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家的方向

2018-03-05 10:32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程勇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家的方向
  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显示父亲
 
  一个恐惧的念头悬
 
  在天空的高度
 
  他们年龄大了,
 
  我太怕那个走丢的字
 
  问父亲什么事,他越过形式主义
 
  直接说寄几百元钱买点杂货
 
  我迅捷地用支付宝
 
  转出无形的隐痛
 
  这些年,故乡在我眼中慢慢枯黄
 
  密集的铃声淹没文字,
 
  像滑漏的雨滴
 
  模糊了家的踪迹和亲人
 
  于是拟人化的文字在网络中跳跃
 
  一如我多想把风做得更厚实
 
  但徒劳的双手总是使劲捏向天空
 
  我睡眠常被眼泪浸泡,头疼脑胀
 
  看道路和村子连在一起,
 
  终不能抵达
 
  开始不停写诗歌,
 
  空气被深深伤害
 
  城市的高楼上仿佛
 
  有人在指向远方
 
  轰鸣的机器与噪音
 
  消解内心的不安
 
  宁静的门内躺着
 
  一个急切的时代
 
  父母眼里储存夕阳
 
  与温热的泥土
 
  我的眼里抵抗着
 
  清晨最后一颗星星
 
  寻着家的方向,
 
  寻着一种忧伤
 
  故乡的夜
 
  房屋和深邃的天空之间
 
  没有因城市化浪潮而膨胀
 
  因为有微微的山风吹着
 
  星星从肚皮上升起
 
  一个接一个消失或固定
 
  邻居们抱着昆虫的声音
 
  和许多隐形的事物来
 
  烟火不断,苍老不断
 
  它赶走了我们每个人的青春
 
  我的童年被他们描慕成中年
 
  回忆很快会溢满暮年
 
  我像一张浸泡过的旧地图
 
  找去找来,
 
  影子在等高线上
 
  蠕动。
 
  我用脚偏执丈量着
 
  每一个消失的角落
 
  夜深时,
 
  他们把沉得很的疲劳
 
  变形地平线上打着哈欠的嘴
 
  还给大自然一个梦中的许愿
 
  纠  结
 
  夜晚万籁俱寂,天空低垂
 
  一群羊从我眼睛里穿过
 
  我挥手去抓,空气里剩下毛
 
  我不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是月亮上的汗味
 
  还是在我头发上开采白银
 
  我经历了许多年的十二月
 
  看着自己逐渐萎缩的影子
 
  如水桶丢到井里撞击水面
 
  想在溅起的水花中寻梦
 
  我一低头,眼泪下坠
 
  仰起头,
 
  害怕自己是落叶
 
  快新年了,我奋力
 
  从蓟草中一分为二走来
 
  像流水遇到岩石,
 
  又合二为一
 
  我习惯沉默又向往喧闹
 
  我不明白,同样的事物品质
 
  怎么不是这样,就是那样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