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乡场

2018-01-31 10:11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安元奎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约定俗成,乡场五天为期。相邻的几个乡场,场期一定是错开的。以阴历为准,甲地赶一六,乙处赶二七,丙地三八,丁场就是四九。这便于小商小贩们一路赶“转转场”,客观上有利于商品的流通。
  约定俗成,乡场五天为期。相邻的几个乡场,场期一定是错开的。以阴历为准,甲地赶一六,乙处赶二七,丙地三八,丁场就是四九。这便于小商小贩们一路赶“转转场”,客观上有利于商品的流通。
 
  从年初的第一个开年场,到年尾的最后一个“封印场”,春夏秋冬里,只要地球还在转动,恐怕乡场就会这么一直赶下去。
 
  乡场多大?很多地方是一条独街,街口的这头垒灶煮牛肉汤锅,那头闻得到烟味;街面多宽?最窄处,老式的长竹烟杆可以伸到街对面屋檐下去借火。一个乡场能成气候并百年不衰,主要不是靠街面的宽窄,而是倚仗旺盛的人气,靠它所辐射的许多村庄来支撑,“乡脚”要宽。
 
  如果给乡场划分段落,可分为上下两个半场。商品流通,是乡场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乡场必不可少的显性形式。乡场的上半场,基本上是在体现这一功能。每个场天一大早,街上的店家就打开了铺面,小商小贩们也已赶到,将借来的门板或木枋搭成小摊。而有的干脆在地上铺张塑膜,一个摊位就草创而成。这时候的乡场像一个已经布置就绪的露天舞台,只等赶场的角色们粉墨登场了。
 
  十一二点钟,才差不多齐场。四面八方的小路上,赶场的人们三三两两,施施而来。他们的背篼或口袋里,准备着换点零钱的土产,多数是米麦包谷之类,数量不多,三升两升的。也有的从鸡笼里捉来一只鸡,或带来一二十个鸡蛋,用以换一点油盐。图省事的,不管价钱贵贱,在场口就卖给二道贩子了,打着摆手上街。稍有心计的,特别是女人们,大多有点惜售,便会在街上支起背篼,待价而沽。乡场的热闹,就这么凑起来了。一般来讲,乡场的上半场总是如此这般,在讨价还价、斤斤计较中循序进行。
 
  如果乡场就这样按部就班直到散场,必然波澜不惊让人失望,但乡场的内涵,肯定要复杂得多。某种意义上,乡场是乡村的一种“世面”。在孤独的乡村,乡场超越了商品流通的范畴,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需求,一种社交场所。它是一个松散而又紧凑的乡村俱乐部,是我们所陌生的一种乡村沙龙。我们通常可以看见,乡下的人们在乡场上用一种高亢得略带夸张的语气说话,熟人之间彼此问候,那情形分明是在证明自己的存在,同时见证对方的存在。
 
  下午两三点钟,生意接近尾声的时候,乡场才渐入佳境,慢慢精彩起来。如果说上午的乡场是世俗的民间故事,下午的乡场才是诗歌;上午的乡场是劳作,下午的乡场才是舞蹈。再打个比方,把乡场的上、下午比作宋词的上、下阕,那么,这首词的上阕一般是叙事;而下阕才是抒情。
 
  要是乡场上没有酒,乡场就不成其为乡场。在很大程度上,酒支撑着乡场最为核心的文化内容,铺垫着乡场厚重的底蕴。酒,是乡场的酵母。一个乡场醇厚的诗情,完全是靠酒发酵的。
 
  对父老们来说,也只有摊子酒,才是他们永远的诱惑,以及赶场的唯一意义。卖掉所带不多的土产,手中有了几个蹦蹦乱跳的活钱,他们就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的心情放假了。
 
  于是下午的乡场逐渐偏离了它流通商品的最初功能,开始有点像个露天酒吧。满街的摊子酒,就是些吧台。这些乡村吧台周围,总是围着些目光盯着酒坛的人。往往呼朋引伴、三两成帮,要么请人、要么被请。偷偷摸摸吃独食,是没出息而被小看的,因此气氛就比较热烈。一杯相识,二杯叙旧,喝上三杯五杯、要是话也投缘,差不多快成莫逆之交了。他们本是灰黄的脸上流溢红光,黯淡的双目炯炯发亮,酒气中夹着豪言壮语,踉跄的脚步有时却把地跺得山响。开心的时候想笑便笑,笑得得意忘形;有时又莫名地伤心起来,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涕泗横流。困了吗?身子往路边一挺,立时鼾声如鼓,大地作席、蓝天为被了。
 
  也许,只有在酒中他们才能摆脱繁重生活的羁绊,获得短暂的自由,在五十度以上的蓝色烈焰中,燃烧自我。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