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怀念儿时的“年”

2018-02-28 16:31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刘永胜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小时候,快过年了,会跟着父亲准备祭祖烧的冥纸,香烛。年三十看父亲很神圣很虔诚地在祭祖案桌前磕头烧香,然后吃丰盛的年夜饭。
  小时候,快过年了,会跟着父亲准备祭祖烧的冥纸,香烛。年三十看父亲很神圣很虔诚地在祭祖案桌前磕头烧香,然后吃丰盛的年夜饭。
 
  晚上跟父亲去祖辈坟墓前烧香点烛,看满山烛火如荧荧繁星,既神秘又温馨。夜里不看央视春晚,而是一家人玩纸牌守年夜。临近夜里12点,母亲就准备初一早上吃的汤包,这个汤包就是糯米做的汤圆,母亲会在汤圆里包上红糖,还会在其中的汤圆里包上些硬币。凌晨十二点到来,父亲就摸黑去井里打来井水煮汤圆,说这个时段打来的井水最吉利。第一锅汤圆是用来祭祖的。等到祭祖的仪式举行好了,才煮来我们吃的汤圆。这时候整个村庄到处是鸣放鞭炮的声音,在劈劈啪啪的爆竹声里我们开始吃汤圆,都对吃到包了硬币的汤圆充满期待。吃了汤圆,母亲和大姐妹妹去睡了,我和父亲打着手电去泼水饭。泼水饭就是把祭祖时摆在供桌上的饭食汇到一起,用水泡了端到野外泼出去,这样逝去的先祖们就能享用了。
 
  初一早上,我会很早醒来,最兴奋不已的事情是到各家各户门口的爆竹碎屑里找没有爆炸的鞭炮。小伙伴们都出来了,像寻宝一样仔细地在鞭炮碎屑里翻找着。然后就是把找来的鞭炮一个个鸣放,我们一只手捂着耳朵另一只手颤抖着用香头去点鞭炮,非常刺激。放了鞭炮就跟着大人们去庙里烧香,去看苗子(苗族)的春节踩山祭祀,看祭祀时苗子穿的花裙子,看苗子吹芦笙和跳舞。
 
  从初一晚上开始就去追扮花灯的队伍,看扮花灯的挨家挨户演花灯戏。于是,满山坳都是花灯锣鼓声。我最爱看花灯戏里男扮女装的花旦,瞅着他,想他的大辫子怎么固定在头上的呢,他怎么比女的还那么像女的那么漂亮呢。大人们看花灯戏总是奇怪地笑着起哄。最好看的是生旦花旦打钱杆儿,就是把中间有方孔的铜钱串在竹竿上,挥打起来就会发出悦耳的声音。生旦花旦就会随着这声音唱起来,对着跳起来。生旦唱跳时会故意去摸花旦的圆屁股,大人们就哄笑,我们就在哄笑的大人们间钻来钻去。花灯跳到最后要说些祝福话,然后就会打着锣鼓去下一家。长长的花灯队伍像一条灯龙,蜿蜒在乡间小路。除了花灯,还有龙灯,狮灯。初一到初七天天热闹非凡。
 
  当然,小伙伴们最刺激的游戏就是组织几十个人拿着手电或打着干柏树皮做的火把去钻溶洞。溶洞里漆黑一团,借着火光可以看到奇形怪状的钟乳石,钟乳石上嘀嗒着晶莹剔透的水珠。我们会用铁锤敲打些钟乳石回家做摆设。那溶洞是通的,从一个洞口可以通到另一个洞口。但通道狭窄难行,且阴森恐怖,洞顶石穹上还有翻飞的瞪着红眼珠子的蝙蝠,所以就成了每年春节里我们最爱的活动。
 
  如今人到中年,回到家看到小孩子们都围在电视前看动画片,满地鞭炮没人捡拾,也没有了花灯龙灯队伍,家家户户不时传出洗麻将的哗哗声,小时候浓浓的纯朴的“年”不见了踪影,让人无比的怀念!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