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银环蛇

2018-09-03 10:09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骆科森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银环蛇
       引子:游弋的蛇身
 
  有的记忆逐渐佝偻,直至消失
 
  而有的记忆却深藏在骨头的某个关节里疼痛
 
  它们源于异乡的一场梦
 
  惊慌,挣扎……
 
  它们的身影变异
 
  以至成为一场噩耗
 
  ——梦中的蛇身游弋
 
  蛇身满腹经纶
 
  它咬伤闯入我梦呓中的少年
 
  让他慢慢变异成为一条
 
  精致的银环蛇
 
  从此,隐藏人间
 
  A角:黑色的行囊
 
  多年后,异乡的炊烟飘零
 
  关于庄稼和河流已经棱角分明
 
  奔走的人群离开汹涌的车站
 
  那一列列的绿色的火车匹
 
  发出哐当哐当哐当的呼叫
 
  它们载走了南方的故乡
 
  黑色的鸟影掠过
 
  行囊立在江南水乡里
 
  从昆山昆嘉路到仁怀老塘沟
 
  一直无法安放
 
  谁的背影走失
 
  少年的背囊中,已经来不及
 
  装下一粒来自家乡的谷子
 
  谷子,谷子……
 
  流落在漂泊的路上
 
  B角:白色的鱼鳞
 
  所有的隐忍都在白色的鱼鳞上
 
  肆意生长,并以惊人的速度
 
  游离黯黑的夜色
 
  少年正在追逐八月的萤火
 
  他看见了光,看见了白色的美丽的鱼鳞
 
  他无法驻足凝望
 
  他以追梦人的神态急促追逐
 
  鱼鳞光滑
 
  皎洁的月光呼之欲出
 
  在远处的异乡的水草旁
 
  银环蛇号台风反复酝酿
 
  C角:红色的信子
 
  从头发开始
 
  脸谱已经开始撕裂
 
  从云贵高原到江南一隅
 
  山色由绿变深
 
  妖艳的霓虹灯
 
  试图切割腐败的脂肪和肉体
 
  去装点年轻的血脉
 
  头颅龟裂
 
  嘴唇在蓝色眼睛的映衬之下
 
  格外锋利
 
  落日的刀锋滑落
 
  斩掉多余的不义之舌
 
  从此,璀璨的火焰照耀着
 
  红色的信子
 
  裸露人间
 
  D角:尖锐的毒牙
 
  九月的雨水含沙射影
 
  站立的人四肢萎缩
 
  鸟影的呻吟慢慢抽象……
 
  它们躺在远处的电线上
 
  审视每一个即将变异的人
 
  每一次诅咒和战争
 
  都从食物和领地开始
 
  长着毒牙的人
 
  从行走到奔跑
 
  从南方到远方
 
  他们的江湖,从此
 
  刀刀见血,招招夺命
 
  归来的人站在落日里
 
  无尽的惊愕
 
  高于堕落的骨骼
 
  E角:致命的液体
 
  我们憧憬雨后的天空人言无畏
 
  候鸟无声飞过
 
  每一场结局和死亡都注定了黄昏的毁灭
 
  候鸟带走九月的飞沫
 
  匍匐在墓地的蛇影满腔毒液
 
  它们穿过每一片体温失衡的水泥地
 
  毒死赶来修墓的匠人
 
  结局: 诡异的响尾
 
  尾骨凸起的人至今未出现
 
  他们拍打的马背河山稳坐
 
  少年躺在铁轨旁等待冬眠
 
  他舔食残余的响尾
 
  奔驰的列车正呼啸而过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