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奢香与奢禄肇考述——奢香兄长葬仁怀(下)

2018-06-01 17:40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刘一鸣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洪武四年(1371)奢禄肇率众先归服明王朝。当时赤水河流域大小土司夹在元梁王势力间对拥护谁的问题摇摆不定。
  洪武四年(1371)奢禄肇率众先归服明王朝。当时赤水河流域大小土司夹在元梁王势力间对拥护谁的问题摇摆不定。汤和傅友德初招降禄肇后是否面授机宜假洪武帝命其为“宣谕使”在赤水河流域各土司中宣传“华夷一家”、“一视同仁”的民族政策,讫今天史料佐证,但可从相关史实推定禄肇就是奢宣谕!
 
  洪武帝对拥兵二十八万据有云南及影响周边的元梁王巴扎刺瓦尔密采取“攻抚兼施”策略。一面在湖广西南部和川南屯聚重兵做武力攻取准备,一面派人晓谕其投降以达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于洪武五年(1372)派翰林院侍诏王祎去云南“谕以奉版图、归职方”被梁王拘杀,八年(1375)又派湖广行省参政吴云往谕劝降也被杀害。
 
  洪武十四年(1381)秋朱元璋下令傅友德、蓝云、沐英帅师征云南。征滇明军川南傅友德部得到奢禄肇支持配合、湖广一路得到贵州宣慰使霭翠与夫人奢香的配合。禄肇除配合永宁卫都指挥使杨广修永宁城,还积极宣谕说服九丝蛮、都蛮等部族政权弃元拥明,洪武六年(1373)筠连州编张等反叛,成都卫指挥袁洪率永宁土司兵讨平之,筠连由州降县属钦州,另其地土人编为九姓氏官司,朝廷将九姓长官司(今四川兴文县古宋一带)归禄肇管辖。洪武七年(1374)冬月下旬,朝廷奖励禄肇在宣谕赤水河流域大小土司归顺功绩,朱元璋攻永宁等处军民安抚司为宣抚司,将禄肇正六品秩位升为秩正三品(参见《洪武实录》卷94第6页)。
 
  洪武十六年(1380)又将四川叙州府筠连、珙县、庆符三县划归其管辖。次年(1381)又将唐朝坝长官司(今贵州习水县赤水河西岸与四川古蔺县相邻的醒民、同民等乡镇旧称陶朝坝)划隶永宁宣抚司管辖。扯勒部族政权出现鼎盛局面。
 
  奢禄肇与奢香一样“乐慕圣化”,积极拥护朱元璋消灭梁王巴扎刺瓦尔密的统一行动。朱元璋1382年七月派使臣传谕征南将军颖川侯付友德、左副将军永昌侯蓝玉、右副将军西平侯沐英说:“近得报,知云南守御诸军馈饷不足……自永宁以南至七星关、中为一卫,令禄照(肇)、羿子等蛮给之。”禄照1383年10月和1384年5月两次贡马,1385年2月禄照遣弟阿居晋谒明太祖诉苦说:“七年以来岁赋,马匹皆已输足,惟粮不能如数,缘大军南征、蛮夷惊窜、耕种失时,加以兵后疫疠、死亡多,故输纳不及上命蠲之”(《太祖洪武实录》)卷17第2页)。
 
  洪武二十年(1387)命普定侯陈恒、靖宁侯叶升屯田定边、姚安及永宁、毕节诸卫(余达夫按:永宁卫、系剪永宁宣抚司沿驿站数十里之地为屯堡,毕节卫、东剪永宁宣抚司地、南剪水西宣慰司地、北剪芒部土府地、西剪乌撒军民府地、沿路各数十里,即今军屯各堡地也)。是年七月洪武帝命户部安排从四川永宁至云南,“每驿储米二百五十石,以给谪戌云南者”。
 
  洪武二十一年(1388)二月普定侯陈桓、靖宁侯叶升等奏报禄肇堡成,帝命“卑予禄肇权驻”(参见《明实录·洪武实录》卷88第6页)。永宁等地明军拥入过多、粮饷供应困难,当年八月下旬,鉴于永宁宣抚司彝、苗、羿各族百姓负担太重,帝命“户部运钞七十五万七千四百锭往四川永宁宣抚司,赐普定侯陈桓等所统征南军七十二万九千三百九十七人及乌撒卫军士五千三百余人。”(《太祖洪武实录》卷193第1页)。
 
  洪武二十三年闰四月,辰州卫指挥佥事王琮往云南……,留戌赤水,而禄肇余蛮复寇穿心堡,王宗领兵追杀之,筑摩凡堡。至是城赤水,诏琮佥赤水卫事。(《洪武实录》卷201第6页)。
 
  二十一年(1388)禄肇坐事被逮入京,因子奢摄、奢智(又译世、尚)均在京城太学读书,宣慰使职由妾奢尾代行,她坚持拥护明太祖,洪武二十五年(1392)二月亲赴京城“贡马。诏赐文绮、钞锭”。朝廷对禄肇按彝人传统法以金银抵罪后释放,肇于归途因病去逝。奢尾代行宣抚使职事。
 
  洪武二十六年正月(1393)与贵州宣慰使安的一道进京贡方物,晋谒朱元璋要求恩准禄照(肇)子阿摄袭父职,洪武帝应允了。同年冬月初九,西平侯沐春奏报“永宁宣抚司招徕土官禄肇所部蛮民四百六十五户,诛其逆命者七十余人。初,蛮民作乱,官军进讨,既降复遁,数为边患。至是始平”。次年九月洪武帝下令“免四川永宁宣抚司积年无征税粮三百三十余石”。
 
  洪武三十年(1397)朝廷批准设立四川永宁宣抚司九姓长官司儒学。阿摄去逝后,子年幼、由妻奢书代行宣抚使职,奢智(女译世、尚)辅政。(口碑传说,奢智官庄在今四川省古蔺县石宝镇长坪村佘坪)。永乐五年十月(1407)“永宁宣抚司故土官阿摄妻奢书等来朝,赏马,赐之钞币”。次年(1408)“革四川赤水宣抚司经历司。”“明成祖永乐八年(1410)奢书报经朝廷批准设四川永宁宣抚司医学、阴阳学(堪舆)、僧纲司。”
 
  永乐八年(1414)奢书派人贡水西马。明仁宗朱高炽洪熙元年(1425)四月初六“四川永宁宣抚司土官奢书等各遣人贡马,赐钞布有差。”明宣宗朱瞻基宣德四年(1430)至到宣德九年(1434)十二月,奢书先后遣梅受、黄恕等贡马。她推行儒学、主持设立了永宁宣抚司儒学,初时训导一职由朝廷派流官担任、因语言不通影响教学,宣德九年(1434)她上奏说:“本司儒学生员,俱土潦夷人,朝廷所授教授语言不通,难以训诲,源(李源)资质敦厚、文学颇晓,乞如云南鹤庆军民府儒学事例,授源教授主诲诸生,庶有成就”。上从其言,故命之。”
 
  这些史料说明:奢书从1407——1434年在永宁掌政三十年左右,是永宁最鼎盛的时期,因《续遵义府志》卷七·古迹三·塚墓有:“明奢宣谕墓,在仁怀县南一百三十里之排搂,墓碑缺其半,仅‘孝男奢书’四字。墓前石狮一对,高八尺,石坊已圮,仅存石柱,基石四片,厚尺余,镕铁铸其外,土人以铁坟呼之,亦谓之奢宣谕墓。《续遵义府志》是民国年间贵州周恭寿主修,杨恩元、赵恺纂,民国廿五年(1936)遵义刻印本。参加编修的仁怀县人王彝久家就在“奢宣谕”墓后黄泥田地方。写进《续府志》材料必定是王彝久考察的结果。王与怀南名士赵敦彝有唱和诗咏此墓:
 
  赵诗题为“过奢崇墓”。其一云:“霸气百年此夜台,蓬蒿满目意徘徊。墓门狮象围秋草,碣上龙纹化劫雷(碣面惟识奢书,奢尚数字,余皆剥蚀)。黔蜀雄图斯埠在,铁锹残剥只余灰(以铁水凝之,呼为铁锹坟)。英雄千载同车辙,吊罢残阳酒一杯。”其二云:“王图霸业付沧桑,荒垒愀然吊夕阳。秋减黄花无艳色(墓前为黄花岭)怨留青水添恨长(墓侧为青菜河)。松楸护遍残碑碣,乌鹊巢阴意转凉。成败英雄千古定,英雄落魄总愁肠”(参见《仁怀历代诗钞》龙先绪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版P333)。赵诗将奢宣谕墓误为奢崇明墓来吟咏,误导了不少文士!王彝久读赵诗后吟成“和赵敦彝《过奢王墓》二首,其一云:“王业开端渭钓台,后人吟咏每低徊,运筹帷幄惊神鬼,决战沙场速电雷。蠢尔蔺酋扬霸熖,敢同明将弄残灰。至今惟剩荒茔在,吊奠谁来酌玉杯?”其二云:“作福作威虐桑梓,明师征讨出衡阳。挡车螂臂形偕碎,叛国酋头运不长。蔺草含香偏惹臭,黔江蕴暖反生凉。覆宗灭嗣留荒冢,抱恨千秋枉断肠?”王诗也把奢崇明反明史事与奢宣谕墓联系吟咏,但王彝久没肯定此处为奢崇明墓,故将和赵诗题改为“奢王墓。”
 
  “宣谕”一词为官名。据徐连达《中国历代官制大辞典》“宣谕使”条说奉使宣谕之官初置于唐。《册府元龟》“509邦计部、鬻爵赎罪”条云:“唐肃宋至德二年(757)七月,宣谕使,侍御使郑叔清奏:承前诸使下召纳载物多给空名告身。”《唐大诏令集115条—遣郑叔清往江淮宣慰制》云:“度支郎中郑叔清……以本官兼御使充江淮东西道宣谕使。”南宋绍兴元年(1131)以秘书少监傅松年为淮南东路宣谕使,次年分遣御使五人宣谕东南各路。其后职权渐重,由招抚流散、按察官吏到节制军马。
 
  绍兴三十二年(1162)虞允文、王之望相继出任川陕宣谕使,皆按军政,地位仅次于宣抚使。贵大历史学院田玉隆先生《贵州土司史》解释说:“唐宋设置的宣慰(谕)使、宣抚使(包括副使)招讨使、安抚使等,名位极高职权很大,掌管军民政务,都为要员充任……入元……都变为常设机构。……各位职权都没有唐宋的大,也不一定为要员重臣才得充任,少数民族的渠帅也可充任”(《贵州土司史》贵人版P307)。但“宣谕”这一官称,在《西南彝志》、《黔西州志》、《毕节余氏宗谱》、《叙永直隶厅志》、《叙永永宁厅县合志》、《黔西州志》、《毕节县志》、《赤水备考全志》、《明实录》、《贵州通志·土司志》、《四川通志土司志》等史籍史均查不出永宁奢氏何人任过“宣谕使”。但将该墓定为奢崇明墓是于史实不合的。
 
  奢崇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在奢效忠死后十多年的继承纷争中以奢世统养子、奢效忠侄儿身份得袭宣抚使。他素怀异志广揽人才,休养生息,据有平播时占领的今贵州境内地瓮坪,绩麻山、李博丫、后山、黎明、九仓当地,且支持儿子奢寅与贵州宣慰司奢社辉事以西、二乃两里之地。明廷忙于与崛起于东北的后全满族政权争斗无暇顾及西南,天启六年(1621)在四川白莲教首刘选清、遵义府失意生员何若海鼓动下、利用援辽元机会派二万兵于重庆杀巡抚徐可求等二十余员抚道官员起事,占重庆、泸州、遵义,围成都一百零二日,只有奢寅异母弟奢震反对,苦谏无果便抱宗器更名余化龙遁居今鸡鸣三省的水潦,奢寅与奢辰都领兵反乱。在朱燮元等指挥明军和拥明土司军反击下,天启三年(1623)奢军由主动转为被动,五月明军攻下奢氏千年老巢蔺州,犁庭扫穴、毁其祖坟,崇明父子逃往水西龙场坝与安邦彦反明势力合作,准备反攻收复“失地”。七月明军在李仙品、刘可训、郑朝栋、李维新、侯良柱等统领下分路于七月十七奇袭龙场坝,奢崇明率三营兵突围走姚家坪,奢寅率三营逃扎石灰坡凭险据守,朱燮元令李维新设计于天启四年(1624)正月廿九计杀奢寅并瓦解其部。
 
  安邦彦天启二年(1622)二月起攻下毕节卫、进围贵州296天,使十万户省城仅剩八百余人幸存。新任巡抚王三善率兵解围并追邦彦至大方,天启四年(1624)邦彦围余杀王三善及总兵马炯等百余官员,势复振,水蔺联合,奢崇明称“大梁王”、邦彦号“四裔长老”于崇祯二年(1629)八月兴兵十万北进,攻占永宁卫,于叙永五峰桃红坝被四川总号侯良柱、贵州总兵许成名夹击歼灭,崇明、邦彦均授首(一说崇明未死,被斩杀者系替身)。后安位投降,奢安乱平。奢辰逃往镇雄陇应祥处,后更名余保寿潜回龙场坝卧泯河隐居。余宏模著《赤水河畔扯勒彝》也说“奢氏族人改姓杨、苏、李、张、禄等姓逃匿于云、贵、川各地隐匿”明军在永宁改土归流将内四里划归有功将士屯扎耕种,外四里归投降夷目屯种,另在各军事要地还设隘驻军威摄。即或奢崇明是逃逸隐藏老死,奢震、奢辰是不敢在九仓三星坝大兴出木,为朝廷钦犯修建壮阔陵墓的。因九仓五十里处是重要军镇黎门镇,龙井和九仓都有隘官驻防的。
 
  据清乾降七年(1742)出任赤水河分县知事的湖南平江进士张志和撰《赤水备考全志》“名胜考·古墓”条载:“奢王坟,城西四十里,相传穴内有灯,如遇土人窥探,风雨立作。后建东岳庙于上以镇之。”这是距奢崇明死后不足百年关于其葬地的明确记载。因奢震未受朝廷打压、安葬其父是情理中事。东岳庙遣址在今叙永赤水河镇与水潦彝族自治乡政府之间的海坝。由此可见,奢宣渝墓不是梁王墓。
 
  有人提出九仓奢宣谕墓不可能是奢禄肇的。我建议其考察明代永宁土司史料与遗迹除禄肇外,执政时间长或影响大的有阿聂妻奢书、执政三十余年,另就是奢贵、成化年间参与程信率兵镇历压山都掌大坝等寨蛮叛后,总都尚书程信于四年(1468)奏闻“‘永宁宣抚奢贵开通运道、擒获贼首,宜降玺书奖之’,帝从之。”奢贵业绩是不能与奢禄肇比拟的。再一位是奢书影响大,执政时长但奢宣谕墓有她的孝名,证明此墓主不是她的。最后一位是奢效忠,他参加平都掌蛮叛有功被朝廷褒奖,但在成化未年袭职后,于隆庆中(1567——1572)到万历五年(1577)与水西安国亨互相仇杀十多年,赤水河上游两岸是他们交战之区,奢氏不可能在战乱之区修建壮丽坟墓。
 
  综上所述,只有奢禄肇是永宁土司中曾任宣慰使,明朝皇帝最器重的首领。他在朱元璋征滇过程中劝谕水西及大小土司归顺立功,所以从一六品长官司长官晋秩三级为宣抚司长官(正三品)、后加宣慰使,虽坐事被逮至京,但朱元璋仍按彝人法以交纳金银赎罪而受值还,归乡途中病故,葬九仓是情理中事。另“宣谕墓“在民国年间铁坟尚存,残碑上有”孝男奢书”等残字,是合写还是分写不详,奢书是奢摄之妻,她与丈夫主持修壮丽的宣谕墓是合情合理的。当地口碑史料说:宣谕墓从官塘岩下有遂洞,枯水时有洞吉显走一百多米再往上折行百米有室。一李姓老者说他小时与两男孩打电筒进入后找到两个细瓷酒壶。地表建筑从河边起有十三座碑坊、一百多级石阶(今巨石长两米,厚一尺五,宽两尺尚残存)拾级而上至墓门前,台阶左边有大四合天井房子(传为经历司旧址)。墓前有狮象等镇墓兽。毁于何时不知道。铁坟是共和国大炼钢铁的1959年挖毁的,坟内什么都没得。此为笔者与仁怀市政协副主席杨应道、文史委主任龙先绪多次调研所得)。
 
  由上分析,我可肯定地说:奢宣谕墓主是奢禄肇。奢香兄长葬仁怀九仓。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