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亲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

2018-11-12 10:16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刘远望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离现在已经近40年了。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离现在已经近40年了。光阴荏苒,昔日朝气蓬勃、风华正茂的年轻小伙,已变成了年过花甲的老者。但回首往事,炮火连天的战争场面仍历历在目,那些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英雄人物和事迹仍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让人难以忘怀。
 
  1979年2月上旬,笔者所在部队接受任务,开赴前线——金平县十里村,去惩罚忘恩负义的“兄弟”。一到驻地,便熟悉地形,进行物资筹备和临战训练。指战员们士气高昂,积极备战。
 
  2月15日下午,连长赵文明(云南江城人)召集班排长前往中越边境前沿下达作战指示,并叫我做好记录,不得有误。作为连司务长,我遵照执行,把我连作战任务及注意事项详细记载。副营长王伟(云南镇沅人),指导员马万书(重庆沙坪坝人)也分别作了指示和动员。我们团的任务,就是歼灭固守在西罗楼地区的敌人。一营是主攻营,我们二营是助攻,三营是预备队。我连的任务是从侧翼攻打西罗楼后山和王麻寨,切断西罗楼公安屯之敌的退路。领受任务后,各班排分头准备。
 
  2月16日深夜,全连指战员全副武装,备足弹药干粮,趁夜前行至越方阵地前沿。
 
  17日凌晨6点多钟,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照亮了西罗楼的夜空。顿时,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响起。大炮轰鸣,山川呼啸。只在书刊、电影、电视里看到的战争场面,今天亲自体验。亲临前线第一次参战,心里还特别紧张,心脏嘣嘣直跳。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惩罚越南鬼子的理念在脑海中回响,顿时忘掉了一切危险因素,置生死于度外投入战斗。作为后勤指挥员,我的主要任务是保障军需和伤病员的救治护送。在激烈的枪炮声中,西罗楼的敌人也在作垂死抵抗。不一会儿,敌人的几发炮弹落在了离我10余米的炮排阵地上,当时就毁掉了一门炮并致5人受伤。赶紧救治伤员,担架队救护队立即将伤员包扎后迅急送后方医院。张正德(安徽舒城人,23岁)由于伤势过重,当我把他背到营指挥所时已无生命体征,光荣牺牲。张允才(安徽临泉人,19岁)、毕有权(云南宜良人,19岁)送往后方医院后伤重牺牲。
 
  我连的战斗很顺利,三排在朱兴国(贵州龙里人)带领下攻下三家寨及其后山制高点。程大权(贵州仁怀人)带领的一排正顺利推进到西罗楼后山。金世钊(贵州仁怀人)带领的二排攻占并控制大丫口,保证一排和三排的侧翼安全。我们后勤队员也随之跟进至三家寨后山。这时,一排在西罗楼后山的战斗中抓获了一名俘虏,当时连长就叫我押送,我说“好”并跟连长讲:“他老实听话就行,如不听话,一枪毙了算了,免得麻烦。”连长说还是宽待俘虏。我随即用越语命令俘虏:“低挑堆(跟我走)。”我们从三家寨后山顺山而下,我提着枪紧盯着俘虏。刚走几步,俘虏便回头张望,我用越语大声呵斥:“嘎姆懂(不要动)!”俘虏乖乖前行。下行100余米,便见团预备队三营已前行至林间隐蔽待命,有战士问仗打得怎样?我说还算顺利。他们说我衣服有腥臭味。我说是的,背伤员下阵地衣服上沾了很多血,是很腥臭,仗打完再换洗。将俘虏押送营指挥所后,简单跟营长李相春(陕西富县人)汇报了战斗经过及观在连排所在位置。营长很高兴地说,你们连完成任务不错。尔后营长将望远镜递给我,叫我看前方400米处西罗楼敌人阵前情况。我在望远镜里看到,西罗楼的表面阵地、工事已被摧毁,但残存之敌依据暗堡负隅顽抗,担任主攻的一营战士被压制在路边堡坎一线不能前进,一时又无法确定敌之暗堡,进攻受阻。我问营长说该怎么办?营长说只有等待时机。我返回前线时,又有黄朝荣(广西横县人,21岁)、宋尚明(贵州毕节人,23岁)两位同志英勇牺牲。班长魏玉笋(贵阳市人,24岁)身受重伤,及时组织人员后送,送到后指,也因伤势过重光荣牺牲。
 
  下午6点左右,新一轮进攻开始,对可能是敌暗堡的目标实施彻底打击。很快,战士们占领了西罗楼阵地并延伸向前进攻,在天黑前全歼西罗楼之敌,一举拿下西罗楼。
 
  西罗楼战斗,歼敌300余人,取得了首战告捷的辉煌战绩,涌现了许多英雄人物。而牺牲的51名战友,则长眠于金平县烈士陵园。
 
  第二天上午,战火平熄,为了改善连队生活,补充膳食。我带领6名战士前往西罗楼。上到阵地,只见无数具敌人尸体横七竖八趟在阵地上。我心想:你他妈的忘恩负义的家伙与中国恩人为敌,真是找死。敌人仓库被炮弹击中,浓烟滚滚,我们在未毁房间找了些腊肉、油脂,后回到了王麻寨后山阵地上。因为第二天要继续向前进攻,当晚就通知班排补充干粮。二排五班长许弟云(贵阳市人)到连部领取干粮回阵地,本班战士胡德远(安徽舒城人)在夜晚视线不明的情况下加上精神过度紧张,看见有人影从下面沿小路上来,以为是敌人便冲出掩体端着枪将来人一枪打倒。上前一看,打伤的是自已的班长,赶紧送医救治。许弟云经救治住院半年后痊愈归队,而胡德远因误伤自已人受到记大过处分。
 
  2月20日,三营为主攻,早上8时攻占王玛寨,我连随之跟进爬上王玛山。紧接着奉命跟团转战河口方向,由河口进入越南老街。3月1日进入为麻地区投入战斗。向前推进50余公里,先后攻占郭参地区的18、19、20、22、23号等高地。在进攻22、23号高地时,连队随营沿山沟穿插前行。刚进到一开阔地时,可能是敌人的侦探,发现了我们后通知其后方炮兵向我部炮击,瞬间20多发炮弹落在部队前进的路上,部队人员迅速隐蔽。连长赵文明、指导员马万书立即指令各排抢占右侧山头,战士们分头向山上冲去,我带领后勤人员也随之冲上山头。抢占山头占据有利地形后,便仔细观察对面大山敌人的动向。距离七八百米的山头上发现10余个敌人在跑来跑去像是在搬动东西,当时我商请配属我连的机枪连副连长许双贵(云南红河人),让他架上重机枪把对面的敌人干掉。许副连长说,没有连长命令不能干。不一会儿,山头上的敌人开枪了,向后续行进的连队开火扫射。子弹嗒嗒嗒响,树枝和叶子嗖嗖嗖落,场面甚是惊人。我们山头上的人大声喊下面的人赶快隐蔽,停止前进。可能是敌人心虚太恐慌,扫射过来的子弹全打在高树上,一大片树林遭了殃,树叶子几乎被打光,原来敌人用的是打飞机的高射机枪打人。所幸人员伤亡不大,只一人牺牲,一人重伤。重伤之人,就是炮排(火力排)排长老乡老战友兰发成(贵州仁怀人)。兰发成经炊事班长汪世强(安徽舒城人)背到我们抢占的山头上后,紧急送后方医院。由于连续的行军作战,当时是又饥又渴,我把带在身上的两斤重酸菜罐头打开,一口气吃下还不解渴。战争环境检验人的耐力,也培养人的抵抗力,再饥再渴也能坚持。当晚驻守在山头上,第二天前进至22号高地前。坐镇我营指挥的副团长宋明贵(贵州印江人)有些性急,带领着我连一排攻占了22号高地。事后宋副团长被副师长批评一通:你带一个排冲上山头,你勇敢,你历害,要知道你是副团长,不是连长、排长。副团长有些不理解、不怕牺牲,英勇战斗还错了。
 
  我们攻占22号高地后,就驻守在山间。此时已经三天没有干粮了,由于战况复杂,民兵运输队不知走到哪里去了(一个营配属一个民兵运输队),连里只剩得几罐罐四川涪陵榨菜,每人分两个充饥。在饥渴的情况下,冷水加净水片(消毒片)下榨菜也还是一道美餐,味道不错。据此情况,营里决定每连抽出两个人共10人,由我带队到后勤指挥部要干粮。我们立即出发,在路上我提醒大家随时提高警惕,眼睛擦亮一点,以防敌特工偷袭。我们很快赶到三公里外的后勤指挥部。后勤处长、财务股长、军需股长热情招呼我们,象久别的亲人一样问寒问暖的。并问询前方战况,我一一介绍。他们很高兴,还特意留我们吃饭。炒肉炒鸡蛋,搞了几个菜加上白花花的大米饭慰劳我们。半个月没吃上这样的饭菜了,简直像过年一样,太安逸了。饭后领上干粮,军车把我们送回离战区一公里的地方,我们下车步行,走小路加速赶回。走不多远右前方发现了大部队,我赶紧指挥隐蔽观察,原来是自已人,带头的是副团长王正清(重庆永川人),正领着一营往我们二营的方向赶。王副团长老远看见我就大喊“老望、老望”(王副团长在教导队抓骨干培训时很赞赏我的射击投弹,我们非常熟悉,常称我老望)。我边答应边迎上去,说副团长有什么指示。王副团长说,你们通信班长报告说二营被包围了,师部命令我们一营迅速增援。我说没有被包围,只是敌人的20多发炮弹和用高射机枪打我们,确是给了我们一点颜色看看。王副长团说,按师部命令办,你带路。我就带上一营赶到了我们二营的战斗区域。事后得知,由于营部通信班长胡xx(贵州松桃人)没有判断清楚情况,就上报说二营被越军包围了。那还了得,师里速调一营增援,重新调整作战方案,由此打乱了师的作战部署,胡xx也挨了记过处分。
 
  紧接着,我连攻占了23号高地。在攻打23号高地时,副班长丁双全(安徽朗溪人,22岁),朱贵荣(云南安宁人,19岁),陈奕(云南洱源人,21岁)光荣牺牲。连续20天的战斗,战士们在苦和累及极度紧张中度过,吃的是冷水加干粮。我想利用战斗的间隙改善一下大家的生活,经请示连长和政治指导员,按地图上的标示,我们驻地山坡下面小坝子三四百米的房子就是敌人的库房。我带上八个人,迅速赶去,副班长开枪将120余斤的肥猪打死。四五个人抬上,另两个每人扛一袋50斤重的大米,迅速赶回。我和炊事班长汪世强则跑到有水田的地方找水,刚好找到水源,突然间敌人的三发炮弹飞来在旁边爆炸,我俩立即卧在田埂下。观察一会儿后,立即飞身跃起跑回驻营地。热乎乎的米饭加香喷喷的猪肉,的确让大家饱餐了两顿。
 
  3月8日,连队随营撤至马关县金厂公社,准备12日攻打箐门。11日接军委命令,停止军事行动。12日撤出金厂。14日到达建水县西庄白家营待命。
 
  1979年2月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大家同仇敌忾,英勇杀敌,打出了国威军威,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赞誉。这次参战对我的煅炼也特别大,一个月没有洗脚洗澡,一个星期不洗脸是常事,二十几天不用被子枕头,一件雨衣和绑腿外加一个水壶一支枪,陪伴我在山岳丛林地战斗。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最难忘的岁月,是一生中最艰难困苦最危险的阶段,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和骄傲,经受住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自开战到结束,我始终保持昂扬斗志,乐观处事,不怕苦、不怕累,也不怕死,勇敢上前,从不退却,完成任务出色,荣立三等功。
 
  我团此次参战涌现出的英雄模范有:中央军委授予六连“英雄连”荣誉称号,授予六连指导员和白兴烈士“英勇献身模范指导员”荣誉称号,授予一连班长张进城“战斗英雄”称号;昆明军区授予一营教导员邓如良烈士“模范教导员”光荣称号,授予一连二排“尖刀英雄排”光荣称号。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