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贫家庭与富书缘

2018-03-27 21:56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程勇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八三年夏天,我正读初二。星期一早上上课的大钟声一响,语文老师便走上讲台,他没有按往常一样叫我们打开书本,而是念自己刚刚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散文。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唯美的文字,听得我入了迷。自此,我喜欢上了读书。
  八三年夏天,我正读初二。星期一早上上课的大钟声一响,语文老师便走上讲台,他没有按往常一样叫我们打开书本,而是念自己刚刚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散文。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唯美的文字,听得我入了迷。自此,我喜欢上了读书。
 
  我家住在黔北一大山里。那时家庭条件不好,没有钱买课外书读。每天放学后,我就把书本拿来反复读。父母劳作了一天,早早上床休息了。我想读书,但不能点煤油灯。煤油是靠定量供应,父母舍不得浪费。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将别人丢掉的废电池一节节积累起来,将废弃的电筒外壳缝接上,旧电池放一段时间后,重新安上,会发出一点微弱的光。我就这样每天晚上在被子里偷偷的看书。我的作文成绩因此得到很大的提高。每次作文后,老师都会在班上表扬我,偶尔也会叫我上台讲一讲写作心得。
 
  高中二年级时,由于家里实在交不上书学费,我便辍学了。期间,我到遵义城里叔叔家去玩了一段时间。叔叔问我怎么不读书了,学习成绩这么好。我说家里交不起学费,就放弃了,想来城里打工挣钱,等挣了钱再去上学。叔叔也是一个人拿工资,供养仨姐弟上学,他也无力分身。
 
  人年轻,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玩了一段时间,我返回家里。父亲觉得我这样闲着不是个事。正好那时是报名当兵的季节,他便跑到武装部给我报了名。十一月,我穿上了军装,走向军营。
 
  自穿上军装起,我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在部队里成长。刚入伍,训练很苦。但无论再苦,我也抽时间看书。部队里有许多杂志和报刊,每天课外活动间隙,我都把报纸或杂志看个通透。而且每看到好文章,我都剪辑下来,放在笔记本里用胶水粘着。日积月累,我的学习进步很明显。连队每次出黑板报,指导员都叫我写文章。我也把训练的心得写上去。团部每周出一份简刊,我积极投稿,诗歌屡屡被选用上。战友们都十分的羡慕我。
 
  连长、指导员看我各方面条件都较好,选我为连队通信员。要知道,那时当兵,如果被选上通信员什么的,意味着有机会入党、学技术。可一周后,我向连长指导员提出我不想干了。他们很惊讶,问我为何?我说我要像你们一样,当干部,穿“四个兜”的衣服。他们笑了,说程勇是好样的。
 
  此后,我学习更加努力。但这样的学习也只是增加知识点,而真正要考上军校,一定要学习课本知识。我叫父亲将我的书本全部寄来,在不落下训练的同时,利用业余时间系统学。说来也怪,过去许多不曾开窍的课题,在经历岁月的磨练后,自然就解开了。
 
  当兵第三年的夏天,正值报考军校,我积极报名和备考。文化考试前,都要经过严格的军事体能考试,我的军事考试成绩名列第一,免去文化考试这一关,被直接保送上军校。
 
  在奔赴梦寐以求的理想驿站时,是知识的能量助推我迈向坎坷的临界点,最终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特别珍惜这个上学的机会。面对书海种类繁多,琳琅满目,我有选择、讲方法地学习:系统学哲学,重点学专业,辅助听报告,业余学文学,注重学中补短板、学中求突破、学中有所为。我的毕业论文还被选为学校学报存档,以供后续学员参考学习。
 
  毕业后,我分配到西藏某部队服役。我将学到的书本知识,用在带兵训练上,每每都是全团的标杆。在带好部队的同时,我利用业余时间写了许多军事论文,诗歌,散文,分别发表在不同的刊物上。由于档案年龄超岁,我干到团职干部并于2010年自主择业。
 
  下地方的这些年,也为世俗的生活不停的奔波。按理,混到这样的职务,拿西藏不俗的工资,可以心安平静地生活了。但书对于我,像一根绳子牵着我魂魄。我不停的购书读书,不停的写作。在《诗刊》《散文先刊》《海外文摘》《前卫文学》《云南日报》等刊物上发表数篇作品。现在出门,尽量带上一本书。我知道时间于我太重要了,过去因忙工作忙生活,浪费掉了大把的光阴。如今再这样去挥霍光阴,相当于慢性自杀。

  尽管现在公众号像竹笋般遍地开花,链接文章满满的袭来,想读也读不完。但我还是非常喜欢油墨香味的纸质书页。我对读书有太多的感慨,太多的依恋。感谢生活赐予我读书与文学结缘的机会,感谢生命中那些美好的文字、美好的情愫。
  
  伴随着春天的到来,将更加散发出幽幽的清香。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