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美人蕉里寻往昔

2018-10-15 09:24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高永践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打开车门,墩墩熟练地跳进去,并把自己安顿得妥妥的。这个狗灵精,知道我又要带它去兜风了。
  打开车门,墩墩熟练地跳进去,并把自己安顿得妥妥的。这个狗灵精,知道我又要带它去兜风了。
 
  我带着墩墩,经蘑菇塆,过通书坪,奔怀阳洞而去。
 
  不是去看洞,是看美人蕉。
 
  美人蕉是我的少年花、乡愁花、梦中花。
 
  我在遵义县一个叫尚稽的小镇长大。一条起伏的大街贯穿小镇东西,绵长足有两公里。大街中段北侧临街,有一堰塘。塘呈长方形,一圆形人工岛兀立水面,其上尽是美人蕉。
 
  夏天,堰塘是镇上小子们的欢乐园,更是美人蕉的嘉年华。
 
  少年们穿了遮羞的二指宽红色或蓝色的三角裤衩,从早到晚在水里扑腾,从岸边游到岛上。他们在那里休息、玩耍够了,又从水里回到岸上。
 
  岛上的美人蕉开得热热闹闹,红得烈烈艳艳,仿佛是新婚不久的少妇,满是欢喜、满是喜悦着迎候镇上的这帮野小子,宛如迎候后家人到来。
 
  靠大街一岸,蹲着一排洗衣女,她们一边顾着手里在洗的衣服,一边说笑,并不忘记叮嘱从身边跑来梭去的光溜溜的小子们:“在水里mí(方言发音,意思是潜水)的时间不要过长了,小心mí死。”
 
  顾得及回答时,小子们会笑着:“晓得了,孃孃!”一条街的居民,不是姐姐就是孃孃,即使叫不出名字,面孔都是熟悉的。这样的互动,自然,亲切、暖心得很。
 
  顾不及回答时,小子们鱼似的溜走,那个关照他的孃孃或姐姐,会大声骂一句:“×娃儿!”口气也是亲切的。
 
  堰塘西岸,是供销社的一个大商场,我的母亲在那里上班。暑假,我会到店里帮忙,当实习营业员。
 
  母亲所在的店铺是欣赏美人蕉最好的位置,闲下来的时候,我习惯用双手托着头,看着岛上的美人蕉,听着小子们的喧闹声、洗衣女们的捶衣声,放飞那些专属少女的粉红思绪…
 
  那样的时候,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感觉里,能清晰地嗅到从日子中散发出的阵阵清香,能清楚地看到裹缠在生活里淡而暖的人世烟火。
 
  年少的我就那样年复一年地消费着一个个有美人蕉的夏天。
 
  在这简单的重复中,美人蕉悄无声息地收藏了我的童年、少年,成了今天我回望故乡的一个视觉凭证、岁月依据。
 
  后来的后来,读到木心先生的《从前慢》,于我心真有戚戚焉。
 
  去年从怀阳洞路过,看到一户村民的院落里开了美人蕉,瞬间,我的思绪就飞回到我的少年、我的故乡。那种又近又远,又亲切又陌生的感觉萦绕心间,当即令我手脚无措,想大哭又想朗笑——长时间以来,我那握饱满丰盈的乡愁一直居无定所,现在突然有了栖息的地方!
 
  就像彼此心心念念着的两个人,失联若干春秋,在时光的隧道里,猝不及防地相逢,过往卷土重来、感伤不召而至、欢喜油然而生……
 
  在那日的美人蕉前,我呆立良久,似见故人,不觉起了声声叹:“时间怎么可以这样快呢,怎么可以呢?昨日还是歌楼听雨的少年,而今已是红粉佳人两鬓斑!昨日还是故乡的少女,而今却成他乡的村妇!”
 
  今天我念着再去,真是感觉到那美人蕉在盼我、在望我、在等我。
 
  的确是该再去的时候了。
 
  去年的院落里,美人蕉依然美艳。四周的人家房前屋后,也都开着红艳艳、黄彤彤的美人蕉。
 
  短短一年时间,去年还是伊人独憔悴的美人蕉就成燎原之势,看着让人喜悦横生。尤其是黄阿婆家门前的花径,美人蕉放纵地红着、黄着,壮丽又呼啸,迷倒众生。
 
  “那时,耳边刚熄灭的那声声灼热的疼痛,倏然成为一个人只能珍惜终生的欣喜……哦,孩子,你是一种美好的责任,是你,重新坚强着,我们有些酸软的手臂。”诗人姚辉先生《天使》中的句子,振动着翅膀及时飞到了我的眼前,我脱口而出:
 
  “哦,美人蕉,你是一种美好的责任,是你,认领了我的乡愁,让我找到了梦回故乡的精神路径。”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