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心中的开封

2018-09-26 09:34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魏俊峰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两年前的九月份,我怀揣一张去往郑州的城际动车票,在宋城路的高铁站候车厅等候着城际动车,朝着窗户望去,开封荒凉的西郊在四年里渐渐地繁荣起来,道路宽敞,新建的房屋鳞次栉比,与古城区沧桑典雅不同,金明区是现代的时尚。
  两年前的九月份,我怀揣一张去往郑州的城际动车票,在宋城路的高铁站候车厅等候着城际动车,朝着窗户望去,开封荒凉的西郊在四年里渐渐地繁荣起来,道路宽敞,新建的房屋鳞次栉比,与古城区沧桑典雅不同,金明区是现代的时尚。
 
  在离别之际,回想起过去四年居住的地方最多的开封,鼓楼街夜市灯火通明,每到夜晚人山人海,容纳着无数对于这座城市热爱的人。“书店街北口到了!”公交车播报站台的声音依旧回荡在耳畔,但和那个人在这里经常下车的日子飘散而去了,街道两旁民国风格的建筑依旧在风里回荡着革命的呜咽,有时候不经意间你就穿越了,而不远处的龙亭公园,又挖掘出一个遥远的朝代,这个朝代更深刻的记忆展现在画卷上便是《清明上河图》,展现在文字里便是那一阕阕本该天上才有的宋词。城摞城的开封是几个朝代的叠加,黄河的波涛淹没了无数的想象,淹没了那些卷帙浩繁的现实感官。
 
  这一座老国都,老省城,如今的新地级市,地位的变更见证着时代的风云突变,然而任其变化吧?在我的眼里,开封始终是我最温柔的回忆,始终静默地站在历史深邃的地方,一半披着古朴的外衣,一半披着崭新的时代。
 
  在离别之际,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深深地遥望着一马平川的开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突然意识到我舍不得它,舍不得河大的铁铃在风里清响的岁月,舍不得铁塔湖畔浪漫的黄昏,舍不得明月朗照的河大校园,清幽中带着古朴的清凉。我看过山区的明月,两者虽是同样的天体,然而开封的明月似乎更深邃,它的每一缕光都触摸到了历史的时空,接踵而至的变革包裹着这一座历史的名城,它蝶变的时候似乎要比山区的城市更加剧痛,因为得中原者得天下呀!
 
  临走的那一刻,还是忘不了黄河,忘不了这条在历史上发怒过、温和过的母亲河。几次和同学一起去黄河滩烧烤,总要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才会回来,黄河水怎么能洗得清呢?看上去似乎总是那么的浑浊,然而我们踩着黄河水嬉戏的时候,脚底冰凉舒适,脚像一只来回游动的黄河鲤鱼,最后我把这条鱼带回到空中的时候,它似乎更洁净了。原来河沙踩上去软绵绵的却不粘脚,它没有淤泥的黏性,这时候的黄河水似乎看起来太可爱了,它是清澈的浑浊呀!当你触摸到它的时候,你所触摸的一切是那么的干净。
 
  我在黄河边第一次看落日,是在开封观赏到的,浩浩荡荡的黄河之水奔流到海不复回,一轮温柔的夕阳在天空羞红着脸,清爽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一种苍凉的美油然而生,黄河水面被夕阳照的发亮,凸显出它的神圣,夕阳渐渐在暮霭沉沉的天空中掉落,长河落日圆就此结束了,然而它却是心中最美的落日,后来在任何一个地方再见到夕阳的时候,我总想起黄河的落日。
 
  动车将我带离开封,带离我第二个故乡,在车上我睁大了眼睛,迷恋着车窗外飞速离去的风景,虽坐过很多趟,然而这次我却欣赏得最认真,欣赏得最彻底,我怕错失沿途的任何一道风景,我怕开封就这样没了,转车从郑州南下,到了遵义,这一座山里的城市,对于开封,民众最多的记忆是包青天,对啊!开封还有个包青天呢!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