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卖苕藤

2018-06-13 10:36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李昌福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近段时间,是栽种苕藤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夜雨过后,苕母子地里的苕藤疯长起来。农村人开始忙碌,有的将苕藤割来自家栽种,有的将苕藤背去集市卖给别人栽种。看到这番景象,我便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在农村卖苕藤的情景。
  近段时间,是栽种苕藤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夜雨过后,苕母子地里的苕藤疯长起来。农村人开始忙碌,有的将苕藤割来自家栽种,有的将苕藤背去集市卖给别人栽种。看到这番景象,我便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在农村卖苕藤的情景。
 
  这里说的“苕”是指红苕,学名番薯,又名红薯、甜薯、甘薯等,北方人叫地瓜,许多地方叫红苕。红苕的茎叫做蔓或藤。红苕的栽种是以藤剪成节埋进地里。“苕母子”是指栽在地里长出苕藤割来栽种的红苕块根。
 
  我在农村生活的那个年代,苕藤卖两三分钱一斤,买一双儿童穿的防水桶桶胶鞋需要三元多钱。我们家经济十分困难,父母亲很想给我买一双防水胶鞋。早在栽种红苕母子的时候,父母就说,等苕藤长出来后,第一茬自家先不割来栽种,等有了下雨的好天气,割下苕藤背去集市卖后给我买一双防水桶桶胶鞋。我高兴极了。苕母子栽下后,我天天盼望着苕藤赶快长出来;苕藤长出可以割后,我天天盼望着老天爷下一场大雨。
 
  好不容易盼到栽种苕藤的落雨天到来。母亲非常高兴地走到我的床前:“二娃,赶快起来,跟你爸去割苕藤,今天是个好天气,苕藤可以卖三分钱一斤的好价钱。”听到这话,我一骨碌翻身爬了起来,同父亲一道,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去地里每人割回一大背篼苕藤。用秤一称,父亲那背篼苕藤刚好100斤,可卖三元钱,够我买一双鞋。我的那背篼苕藤有50多斤,可卖一元五角钱,够我的书本学杂费。我那时才十一二岁,50多斤的重量足够我背了。
 
  吃过早饭,我与父亲冒雨背着苕藤出发,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集市。举目一看,卖苕藤的人真多,莫非他们也等着钱用?我们找个地方放下苕藤,等待买主前来。过了一会儿,一位买主来问价:“多少钱一斤?”父亲回答:“三分。”“两分,我上一个赶场天买的都是两分。”“两分不卖。上一个赶场天是晴天,今天是雨天,雨天的苕藤肯定比晴天贵。”“二分五怎么样?”“不卖,我的苕藤是山东苕,粗细均匀,我的一斤苕藤比别人的一斤苕藤栽种的窝数要多。”父亲坚持不卖,并说出不卖理由。“不卖算了,那你就背回去自家栽种吧。”
 
  望着扬长而去的买主,我心想,这家伙的心也够黑的,看见卖苕藤的人多,就故意压价。今天是雨天,我家苕藤这么好,完全能值三分钱一斤噻。又过了一会儿,先后有几个买主前来问价,他们最多也只出二分五一斤。父亲仍然坚持不卖,并说出同样的不卖理由。
 
  天上的雨渐渐小了停了,阳光从云缝中洒了下来。不少卖苕藤的人开始降价,以二分五一斤出卖。阳光渐渐强了起来,苕藤晒得有些蔫了。我和父亲费力将苕藤挪到树荫下。看到许多人卖完苕藤陆续离开集市,我对父亲说:“爸,我们也降价卖了吧。”“不慌,如果二分五一斤卖了,不够给你买防水桶桶胶鞋的钱哩。”看得出来,父亲口里说不慌,其实心里也有一些着急。
 
  太阳越来越大,身上的汗水慢慢地渗了出来,我们用遮雨的斗笠搧着凉风。快到中午了,卖苕藤的人越来越少,我十分着急:“爸,我们降价卖了吧,不然,苕藤要被晒干的。”“不慌,等会儿有人开车来收购苕藤的。”果然,没过多久,一辆手扶式拖拉机开来集市,车上挂着一块牌子:收购苕藤,每斤二分。完了,收购苕藤的车倒是来了,苕藤的价格却被煞死了。父亲急忙走过去:“老板,你们是不是把三字写成二字了?”“没有错,就是二分钱一斤。这么大的太阳天,苕藤栽在地里不用草遮上会被晒死的,哪个会出三分钱一斤哟。”“刚才二分五我们都没有卖,现在二分更不卖。”“不卖拉倒,你就背回去自己栽种吧。”
 
  我想起来有些后悔,刚才二分五一斤应该卖掉。等了半天,现在只能卖二分一斤。我劝父亲降价卖掉算了,买鞋钱不够就暂时不买。一向执着坚强的父亲,这时却是一脸的无奈和不服。他横下心对我说:“不卖!这些老板太黑了,想中午来煞价买便宜货,没门!我们背回去自己栽种。”说完这话,我和父亲用蓑衣遮盖着苕藤,头顶着火辣辣的太阳,饿着肚子,背着苕藤,向十多里远的老家走去。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