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万物有灵,善意共存

2018-11-06 15:09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刘永胜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深秋的胶东大地,树木逐渐枯槁,天色逐渐苍凉。
  深秋的胶东大地,树木逐渐枯槁,天色逐渐苍凉。昨晚在路上行走,一阵风过,耳朵吹得生疼。这是初冬,万物开始萧索,但我看到此景,没有悲叹。只有家乡初冬那水墨画般的山水树木。在枯枝上的喜鹊巢,田地里枯黄的秸秆,山坡上沟壑里升起的青烟,山头静默的松柏,还有时不时传来的阵阵狗吠。没有霓虹,没有喧嚣,静谧中,生命因舒缓而美好。记忆便定格在黔北家乡的记忆中。
  家乡养的家禽都有灵气。
  老家养的猪啊,鸡啊都通人性。我家曾经养了头猪,跟现在城里人的宠物一样,看到我母亲,就亲昵地去蹭我母亲的小腿。看到我们兄妹,会走过来让我们给它挠痒痒,挠舒服了它还躺在地上很享受,我们不给它挠,它还赖皮地跟着我们走,用祈求的眼睛看我们,用嘴轻轻拱我们。后来过年要杀它了,我们不敢看。母亲更是躲在厨房里抹眼泪。
  后来,家里为了耕种需要,买回来一头水牛。于是,空余时间放牛的任务就交给了我。
  牵着那头大水牛在田埂上啃草,田埂上的草被啃过一遍又一遍,大水牛只能啃食才冒起来不久的草茬儿。它啃的很辛苦,自然就觊觎田埂里边的秧苗,秧苗长满整块稻田,绿茵茵一片,自然对牛儿诱惑很大,牛儿啃着草茬,念想着的却是秧苗。可是被我牵着它的鼻子,它嘴凑近秧苗我就拽一下,凑近秧苗我就拽一下。
  它就很老实地啃着草茬儿,不时用圆鼓鼓的大眼翻一下偷看我,它还在觊觎着绿茵茵的秧苗,它不知道这秧苗承载着农人们丰收的希望。终于,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嘴凑近秧苗,牛舌头伸出来,呼啦一下就卷进去一大口,猛地一下齐刷刷啃断,一窝秧苗就啃得剩个苗桩桩。我气得大声咒骂,用牵牛绳狠狠抽了它的嘴巴一下。牛儿就疼得抬起牛头来,鼻子里呲出牛气,把头在空中晃了好几下。
  我又心疼起它来,就牵着它离开田埂到山坡上啃草茬儿,它啃草茬儿,我读一本武侠小说,读的入迷了忘记移动,牛儿就用头来蹭我,叫我走开别碍着它啃草茬儿。我的小说读完了,牛儿也啃饱了肚子。此时的山坡静谧得有些吓人,我的心里就强烈地思念起一个姑娘,满山坡都是那个姑娘的影子。牛儿像是明白我的心思,用牛舌头来舔我的手,我就抚着长长的牛鼻子,开始痴诉着心思。牛儿听了,鼻子呲出牛气,翻起上唇,露出一排白花花的牛牙,在空中晃着。我看出了那分明是一个大大的牛的笑脸,看到了牛眼里坏坏的笑意。笑得我的脸红了,就摇着牛儿的角,骂道:“你笑个锤子!”
  忽然,牛儿挣脱了我的牛绳,奋力朝着另外一个山坡跑去。我一看,原来对面的山坡上不知啥时候来了头母牛,正在朝着我们这边“哥儿哥儿”地叫唤,这边的牛哥儿就挣脱牵牛绳跑去。我大喊一声:“哪里跑?”就追过去,无奈哪能追得上奋蹄狂奔的牛哥儿。
  家乡大山上的植物都有灵气。
  夏天去过云南的人可能都吃过价格不菲的野生菌,这野生菌在我家乡叫三步菇。
  夏天的雨后,野生三步菇就会悄悄地从地里钻出来,生长期极短,但是味道很鲜美。所以,能够在野外偶遇它十分难得……小时候,老人们哄我们说,看到三步菇要猫手猫脚走过去捡拾,不然被它发现,三步之内它就消失了,神秘的很。
  去年夏天我在老家陪父亲,正遇到那两天沿海台风,老家也雨霏霏,父亲说雨后可以捡拾三步菇,并告诉我哪些地方最容易生长。我就跃跃欲试,等雨停了,去寻找它,但愿它看到我被我惊扰,三步之内真的神秘消失……
天还在下雨,我却等不及雨停,便要去野外寻找三步菇。于是,我拿着塑料袋出发。越过小溪,沿着蜿蜒曲折的土路向极容易生长三步菇沙土出发,土路长满了杂草,路边全是沉甸甸的高粱。我仔细地在高粱地里寻找三步菇,可是,正如老人们所说,你刻意找它的时候它却不出现,三步菇是为有缘人而生。我浑身湿透了,在玉米地高粱地穿行,始终不见三步菇的踪迹。倒是看到了我小时候喜欢吃的刺梨,苦中带点甜的刺梨饱了我的口福,我趿拉着沾满黄泥的鞋子蹒跚地走着,汗水模糊了我的眼镜……终究没找到三步菇,倒是收获了一袋各种各样的野菜……雨下的很大,我就到山脚一户人家躲雨,回头看了我刚攀过的沙土,青纱帐里的三步菇们肯定笑而不语,肯定是肥胖的我脚步声太响,让它们窥到我了,便倏一下消失……
  家乡那条河流也充满灵气。
  盛夏的深夜,侄儿、表哥和我还在河边捉鱼。
  河水冰凉冰凉,夜空黢黑黢黑!蛐蛐和蝈蝈还有小虫虫们在欢快地唱歌。我们用手电筒照到清澈透明的河水里,鱼们在水里的黑影倏一下倏一下串来串去,仿佛在考验我们的捉鱼水平。侄儿熟练地把渔网铺开,鱼儿们就机警地跑开,几条慌不择路一头钻进了渔网,我就孩童般喊叫起来。侄儿和表哥趟过去揪住鱼儿的头,把左右挣扎的鱼儿们揪到了桶里,鱼儿们就在桶里绝望地蹦着……
  忽然,侄儿喊起来,原来深水区有两条大鱼落网了,他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抓到了大鱼才发现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侄儿边打着冷战边说这鱼很大,还是小时候跟他父亲在河里见过了。
  是的,老家盛产煤矿,矿水排放污染了河流,加之人们用电瓶断子绝孙地捕捞,河鱼就渐渐消失了。十几年前,政府开始治理生态环境,停了老家排放污水的煤矿,严禁电瓶断子绝孙的捕捞。于是,河水清澈了,鱼儿多起来。那些钓鱼的抓鱼的人都来了。
  其实,很多人来钓鱼捕鱼并非是真要钓鱼捕鱼,是要来河边纳凉,要来和机灵的鱼儿们捉迷藏。
侄儿打着冷战说要烤一下衣服,我就在沙滩边找干芦苇生火,火生起来了,烤着衣服的我们有说有笑,伴着蛐蛐们蝈蝈们虫虫们的歌声,陶醉在这个黢黑黢黑的暗夜里……
  家乡的万物都有灵气,他们随着亘古不变的山水自然地生长着。没有刻意的挖凿修整,一代一代生生灭灭。一代代的家乡人善待着它们,它们就回馈给人们美的风景,回馈给人们丰富的资源,回馈给人们善意的共存。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