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流水 烟花 圆月

2018-02-28 16:30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张凌云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绚丽的烟花升腾在夜空,绽放出美丽的红黄蓝绿紫等各种色彩,给黑色的背景划下炫目的弧线,地平线上跃动着一片欢乐祥和的景象。
  绚丽的烟花升腾在夜空,绽放出美丽的红黄蓝绿紫等各种色彩,给黑色的背景划下炫目的弧线,地平线上跃动着一片欢乐祥和的景象。噼啪声、呼啸声、叫喊声交织一起,冷清的湖面瞬时生动起来,烟光缭绕间,天空变成了淡红色,那烟花还在不停地向上迸发,仿佛要击穿这无尽的夜空,还乾坤一个朗朗世界。
 
  这是我经历过的几次元宵场景。随着那一声呼啸的响起,心情开始被激活,一波一波地跟着烟花荡漾起伏,所有的感观都凝聚到那忽而璀璨,忽而暗淡的烟光之中,就像越积越高的蓄水池,当憧憬达到了某个顶点时,被开了一道闸口,瀑布飞泄而下,最终平复为一潭静水,其上映照着粼粼月光。
 
  流水、烟花、圆月就有着这样奇妙的组合。烟花无论多么美丽,盛开都是短暂的,既没有“万古长空,一朝风月”的邃远,也没有“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博大,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它的钟爱。某种意义上,烟花就是自己的象征,大地之上,穹宇之下,人们需要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一样的绽放,烟花如同一场浓缩的生命之旅,来自于尘土,复归于尘土,往返于生生不息的天地人寰。
 
  流水的意义同样曼妙。夜色中,看不清暗黑的波涛,我却宁愿将其想象成烟花的化身,那些飘散的烟花融进湖水,随水流淌到四面八方。聚拢的人群都已散去,四周渐渐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从未发生,但是,因为一幕视觉的盛宴,一种看不见的元素迅速扩散,所有的静物似乎都沉浸在快乐的氛围之中。是的,所有大地上的存在,无论有生命的,无生命的,它们同样渴盼天空,渴盼高远,需要一场内心的狂欢和激情的释放。即便狂欢早已结束,这种静穆的、徐缓的快乐却更持久,它将穿越黑夜白昼,穿越云露雨霜,在时空的某个记忆之点长久停留。
 
  还有月亮,当然少不了这位主角。“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与流水相比,月亮更是永恒的,它俯瞰着大地,始终面带微笑,用慈祥的目光和温暖的触手抚爱着人间。当人们忘情于一场烟花火的升腾时,那轮圆月也知趣地躲进云层,甘做配角,而当繁华落尽,热闹收场时,月亮就及时拨开云层,还大地一片皎皎世界。正感失落的人们不禁恍然,烟花是散了,但是,清风还在,明月还在,只有亘古不变的月亮母亲,才能带来那涓涓如流始终如一的关爱。
 
  闻一多先生评价春江花月夜,说在神奇的永恒前面,体现的是更敻绝的宇宙意识,一个更深沉更寥廓更宁静的境界,的确妙极。而我要说,流水、烟花、圆月这样的蕴藏,同样有着更神秘更渊默的微笑,所不同的是,由于烟花的神来一笔,原本沉静的水月,包括春夜画面变得生动跳跃,那突然迸发的惊艳一次次冲向高空再到恢复平静,体现的正是大开大阖的宇宙人生。
 
  是的,平常的日子里,我愿意安静地面对一个人的夜空,想象烟花绽放的盛况。噼啪声、呼啸声再次响起来了,无数灿烂的花朵此起彼伏,它们在时光的轨迹上不停跳动,走过春秋,走过冬夏,走过每一个开心或者艰难的日子,驱走黑暗和迷途,却映照出前方要走的路。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