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苦童县长

2018-05-11 22:5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刘星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今年春节后,接到刘潮涌大哥电话,说要送我他出版的新作《苦童·县长》。放下电话,立即托爱人王小容前去他家取书。
  今年春节后,接到刘潮涌大哥电话,说要送我他出版的新作《苦童·县长》。放下电话,立即托爱人王小容前去他家取书。
 
  县长大哥年长我二十岁,同住过茅台镇的河滨街朱旺沱附近,相距不过一百余米。在我5岁时,母亲所经营的副食品商店曾在潮涌大哥家门口摆过摊子,销售糖食果品。年幼的兄弟俩跟在母亲后面跳来跳去,时常早出晚归。
 
  刘大哥家住的是茅草盖顶的木板房,有木质楼层(后改为瓦房),家庭人口多,但相处和睦,其乐融融。大哥家嫂子姓郭,在家排行老二,以下七个弟妹均称她为二姐。二姐在学校教书,说话轻言细语,平易近人。大哥父亲是泥瓦匠,母亲在饭店上班。大哥全家十多口人的生活虽十分拮据,但全家在精神层面上却过得有滋有味,井井有条。平时,我直呼他“大哥”,他欣然应答。
 
  工作上,我没有为大哥直接“服务”过,但有两件事使我至今难忘。一是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时,他是县长负总责,负责培训骨干业务学习。我聆听过他的报告,以点带面,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统计环节,数据十分精准,心生敬佩;二是我有一个嫡表亲,在极左路线时期因为生孩子超假丢了工作,在落实政策时查不到依据。她上访了有关部门,跑了很多次均被接待人以查不到依据而拒之门外。眼看落实政策期限将到期,她直接上访找到了刘县长。刘县长看了申请材料后批示,请档案局查实。在档案里果然查到了原始档案依据,嫡表亲落实了政策,恢复了工作。几年前,嫡表亲还向我谈起过此事,多亏了老县长大哥的责任心,对一介市民“小事”的细心过问。
 
  大哥在仁怀县委宣传部、县委办公室、县政协办公室工作过。1983年年末至1987年末,任仁怀县县长,是最先当上“县老爷”的茅台本土干部。正如黄先荣在《苦童县长》序中所言,我的这位街坊老哥一生一世的坚守和奋斗,虽登人生之巅,却又几多回旋。人都是逼出来的,“苦童”成为县长,正是人的无尽潜能的写照。在街坊老哥的身边涌现了企业正厅级干部刘自力、副厅级干部谭绍利,行政部门厅级干部黄先明、陈晓红,处级干部黄先荣、陈连刚,宋邦桂、邓玉芬、赵耀、杨宗琪、邓小彬等,这些都是茅台朱旺沱旁边土生土长的优秀人才。
 
  六十余万字的《牛洪和郭芳》和三十余万字的《苦童·县长》,呕心沥血的回忆,大哥耗费了多少心血与精力才得以完成。好在有晚辈们的大力支持,笔耕不辍胜当年,耄耄之年映余辉。可亲可敬,苦童县长刘潮涌!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