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寿近期颐涂晋森

2018-08-21 16:2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雷先均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仁怀西北角的端点,是赤水河与桐梓河的交汇口。这个交汇口的“内陆”不是“洲”而是“岩”,叫涂家岩。1923年7月,涂晋森先生在涂家岩出生。
  仁怀西北角的端点,是赤水河与桐梓河的交汇口。这个交汇口的“内陆”不是“洲”而是“岩”,叫涂家岩。1923年7月,涂晋森先生在涂家岩出生。
 
  涂晋森先生自小坚毅隐忍,外出求学考入了重庆中央中等工校白溪分校就读。之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地下组织秘密开展革命活动,跨入中共军政大学深造,北上抗美援朝……踏上了一条灿烂的人生历程。
 
  青年时代
 
  1942年,涂晋森先生挣出“缓坡台”去重庆读书。这可谓是他挑战命运的第一跨越。“男儿大丈夫,何用本乡居。明月家家有,黄金何处无……”(《志在四方》)
 
  这一年,《联合国家宣言》发表,世界对德、意、日轴心国的战斗全面打响。在中国,中国共产党虽也全面发动和领导抗战,可力量弱小,又还在延安开展整风运动,因而由国民党蒋介石指挥中国战区抗战。
 
  涂晋森先生却由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基础、指导思想和奋斗目标确认,这是一支具有强劲生命力的新生力量。因而,就读三年后因父故弃学返家,便毅然加入了川南地区二郎滩地下党支部的革命活动,并于1948年3月正式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组织。
 
  他受组织指派回管辖涂家岩的马桑乡工作,以教书为隐蔽,在二郎坝、茅台、中枢、贵阳等地秘密开战革命活动。
 
  革命是血腥的事业,1949年亲密战友赵瑞林的牺牲,就活生生地给他诠释了这一切。但“宁可牺牲自己,不能暴露同志,誓死保卫党组织。”这是他们的纪律;“心甘情愿为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和全人类的解放献身。”这是他们的态度。(《一个悲壮的故事》)
 
  他将这一份血腥的事业作为一种信念,作为一种追求——“川南黔北为求真”(《入党介绍人黄昌黎留影》),坚信“与敌斗争功不朽,革命英姿抖擞。”(《清平乐·战友重逢》),因而丝毫不觉悲苦,心中反倒充满幸福:“为何苦中甜?贡献人世间。”(《忆青春》)
 
  1949年冬,涂晋森先生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学习,1950年春选送成都航空第二纵队参加政治学习,随即北上抗美援朝。
 
  中年时代
 
  1958年,涂晋森先生下放到云南禄劝县教育系统“劳动锻炼”,1966年被错划右派,于是被关牛棚、挨批斗、承受酷刑、下放农村改造……九死一生!但他坚信“灾难谁之过?苍天有论详。”(《劫难》)
 
  1976年获得平反昭雪,他顿感扬眉吐气:“风风雨雨竟如何?含冤忍辱也丈夫。刚直不阿凌正气,道途坎坷曲似波……仰问苍天何所语,冬去春来喜吟哦。”(《忆浩劫》)而且劝慰自己亦劝慰起他人来:“十年浩劫千夫啐,一错何须苦弹泪?”召唤历经十年磨难之人都将之当浮云掠过:“莫叹浮云终蔽日,严冬过尽响春雷。”(《神州皆春二首》)
 
  后被安排在云南禄劝县第一中学教书育人。
 
  涂晋森先生与教育很有缘。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后就以教书育人为隐蔽,曾任马桑乡中心小学校长(白皮红心)。1956年抗美援朝结束后转业到昆明航空中等学校,1958年下放到云南禄劝县教育系统“劳动锻炼”,蒙冤10年平反昭雪后又回到了讲台。因而他对那“五尺讲台”具有深厚的感情:“后补‘右冠’戴,含冤失讲台。今朝伸屈辱,真理洗阴霾。”(《平反讲话》)他又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教育事业当中去了:“人生本应苦追求,挥动教鞭老不休。冷暖世情抛脑后,江山何处不风流。”(《追求二首》)
 
  他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因而成果丰硕,先后获得昆明市“优秀教师”、中华全国总工会“劳动模范”、昆明军区“军转干先进个人”、云南省军区“军转干优秀代表”、云南省“中学高级教师”等奖励。
 
  老年时代
 
  1987年末,涂晋森先生离休回仁怀养老,受聘到育人中学义务教书育人。 “离休归里再出征,不辞风雨育精英。”(《卸甲出征》)他老骥伏枥志犹坚:“扶正祛邪张正义,求真务实启斯文……丹心一片如明镜,不染纤尘照后民。”(《丹心育花》)
 
  三年义务教学任务完成之后,涂晋森先生读起了老年大学,在那里“泼墨挥毫抒壮志,延年益寿助安康。”而且对自此开始的“学业”信心满满:“起笔从头穿铁砚,不教岁月再蹉跎。”(《谈老年大学》)
 
  他重新研习诗词,“深思曾误三餐饭,遣字难能一点通。”(《离休学步》)研习一些时日后,便获得了新的感悟:“青春虽去心犹在,抱负仍存志未沦……枯肠收索求工稳,灵感捕捉那臻珍。”(《学诗健脑》)
 
  在室内活动之余,他又寄情于山川。他故地重游赤水河:“湛湛赤水河,飘飘一叶舟。”(《美酒河放舟》)探赏仁怀古名胜怀阳洞:“最爱仁怀乡土浓,怀阳景色未雕工。”(《端午游怀阳洞》)畅游黄果树瀑布:“谁悲失前路?长流终不停。”(《观黄果树大瀑布》)远赴云南与旧友相聚:“频酙美酒‘状元红’,乐融融,饮千盅。”(《江城子·狮山聚》)
 
  这么看来,涂晋森先生就“心远地自偏”了?一个饱受中华圣哲濡染的人,一个不畏抛头颅洒热血驰骋疆场的中共早期革命战士,能做得到吗?他“少壮常怀济民志,垂暮犹存报国心。”(《八十述怀》)从来就没有停歇过对国计民生的关注,《香港回归》、《航母二首》、《鹧鸪天·讴歌十八大》、《“神十”问天有感》、《汶川地震三首》等诗篇便是明证。
 
  不但要关注国计民生,眼睛还一如既往地“容不得半粒沙子”,看到“不平不顺”,就要诙谐而深刻地砭斥。如《鹧鸪天·乘公交》:“挤进车门勇莫当,前呼后拥甚堂皇。身成板鸭干而扁,只是无人下箸尝……”《哈巴狗》:“眼大善观风察色,嘴阔会拍马吹牛。身长能多捞名利,腿短好屈跪磕头。”
 
  老都老了,为何还这么刚直?这是由他这几十年修炼的秉性和社会良知决定的:“平生傲骨惊魑魅,直至青丝换白头。”(《寻其程·骨其直》)
 
  涂晋森先生已近期颐之年,但他“头发清霜眼尚明”(《不惧老》),知道“暮年总要多寻乐,天天豁达寿自延。”(《好心态》)因而“晚景夕阳胜朝霞”(《夕阳生朝霞》)
 
  祝涂老先生长久地健步在这如朝霞的夕阳晚景之中。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