镇茅台》的任务交给了我。我平生对读书有兴趣,对写书无兴趣。因此,我请山荣老弟帮忙,我负责收集资料,他负责执笔。经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完成一部10多万字的图文并茂的书稿。出版后得到了广大读者认可,山荣老弟顿时声名鹊起。
 
  我们茅台酒的酿制历史,据可靠的文献资料,上溯到明末清初,清道光年间有大诗人郑珍、陈熙晋写有“酒冠黔人国”、“家唯储酒卖”的著名诗句,人们津津乐道,使茅台酒“一经品题价更高,从此宝贵人人知。”我在梳理清代民国贵州地方文人著作时,发现还有不少的文化人在他的著作里也写了茅台酒。我将这些资料提供给山荣老弟希望他著文介绍,他不负所托,照办了。
 
  原茅台酒“华、王、赖”三家烧房,现代人们仅能从上辈人口口相传中了解其历史,传误、传错,莫衷一是。《茅台酒厂志》虽有记载,但过于简略,亦不能满足人们寻根问底的需求。我将已掌握的资料交予山荣老弟,他又广收博采,细心考证,终于将“华、王、赖”三家烧房的当事人及烧房发展脉络弄清楚了。在以上基础上,他写成了《酒文化笔记》一书,推进了茅台酒人文层面的研究。
 
  山荣老弟在酒企业工作过,知道酿酒的各个流程和操作环节与管理;出生农村,深知孔方兄的重要,又研究如何经商赚钱。他的酒文化研究关乎人文、科技、营销诸方面的内容,写了不少学术论文,在酒类报刊或酒类杂志上发表,他成了名副其实的酒文化研究者。
 
  山荣老弟的知识不仅来源于书本,还来源于实践;他不仅好问,而且还好走。他工作后背着背包,拿着防身器械,徒步走完了赤水河、桐梓河等流经本市内大小河流。这些河流有的地方荒无人烟,野兽出没。有时阴风怒号,有时山洪骤发,悬崖峭壁,走投无路。他都经历了,他都战胜了。
 
  近年来,各地交通发达,他的经济也很宽余了,节假日他开着车搭上妻儿跑遍了贵州各地,以及四川、云南、湖南、广西等省市。他每向我提及那些山川风物,人文历史,让我这个足不出户者大开眼界。古人所谓“行万里路,当读万卷书”,山荣老弟真正享受了。
 
  山荣老弟在游走中,没有忘记他手中的那支笔,他将所闻、所见、所感笔之于楮帛中,林林总总,数十万言,编辑为《七股有余》。他说是练笔习作,很稚嫩,价值不大。但不忍舍弃,把它作为过去人生的总结,亦是往昔写作的告别。从今后,要有别样的路走,这正是罗剑生诗所说的“要产新吾赖旧吾。”
 
  我知道很多文人出书都“自悔少作”,他面世的都是成熟的作品,对“少作”则深隐不露,甚至焚毁,恐被人知道。其实,何必如此呢?假如你的小孩痴呆愚顽,你就不认而抛弃吗?山荣老弟有公开出版“少作”的勇气,我赞许之,更希望他那“别样”的路,越走越好。柴翁诗云:“我已无壮志,旧学日稊稗。君尤心力强,抉隐发光怪”。山荣老弟,吾有厚望焉!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