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酒逢千杯知己少

2018-06-13 10:36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高永践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酒逢千杯知己少。
  酒逢千杯知己少。
 
  显然,这句话游戏了文字,把“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惬意、怡然、温暖扫荡殆尽,留下了惨惨的白和刺骨的寒。
 
  喜欢的还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过去、现在、将来,它始终都是有温度、有深情、有暖意的。
 
  距今1274年前,42岁的李白进京碰运气、闯天下。他的到来,令太子的宾客贺知章乐坏了。82岁的贺知章早就耳闻李白的才华,非常喜欢他浪漫高贵的情调。尽管当时的李白只不过是“北漂一族”,但身担要职,声名显赫的贺知章在李白到达长安的第二天,就亲自去到李白住的紫极宫看望他。
 
  李白高兴地呈上自己的近作《蜀道难》。诗作开篇第一句就让贺老拍案叫绝,他迫不及待地读下去,感慨不已:眼前的这位年轻书生,不仅才华出众,而且忧时傲世,气魄胆识过人,“真乃一谪仙人也!”
 
  于是,贺老马上招呼来京城的著名诗人和乐师,为李白接风洗尘。
 
  大家一边喝酒赏乐,一边欣赏李白的《蜀道难》、《乌栖曲》、《长干行》等诗歌,人人都开心极致。
 
  这台酒,从中午喝到下午,又从下午喝到天黑……酒兴正酣的贺老还一个劲地喊酒家:“拿酒来!拿酒来!”
 
  店小二面有难色地告诉贺老:“大人,酒资已经用尽了!”
 
  “好诗在此,怎可无好酒;好友在此,怎可无好酒!”贺老竟然毫不犹豫取下佩带在身上显示官品级别的金龟,交给店小二:“就拿这个去换酒吧!”
 
  金龟换酒,是一代文豪对后起的一代文豪的关爱、赏识和懂得——千杯怎么会多呢?怎么会醉呢?
 
  看过一组关于闺蜜的插画。其中两张插画及其文字让我倍感温暖,简直是让人在无情的世界深情活着的力量。
 
  一张是两个年老的闺蜜躲在桌子地下,端了酒杯,满面堆笑地喝酒聊天,浑身都跳跃着幸福和快乐的元素。这幅画的配文是:“躲起来喝点小酒,一起玩耍,一起唱歌,还要一起嗨皮!”
 
  还有一张,两个老闺蜜端了红酒,坐在树杈上,开心地喝开心地笑:“等我们都老去,你若想喝两杯,我会使出满身的力气告诉你:‘你这个老美女,奉陪到底!’”
 
  我总会在情绪低落的时候,翻出这两张图片反反复复地看啊看啊……我看到了人间的美意,光阴的友善,人情的温暖。
 
  酒,究其本质来说,真是好东西。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多唯美!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如何?”多可爱!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多豪迈!
 
  ……
 
  这些,都是逢了知己,千杯也是少啊!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聪明的人们已经把酒作为一种功能性的道具,推杯换盏之间,喝的是利益,喝的是权利、喝的是功名……醉了,也不知酒的滋味——酒,只是打开名利的钥匙。
 
  这样喝酒,真是辜负了好酒,也辜负了人生。
 
  道理管什么用呢?还得继续辜负下去——“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白岩松说过:“真正好的酒却让我喜欢,那往往是闲来无事或毫无目的之时,亲朋好友间的小酌,没有名头大小排座次,没有利益在酒中,杯中物才润泽了人生。”
 
  这让我想起孟浩然的《过故人庄》来。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推开窗户面对谷场菜园,手举酒杯闲谈庄稼情况——多么自在多么恬静多么淳朴啊!
 
  这里,喝酒是乐趣,是和自己的生命节拍一致的活动,有一种风丽洒然的美。
 
  我还想起爱酒的陶渊明。他归隐后,每有酒便呼朋唤友,一起畅饮。每次,都是他先醉。醉了的他一边抚琴(尽管他不解音律)长啸,一边对大家说:“我醉欲眠,卿可去。”
 
  又率真又狷狂,深得喝酒之乐。
 
  几百年后,陶渊明的知音李白,就他这句微醺的话,秒成一首令人惊叹不已的诗——《山中与幽人对酌》:“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说去说来,还是那句话——“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至于“酒逢千杯知己少”,嘿嘿嘿……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