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我的大学梦

2018-09-26 09:3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李昌福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又是一年高考结束,每当听到高考学子们兴高采烈地谈论自己的高考成绩,预测自己将上“一本、二本”大学,我羡慕极了。
  又是一年高考结束,每当听到高考学子们兴高采烈地谈论自己的高考成绩,预测自己将上“一本、二本”大学,我羡慕极了。特别是看到那些手握大学录取通知书而欣喜若狂的高考学子,我不仅是羡慕,而是“嫉妒”了,并在心里嘀咕,若不是生不逢时,我也会考上大学的。
 
  我虽然有一个大专毕业文凭,但我没有进过大学的校门。我是五十年代初出生的,从上小学开始,我就想过要上大学。然而,我是生不逢时,1965年考进县城中学,才正正规规地读完初一,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一会儿停课闹革命,一会儿复课闹革命,即使复课,也是读“红宝书”,摇“语录本”。就这样混到初中“毕业”,高中没有招生,只好回乡闹革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两年过后,我于1970年秋被推荐成为“文革”中第一届高中生。
 
  当时,高中的学制只有两年,我非常珍惜这难得的两年学习机会。我学习非常自觉和刻苦,一边学习高中课程,一边补习初中知识,将每天的早读和晚自习当成正课来对待,有时利用午休时间来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我憧憬着高考,第一志愿是报考医学院当一名医生,第二志愿是读大学新闻系或中文系当一名记者。可是,高中毕业后没有恢复高考,大学未招生,我的大学梦变成了做梦。无奈之下,我便跨进了解放军这所大学校。
 
  到了部队的第二年,大学开始招收以推荐为主的工农兵大学生,望着许多昔日的同窗一个个胸佩大学校徽,我羡慕至极,后悔不已。好不容易盼到部队推荐我去昆明陆军学院学习,等我高高兴兴地交接完工作,准备去军校报到时,“一瓢冷水”泼到了我的头上,学校通知我所在部队,说我的年龄超过了一个月,要未满30岁的才能录取。就这样,我的大学梦又化成了泡影。
 
  没有上成大学,我并不气馁,决心自学大学课程,练就自身本领。那时,全国的新华书店都没有大学教材出售。我天真而贸然地向贵州大学中文系的主任写了一封信,言辞恳切地请他帮我购买一套中文专业的教材自学。信寄出后,我天天盼月月盼,盼来的却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灰心,通过多种方式自学。
 
  机会终于来了。八十年代初,山西省团省委主办的杂志《山西青年》刊登一条喜讯,杂志社要创办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刊授大学》,邀请山西省有关大学的领导和教授担任校长和任课老师,面向全国招生,学生交了报名登记表、像片、报名费、书本费、学杂费,学校寄给学生证和全套教材。每期杂志用几页篇幅,系统地讲授大学中文专业课程,刊授的每一课都要布置作业,学生做完作业寄给《刊授大学》批改打分。学完全部课程,对学习成绩较好的,由学校指定学生参加所在省有关大学的毕业考试,成绩合格者,发给国家认可的大学毕业文凭。
 
  看到这个消息,我兴奋不已,夜不能寐,当晚就填写了报名登记表,第二天就将像片和各种费用寄给了《刊授大学》。没过多久,果然收到了学生证和一整套教材,真是如鱼得水。当晚,我在寝室里一会儿拿起学生证凝视,一会儿拿起教材翻阅,寝室的电灯几乎是亮到天明。我终于读上大学了,尽管不是参加高考而读上的,也算是圆了大学梦吧。
 
  从得到教材那天起,我白天忙工作,晚上挑灯夜读,如饥似渴地自学大学中文专业教材。先看授课老师讲授的辅导要点,再看教材的相关内容,反复阅读,认真思考,正确理解,背记要点。每一课的作业认真答题,工整书写,得分较高。我的学习兴趣也越来越浓。
 
  就在我快学完全部课程时,又传来一个喜讯,国家实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一年组织两次考试,每次可报考四科,一年多就可考完大专全部课程。每科成绩合格发给一个单科合格证,待十几个单科合格证拿到手,就可换取大专毕业证书。于是,我便报名参加了汉语言文学专业自学考试。由于在《刊授大学》学习期间非常刻苦,加之自学考试指定的教材与《刊授大学》的教材大同小异,所以,我除了报考《古代文学作品选》得59.5分重考外,其余都是考一科过关一科,一年多就取得了大专文凭。当我手捧红彤彤的大专毕业证书,我激动的泪水差一点就涌了出来,我终于当上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学生了。
 
  以后,我用自学的文化知识,坚持在工余时间为报纸、杂志、电视台、广播电台写稿投稿,连续六年被成都军区表彰为优秀新闻工作者,多家新闻媒体聘我为特约记者,给我寄来了记者证书,实现了当年盼望参加高考,将来当一名记者的夙愿。直到这时,我才真正圆了大学梦。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