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酒”字头文化向背——刘星字里行间的茅台大杂烩

2018-03-27 21:5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未知钱芳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文化向背如天地间行走。
  文化向背如天地间行走。
  向背之义,可取趋向和背弃,支持和反对。 宋·秦观 《治势下》“比日以来,执事者又将矫枉而过直矣……向背异同之见各自为守,而国论未决也。” 清·姚鼐 《复汪进士辉祖书》“鼐性鲁知暗,不识人情向背之变,时务进退之宜,与物乖忤,坐守穷约。”我个人认为,文化向背就是文化趋向。
 
  在千里赤水河的中游,百年茅台镇古朴中庸,一地香馥折煞世人。驰名中外的茅台酒是国家名片,如硬通货姣好赞誉,眷顾着这片神奇的土地。
 
  茅台街上有一群弟娃,俗称茅台娃儿。游弋在茅台河中(赤水河茅台段的别称),赤条条如万朵浪花,雄赳赳似雄兵百万,扎猛子,捉泥鳅,搬螃蟹……无所不为。
 
  男孩子在河边钩叮叮猫儿,在河沙坝儿里“打鸡”,在蒿枝丛中捉迷藏……女孩子在沙汀里绣荷包,在浅水中洗秀脚,在黄桷树下读旧闻……牛羊的鸣哞声,鸡鸭的咯咯声,土狗的旺旺声……交织在川黔边陲的富庶小镇。
 
  地道的茅台人起早贪黑酿出地产美酒,聪明的外地人穿梭其间营生盐巴,因盐而兴盛的益镇,便有了“蜀盐走贵州,秦商聚茅台”的一片盛世景象。盐,食之根本,佳肴之调剂,更是人民生活的基本保障,标榜着小富即贵;酒,一片秦砖汉瓦,一阙唐宋词章,一曲明清说唱,一纸与时俱进的乐章;盐与酒,两道当地民生的锁喉,两张地域文化元素周期表。
 
  地域文化,是某特定区域内的文化传承与演绎,如茅台酒文化,“酒”字头文化,是茅台不言而喻的身份证,文化向背决定文化取舍,其文化因子滥觞于先民的追逐与存亡。茅台文化是地域文化,是赤水河河谷滋养的不可渗透的文化,是茅台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综合,更是人文关怀的衍生。茅台文化首先是古濮人文化,是先民们的农耕文化和生存法则,随着赤水河的波涛注入长江,流向海外。集大成的文化是盐运文化、酒文化、红色文化,我们把它统称为茅台文化家族。
 
  黔北作家刘星,一个身残志坚的茅台娃儿,用手中的珠笔,朴实的语言,执着的追求,不变的情怀,记录了茅台的多元文化。恰如茅台黄家大院的商贾,什么能赚钱就倒卖什么,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就鼓捣什么,摆满“家唯储酒卖”的茅台街上,琳琅满目,旌旗招展,成了不折不扣的大杂烩。茅台这个地儿,酒如参天大树,云集不胜枚举的商号,分别成了老茅台人新茅台人。
 
  玩转转儿到了我手中的《茅台春来早》书稿,是刘星的第五本著作,除了电子稿之外,文章的原件与手稿,收集齐整,历历在目。我是一个在茅台居住了三十多年的外乡人,没有理由不重新接受,对茅台文化趋向的定位与认识,考究“酒”字头文化向背。
 
  该文本分茅台春来早、写作学会短笛、学友情深师恩如海、旗袍秀、茅台情思、国酒情怀、怀庄神韵等七个部分,粗略一数,差不多七七四十九篇文章,九谐音酒,正好与我的命题相合。文本体裁以诗词楹联和大散文为主,按照版块内文编排,楹联是一个链接点,散文中的随笔、读书笔记、点评是一个亮点,在阅人无数之后参详文化内核的因果变数,以大智若愚的文化猜想点校加减。
 
  如,读吕恩作品《想起你格外亲》中“七十多岁老阿婆十多个核桃的表达,一声‘幺儿’的亲情称谓,八十高龄孟德贤老人每年亲手送做的麦酱,嘱咐后人在她临终时一定要通知、我‘到场,帮助即要养猪又要读书的周万友女儿圆读书‘梦’。为老光棍游时泰成家未了留下了‘阵痛’和钦佩!”,都是乡土文化的注脚,乡音乡情跃然纸上,把“亲”字再次提炼成不了情。
 
  再如,参加茅台一小六六届(1)(2)(3)班同学联宜会撰写的楹联:
 
  学友同欢拳拳赤心常忆往事晃如昨
 
  寒窗苦读莘莘学子难忘恩师教诲情
 
  ——门联
 
  离别数载国酒门内迎学子,
 
  今朝相聚度假山庄会同窗!
 
  ——迎联
 
  对联虽不算工整,却表达了师生情、同学情,一生情。
 
  诸如此类,是“酒”字头文化“背”的一面,看似与酒文化无关,都是酒都儿女长歌当哭的文字,淬炼出酒的情调。
 
  关于“向”的一面,文本中阐述比较多。除了其他五个部分处处有酒的影子之外,国酒情怀、怀庄神韵两个部分,完全是“酒话”。《香遇开普敦·茅台誉全球》《酱香男人》《长征精神传万代 无愧我是茅台人》《如诗如画茅台景》这些篇章,以酒为媒,乡约茅台。
 
  古铜色的肌肤,  
 
  健壮的体魄。
 
  结实的肱大肌,
 
  娴熟的技艺,
 
  二千多年的传承  ,
 
  国酒的瘠梁。
 
  酱香男人,
 
  顶天立地!
 
  ——《酱香男人》
 
  纵观整个文本,文字是作家独处的情人,在孤寂时慰藉波涛汹涌的心灵,找寻一片闲暇的金创散。独具匠心般包罗万象的篇目,是平时细心收藏的功德,情感流露出不忘初心,矢志不渝,佐证爱上文字就爱上生活的点滴。但诗词楹联部分古法不够,笔力失衡,散文中的“拿来主义”冲淡了文本的整体结构。
 
  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文本中有“新古典主义”的倩影。所谓“新古典主义”,首先是遵循唯理主义观点,认为艺术必须从理性出发,排斥艺术家主观思想感情,尤其是在社会和个人利益冲突面前,个人要克制自己的感情,服从理智和法律,倡导公民的完美道德就是牺牲自己,为祖国尽责。艺术形象的创造崇尚古希腊的理想美;注重古典艺术形式的完整、雕刻般的造型,追求典雅、庄重、和谐,同时坚持严格的素描和明朗的轮廓,极力减弱画面感的色彩要素。“新古典主义”的“新”,在于借用古代英雄主义题材和表现形式,直接描绘现实斗争中的重大事件和英雄人物,紧密配合现实斗争,直接为统治阶级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服务,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倾向。这种文学创作在于深化,用现代手法再现出来,如《长征精神传万代 无愧我是茅台人》快板词:
 
  一九三五红军到,
 
  茅台老幼笑颜开。
 
  红军到,干人笑,
 
  巨人船头迎风立。
 
  茅台渡口起巨浪,
 
  毛委员掌舵指航向。
 
  父老乡亲街边站,
 
  杀猪宰羊迎红军。
 
  行者常至,为者常成。正如《遵义日报》《金樽酒文化传媒》报道的《茅台文化的记录者》那样,如果没有乡土作家们的搜肠刮肚和不遗余力的集小流以成江海,倘若文字江湖就如绝世武功般销匿,这种文化趋向的大杂烩盛宴不复存在。
 
  刘星者,真“流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