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且将诗酒醉花前

2018-07-03 16:56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高永践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电话里,我们几乎是同时说:“馋酒了!”
  电话里,我们几乎是同时说:“馋酒了!”
 
  何以解馋?相隔一千多公里,不好办呀!
 
  “我们可以开了视频,你在仁怀喝,我在广东喝嘛!”还是二娃聪明,想出隔空喝酒的妙招来。
 
  二娃姓王名琛,是我的大学同学、室友。二娃貌美、善良、聪慧,歌唱得好、精通多种乐器、又会填词,是个十足的才艺佳人,更是我班很多男同学的梦中情人。
 
  我们上大学那会,流行“四川言子”,我们寝室最喜欢听的一段是《王二娃》。二娃学得最像,恰好她又姓“王”,于是,“二娃”就在不知不觉间将其真名代之。
 
  喝酒要配下酒菜,才有仪式感。喝寡酒总有心绪不佳之嫌,也破坏了气氛。正想着,二娃在电话那边说:“大姨妈,我们分头去炸点花生米来下酒。”
 
  心有灵犀也。
 
  顺便说说“大姨妈”的称谓。我们寝室一共五人,虽各有其性格,也有小矛盾,但并不影响大局。住在一起的时日长了,反倒生出依赖感来,友情渐变成了亲情。
 
  一日,二娃倡议:“日后我们出了学校,虽天各一方,一定也要常联系喔。哎,不如这样,现在就按将来各自的孩子喊叫我们的称呼,分别叫了‘姨妈’,可好?”
 
  大家一致通过,排了顺序就叫开来。我在大,当然就是“大姨妈”了。
 
  很快,我准备好了下酒菜;除了二娃说的花生米,我还炸了核桃仁。记得祖母在世,喝酒时,可以没有花生米,油炸核桃仁是必须有的。
 
  我知道用热油稍稍爆一下的核桃仁比花生米香,用来下酒比花生米好。当然,要是再来一方霉豆腐,更好。
 
  二娃看到我的油炸核桃仁,眼睛亮了:“我真还不知核桃仁可以油炸来下酒哦。大姨妈,你总有让人惊喜的菜菜抖出。”
 
  “是的是的,我还有很多菜菜会让你惊喜不断哦。”会做菜是我最骄傲的事,说出来我一点都不会谦虚的。
 
  一杯酒下肚,牵引出我们的过往。
 
  初秋时节,有月的夜晚,二娃会背了吉他,我拿了啤酒,到第五教学楼前的主席像下,二娃开始她的吉他弹唱,我在一旁小声附和。我们边赏月喝酒,边弹乐曲唱歌。那样的美妙真是青春的好,也是同学情深的好。
 
  那时,二娃弹唱得最多的是琼瑶电视剧里的主题曲:《几度夕阳红》、《问一声那海鸥》、《青青河边草》……动情处,眼泪肆无忌惮地流出来。我们一边流泪一边唱,唱完一曲喝一口酒,然后相视莞尔一笑,年轻的随性被我俩淋漓尽致地消磨着。
 
  一次,我们正在很投入地低吟浅唱时,凭了直觉,我感到主席像背后有人,我慢慢地、轻轻悄悄朝那边挪动身子,直到余光能见到我感觉到的范围——那里确实站立着一个人,穿了黑色的衣服,耷拉着头……我又将身子如是挪到二娃身边,把看到的告诉她。
 
  我们一致认为那一定是个失意之人,不妨先弹唱点悲伤的歌曲,应他的心境。说做就做,二娃开始了悲歌弹唱。一会,我感觉到黑衣人从主席像后面移到了距离我最近的一侧。我又将这一情况第一时间汇报给了二娃,二娃立即开始激越风格的歌,并说:“这样的音乐,会让失意之人在黑暗中看到光明!”
 
  一曲一曲又一曲,我们卖力地弹唱,喝酒时还故意大声说着一些具有光亮的话。半个时辰过去,那个黑衣人动作很大地来到我俩面前,迅速深深鞠一躬,然后快速地离开。我俩赶紧追了他的背影看。见他收腹挺胸,脚步阔健地走着,我俩会心而笑,长长舒了一口气。
 
  回忆到这里,我们在手机屏幕的两边一起说:“喝、喝、喝,为那个有月有歌有酒还有黑衣人的夜晚。”
 
  “哎,大姨妈,你说那个黑衣人会不会也在某个不经意的刹那,想起那个月夜,然后张嘴就来一句:‘主席像下明月夜,女子何处弹吉他?’正如杜牧离开扬州后,因怀想故人韩绰,就借用二十四桥的典故来调侃:‘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那个黑衣人会不会来这么一句,我还真是不知道,因我们根本不能算是他的故人,只不过是路人甲、路人乙而已。但我知道,今晚玉人王一定会吉他弹唱。”
 
  “知我者,大姨妈也。”二娃边说边拿来吉他给我看:“我早准备好了家伙。”
 
  二娃弹唱的还是当年我们熟悉的老歌:琼瑶的、小虎队的、罗大佑的……
 
  一首一杯酒,一曲一回首。隔了手机屏幕,美好的过去隆重而来,山遥水远的故人踏歌而来。世间美事,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啦! 
 
  弹唱累了,也有半分醉意,我们开始说同学。
 
  他的率真她的坦诚;他的少年她的天真;他的远大理想她的日常生活……贵州师范大学八七中文系——有我俩的八七中文系,人数正好是一百零八,才子佳人一大把,浪漫的真情、动人的故事简直要用罐车拉。是啊,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每把光阴,每寸心思,每握情怀,都是诗是画是音乐啊!
 
  最后,我们说到了班上的大才子李俊。
 
  当年的李俊诗已经写得很好,也很有名气,留校任教后开始影视文学创作。
 
  2007年, 24集电视剧《夜郎王》面世,那时,我的家里正经营着一个音像超市,《夜郎王》是我家热推的影碟。
 
  一天,我取了《夜郎王》来看,才知道这部高质量电视剧的第一编剧是李俊。一时间,骄傲劲涌上心头,我对营业员强调,一定要告诉每个买此光碟的人,电视剧的编剧是个大才子,是我的大学同学。
 
  到了2008年冬,《夜郎王》卖到几乎断货。一天,超市的营业员对我说,有买家一次就要10000个光碟。我几乎懵了,这不仅是我家没有遇到过的买卖,就是别家也不曾遇到。再说,任何一个经营音像制品的人去批发货,一次也不敢拿这个数的单品啊。
 
  但营业员说买家要得急,还说可以多加钱。葫芦里到底是何药?后来,我才弄清楚,那个买家是一个酒厂的老板,他注册了一款“夜郎王”酒标,这款酒在春节前要上市,而《夜郎王》正好可以配合他做宣传,推销他的酒。
 
  原来如此。
 
  家里的人想方设法在短时间内给那个酒老板调齐了光碟数。
 
  据说酒老板的营销活动做得很成功,大赚了一笔钱。当然,我也小赚了些银子。
 
  “二娃,你还记得不,2009年夏天你回贵州我们在贵阳聚会时,为这事我还敬了李俊一杯酒哩!”
 
  “记得、记得,怎么不记得。当天李俊也送给在座的每个同学一本他的诗集《五色石》。”
 
  说到《五色石》,我抽身去书架拿了在手,随手翻开来就读,当读到《栀子花》时,我想起我家阳台上的栀子花开得正好,于是忙给二娃看。
 
  “虽闻不到栀子花的香,但看见它开花的样子,也是好啊!”二娃在那头说,然后举杯:“来,喝。不醉不停杯!”
 
  “对,不醉不停杯!”
 
  “人为愁多少年老,花为无愁老少年。年老少年都不管,且将诗酒醉花前。”我们喝着,想起唐伯虎的《老少年》,一齐哈哈大笑,一致认同:“年老少年都不管,且将诗酒醉花前”是一种惬意的人生境界,我们一定努力效仿,无论生活之舟行到哪里,都要活得天真烂漫,与诗酒共了日月,将光亮付与流年……。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