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怀念茅台工匠蔡永伦

2018-12-05 09:39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方向莲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40年前,茅台人是怎么酿造茅台酒的呢?那时候的生产怎么样,那时候的人又有些什么特殊的经历呢?怀着深深的好奇,我们通过一幅幅老照片拨开岁月的迷雾,试图走进那个特殊的年代。
  40年前,茅台人是怎么酿造茅台酒的呢?那时候的生产怎么样,那时候的人又有些什么特殊的经历呢?怀着深深的好奇,我们通过一幅幅老照片拨开岁月的迷雾,试图走进那个特殊的年代。
 
  这是20世纪70年代茅台酒厂的一位酒师正在摘酒的画面,这是1974年8月25 日茅台酒厂职工代表瞻仰革命烈士刘胡兰纪念馆时和刘妈妈合影,这是1974年9月茅台酒厂先进职工代表在北京天安门的合影,在这三张照片中,我们找到了一个共同的身影——蔡永伦。
 
  蔡永伦,70年代茅台酒厂的一名普通酒师,但是他的故事在我们翻开茅台酒厂的厂志细细品读之后,却发现并不普通。蔡永伦当年参观刘胡兰革命纪念馆的时候,肯定不会想到短短4年后他自己竟然也会成为一名烈士,伟大而令人敬仰并为之扼腕叹息。
 
  时间回到20 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候的蔡永伦在茅台酒厂制酒二车间六班工作。和其他员工一样,每天早出晚归。
 
  “二车间是先进班组,他是酒师。我从三车间这边调到二车间去学习。当时我是团支部书记,组织上说给我分到一个好的班组去好好学习,那么就分到红旗班组——蔡永伦的那个班。后来厂志里面我们写了一段他的历史,他牺牲的时候40多岁。”茅台集团退休员工胡静诗深情回忆道。
 
  据说,蔡永伦酒师带领的班组分到流动红旗后,这面流动红旗再没有流出去过。那么,当年那个年代的生产条件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我们找到了另一个茅台集团退休员工牟光禄,也是一位当年满载荣誉的茅台酒厂老一辈酒师。
 
  “那个时候全靠的是人工背糟,一掀一掀地从窖坑里把酒糟铲起来背到地面上发酵,那时候相当艰苦。我们的生产情况是艰苦到什么程度呢?那时候上甑的要推车,那是木管车独轮车,如果不会推还会连人一起带翻。” 说起六七十年代的茅台酒制酒生产,牟光禄很是感慨。
 
  “当时是自己到磨粮车间去把粮运回来,就是那个平板车去把粮拉回来。拉到车间门口,背到晾堂呢自己人工背。然后我们就把手反扣着,两个人专门上,把包子拿来背在背上,一包一包地背。这个红粮一包是150斤,我们一个人背三包,400多斤,现在算来都不敢相信!”说起过去的事,已经70多岁的胡静诗老人还记忆犹新。
 
  “每天像我们远处的,那个时候交通上班靠走路去,不像现在有公务车。那个时候连自行车都看不到几个。厂里只有拉酒的平板车。生产上是凌晨就要开始上班,我们是晚上打电筒走路去上班。”牟光禄补充道。
 
  劳动强度大、工资低、工作环境艰苦,那么,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特殊环境下,那个年代的茅台酿酒老前辈们生活条件如何呢?
 
  “我们姐弟几人经常一起在都在说这个事情,大家都很感伤。我们想的就是说父亲他没有享到福。你看以前生活上一个月最多就是两次鲜肉。一个就是食品公司当时有计划经济一个月卖一次肉。
 
  还有就是夏天的时候厂里面供应的肉。以前供应不是发钱都是发肉,一个月只有两次,而两次量都不大,我们家人口又多。上桌以后都是给我们小的吃,那个时候营养跟不上, 我们身体也差。
 
  上了肉以后父亲他也想吃,但父亲他忍住嘴尽量让我们小的吃!”谈起困难时期的生活,蔡永伦酒师之子蔡冲秋唏嘘不已。
 
  在文章开头我们说到的老照片上,酒师蔡永伦正在接酒池里认真地摘酒,透着光影,茅台酒的芳香跃然纸上,正如他本人人品的芳香一样。
 
  据蔡永伦的家人回忆,这张照片本来是贴在县里先进宣传栏里的,正在宣传蔡永伦酒师,他却突然牺牲了。
 
  1977年的9月10日,蔡永伦所在的制酒二车间6班窖坑里发生了窖潮。所谓窖潮就是酒糟发酵时产生了化学反应,在独立的空间生成了致命的有毒气体:一氧化碳。
 
  “班上的员工发现以后就大声地喊:‘蔡老师蔡老师这里出事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发生这个窖潮的时候毒性有多大。当时我们听他们说是麻雀在上面飞过时都会中毒掉下去,就有这么厉害。还没吃早餐的蔡永伦毫不犹豫地跳下窖坑救人。救起第一个后,他又返回去救第二个!”回忆起父亲救人的事迹,蔡冲秋声音哽咽,脸上抑制不住悲伤。
 
  “又去背第二个的时候就受不了了,就倒下去了。三人中死了两个,蔡永伦作为因公牺牲。”曾在蔡永伦班上工作的退休员工胡静诗回忆起这件事也是唏嘘不已,对蔡永伦舍己救人的高尚人品赞叹不已。
 
  1979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沐浴下,在一代代茅台人的努力攻坚克难下,茅台酒厂一举摆脱了连续16年亏损的局面,这片土地开始了一日千里的大发展。这一年,是蔡永伦酒师牺牲后的第二年。如今,蔡永伦酒师那个年代昏暗狭窄的生产房早已变成了宽敞明亮、设施齐备的现代化车间,工人再也不用他亲自下窖起窖了,机械化的航车抱斗早已代替这一原始操作。
 
  “那时候我们的水电气不保障,经常停电是家常便饭。班上就发一点煤,冷天弄一个地炉烧煤烤火。半夜上班停汽就是在休息房里烤火,等汽来了再生产。1985年,我们最高工资都才40多块钱。60、70年代的工人更辛苦,星期天要去砍竹子弄扫帚,还要到河里挑水。”牟光禄回忆道。
 
  但是,蔡永伦、牟光禄等老一辈茅台酿酒人的精神传承下来了,那就是:舍己为人、吃苦耐劳、兢兢业业、公而忘私!这种精神,筑起的是茅台酒质量保证和发展辉煌的坚实脊梁。
 
  谨以此文献给历代奋斗在茅台酒制酒生产一线的茅台工匠们——我们的父辈!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