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一幅没有写完的字——深切怀念葛显威老先生

2018-04-23 14:43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陈果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葛显威老先生,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授予鲁班双魁田葛显威及其家族全国“书香之家”称号的2016年6月9日。那天,仁怀市政协副主席杨应道、母进雄、吕恩及仁怀市诗联书画研究会等领导为葛显威家族颁奖授匾。
  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葛显威老先生,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授予鲁班双魁田葛显威及其家族全国“书香之家”称号的2016年6月9日。那天,仁怀市政协副主席杨应道、母进雄、吕恩及仁怀市诗联书画研究会等领导为葛显威家族颁奖授匾。
 
  仁怀鲁班场,是个人文蔚起、俊才辈出的地方。鲁班场双魁田四合院,又是鲁班厚重文化的鲜活载体,文脉厚重,远近闻名。葛显威,笔名怒涛,1923年1月生于、双魁田。建国前后从事教育工作,曾任仁怀县志编委。1989年6月,仁怀县诗词楹联学会成立,葛显威任会长。2002年仁怀市诗词楹联书法国画研究会成立,葛显威任顾问等职。著有《怒涛之声》等著作,作品曾多次获奖。
 
  史料记载:双魁田四合院建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因宅主人葛开甲、葛开仲两位才俊参加县、府两级武科考试一榜双双夺魁,鲁班场的乡亲们遂将原龙家屋基改名为“双魁田”。2015年,双魁田四合院被确定为仁怀市文物保护单位。
 
  2016年6月9日,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全国书香之家授牌仪式在鲁班场双魁田举行,授牌的对象就是双魁田四合院的主人葛显威老先生及其家族。之前,我听说过双魁田四合院是个文化世家,可是一直无缘拜望。我能参加这次隆重而深有意义的活动仪式,还要感谢母光信。他曾担任仁怀市纪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仁怀市志》副主编等职,现为仁怀市诗联书画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他主持申报仁怀“中华诗词之乡”并于2017年9月11日获得成功,是仁怀典型的行政型文化人。我是仁怀市诗词书画研究会顾问,因此母光信邀请我参会。穆升凡当天也在会场,他是葛显威老先生电话邀请的。穆升凡是贵州知名的文化学者,他撰写的《双魁田书香之家赋》,发表于《中华辞赋》2016年第10期。我抱着仰慕与学习的心情前往参会。果不其然,葛氏家族厚重的书香气,令我甚为震撼。
 
  正是在这次活动中,我很荣幸的受到了葛显威老先生热情接待。在和葛老先生交流中,我真正感受到一个文化老人的慈祥谦和、平易近人的做人风格。
 
  我向葛老先生介绍了想筹建赤水河流域地情图书资料馆·茅台德庄书屋,收集赤水河流域的地情文史书籍,让远近的专家学者、学校师生们有个可以阅读,查阅资料的地方。葛老听后大加赞赏,说这是造福乡梓的好事情,鼓励我一定认真做好。我备受鼓舞。
 
  2016年开始,在各界朋友的帮助下,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走遍赤水河流域云南、贵州、重庆、四川16县区市及相关部门,收集到赤水河流域各类地情资料书籍8000余册。2017年5月,赤水河流域地情图书资料馆·茅台德庄书屋初步建成,并免费面向公众开放。
 
  图书馆初步建成以后,我总是想找个机会,邀请葛老先生来图书馆看看,给我们点拨一下。
 
  2017年11月20日,是个艳阳高照的晴天。我邀请龙先绪、穆升凡一道,一行三人前往双魁田四合院,拜望已有95岁高龄的葛老先生。同时,把葛老接到位于坛厂怀庄酒业基地的茅台德庄书屋来指教。
 
  来到茅台德庄书屋,葛老先生看了叶辛主席的题词,看了赤水河流域各县区市的各类地情文史资料,非常欣慰,也给我们说了许多鼓励的话语,至今我仍记忆犹新。
 
  在图书馆,我们请葛老先生合影并给图书馆题词留念,以示对我们的鼓励。葛老先生欣然应允。按照预想,他要给我们写“学海书山”四个字。然而,刚写完“学、海、书”三字后,他发现自己没有带印章,而且当天精神状态不是太好。他索性停下笔来,说回去待明年春天,天气转暖之时给我们写好再送过来。葛老先生此举,让我们这些后辈学生真切地感受到他治学严谨的学者作风,令人敬佩。
 
  当天中午还有杨学星、罗正超、葛大庆等陪同葛老先生在隆堡山庄午餐后,我和龙先绪、穆升凡一道送葛老先生回鲁班双魁田。
 
  春节过后的3月12日,江守忠老师告诉我,说葛老先生病了。我当时心里一怔,年前都还好好的啊!
 
  3月13日,我约穆升凡和蔡聪禹,前往双魁田看望病中的葛显威老先生。葛老先生看见我们非常开心。老人家由于年事已高,身体已非常虚弱。他躺在榻上断断续续地说:陈老总呀,我答应给你写的字,今生可能是完不成了……我一听到这话,心里血液顿时凝固了,心底无限的酸楚,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久久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慌不择语说:老人家您福星高照,等到春暖花开之时,您老身体好了,我们再来请您墨宝。看见葛老思维清晰,言语文雅,我是坚信开春后葛老先生的身体是一定会好起来的。
 
  戊戌岁二月十四日,大娄山低垂,鲁班场双魁田在泣诉,我们敬重的葛显威老人走完了他96岁的人生,永远离我们而去。
 
  我和穆升凡结伴去鲁班场双魁田,告别我们共同尊敬的葛显威老人。灵位之前,我和穆升凡双双跪祷葛老先生,在西去的路上一路走好。灵堂之上,葛老先生音容尚存,数月之间,阴阳相隔,让人好不伤悲。
 
  葛老先生的葬礼,雅素而隆重,各地的文化人悼联水平之高,仁怀少见,兹录几幅于后:
 
  仁怀市诗联书画研究会(母光信代撰): 
 
  正值清明又遇寒,咸因李杜邀公急,倜傥文星去矣;
 
  时逢杏月尤将暖,且喜诗词入典传,风流我辈承焉。
 
  龙先绪挽葛显威先生联: 
 
  忆曩昔司教公乡,我获青眼称小友;
 
  伤今日诏赴玉楼,天将洒泪哭良师。
 
  仁怀市文联挽葛显威先生联(龙先绪代撰):
 
  大寿享期颐,添得四龄足全数;
 
  诗词誉乡邦,流传千古仰前贤。
 
  市政协诗书画院挽葛显威先生联(龙先绪代撰):
 
  虽是清明,春光未老;
 
  何来噩耗,哲人其亡。 
 
  穆升凡挽葛显威先生联:
 
  文章卓遹光赤域;
 
  辞赋精先誉黔山。
 
  葛老先生96年的岁月中,继承了家族的文脉书香,传承着悠远厚重的仁怀文化,为后人留下了许多宝贵的文学作品。他治学严谨,待人谦和,爱护乡梓,极为受人尊敬。
 
  但是,葛老也给我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就是那副尚未完成、却永远也无法完成的作品,一幅没有写完的字。
 
  我想,这或许也是文化传承的另一种延续吧!正如他生前所说,我们期待来生。
 
  永远怀念我们敬重的葛显威老先生!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