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山河故人

2018-09-13 10:39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吴孔文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当他垂垂老时,山河仍在,春天依旧,只是父母的坟,在太深的草里,老年僵硬的膝盖,无法跪拜。乡里,已无故人。”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当他垂垂老时,山河仍在,春天依旧,只是父母的坟,在太深的草里,老年僵硬的膝盖,无法跪拜。乡里,已无故人。”
 
  乡野故人,秋风夕照中一同晚膳:桌上一瓶老酒,桌边三五老友,桌下一条老狗。一顿饭,黄昏开始,直至月上东天,万籁俱寂,清露沾衣。夜归之时,鸡叫头遍,小儿惊醒啼哭,母亲于梦境中轻声安慰。
 
  工厂里的老友,下班之时,工作服上的油污清晰可见。三五个人小聚,下小馆子,点便宜的菜,喝便宜的酒,说荤荤素素的笑话。酒至深处,真情显露,有人唉声叹气,有人随声附和。突然间云开雾散,歌声响起,端菜进来的老板也受到感染,随着众人高歌,小馆子的空气浓烈起来。
 
  这样的乡野,或许已成为城乡结合部的菜市场,山珍海味、时令蔬菜、火爆粮油、各色调味品逐利而来,从早到晚人声鼎沸;而这样的工厂,或许已成为城市商圈的一部分,被改造成医院和学院,清晨的校口门车水马龙,医院的电梯里,人们相互拥挤,争先恐后。
 
  一位同学,上大学时,家境好,顿顿有钱吃肉,且常请我们下馆子、看电影。雄厚的经济,温良的性格,让他朋友众多。毕业时,我们相约:今后无论身在何处,无论贫富贵贱,都要保持联系。未料工作不久,就断了他的音讯。前两天,他居然来小城找到我,四目相视,眼中有泪,两鬓斑白、脊背微驼的他,见面的第一句话是:“哦,我俩都还活着。”
 
  另一位同学,毕业后自主创业。商场上的攻城掠地,使他的财富快速增长。当我们还没有房地产概念时,他已在城里买了两套房子;当我们骑着摩托车意气风发时,他却在计划买小汽车。然而天地不仁,三十多岁的他即撒手人寰。他的葬礼上,几位女同学哭成了泪人。大家表示:今后要和他的妻儿保持联系,他们家的困难,就是我们大家的困难。可几年之后,他们家的情况再也无人知晓了。
 
  出差到某地,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一位朋友在那上班。去他的单位找他,进门时打他手机,发现他正在二楼的走廊上。我说你在哪儿呢?我到你这里出差,想看看你,别无他意。他说真不巧啊,我在外地出差,等办完事就回来。听了他的话,我苦笑摇头,礼貌地寒喧两句后,挂断了。
 
  功成名就的贾樟柯,在故乡贾家庄开了一家“山河故人”的饭馆,平时三五好友小聚,大家直呼他的小名“赖赖”,劝他少鼓捣电影,该生个孩子,为将来养老做准备。读罢这段文字,我禁不住热泪盈眶。故乡有故人,多么幸福!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