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我是仁怀“下海”第一人

2018-07-16 09:20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陈乾树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仁怀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仁怀改革开放四十年亲历记》向我征稿。我对自己经历的事不喜欢张扬,认真回忆后,简单地写了这个情况。
  仁怀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仁怀改革开放四十年亲历记》向我征稿。我对自己经历的事不喜欢张扬,认真回忆后,简单地写了这个情况。
 
  当年,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仁怀,组织上动员一批敢于开拓的青年带头“下海”(就是离职停薪去经商或开办企业)探索改革开放的路。当时,大家心里都没有底,谁敢停了工资去社会上冒险?可我这个当时只会教书什么本事都没有的一介书生,竟然停止了公职,成为仁怀县第一个“下海”的人。
 
  当年年轻气壮,什么都不怕。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却在发抖。当年的我,的的确确的一个顾头不顾尾的“二杆子”。很多很多的人视我为勇士,其实我只是个只顾头不顾尾的可贵之处,可惜青春一去不复返。
 
  要离职停薪“下海”,我的很多亲友和家人都不放心。其中最关心我的,一是我的恩师徐世珩老师,二是忘年之交老前辈周梦生先生,三是我的父亲。徐老师认为我是一块教书的好料,不当教师不成为学者太可惜了。周梦生老先生对我说:“你娃儿当老师出类拔萃,并且还荣幸地抽调来编修《县志》,而且还被作为‘梯队’培养,现在却要去下海经商,太没眼界了。”现在想来,老人家们的确高瞻远瞩。家父更是气得跺脚,骂我不务正业。我也想不通,父亲解放前后都是仁怀商界的佼佼者,怎么不支持我“下海”玩一把呢?他是把我看清楚了的,我绝不是经商的料,因为我从小就喜欢仗义疏财。何况我们所处的大环境,绝不适合我这样性格刚直的人的发展。
 
  以上几位老人都是我的亲人,他们对我的担心是最为可贵的人间真情。后来的“下海”生涯中,也长期得到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比如周梦生先生,以他的人际关系,就为我解决了很多的难题。
 
  那些年我去重庆办事,都是住贵州省政府驻重庆办事处。办事处主任叫李锐林,原来的省政协领导,我们都叫他李伯,和我关系特好,在重庆为我提供了很多方便。但他每年都要来仁怀计划外购两次茅台酒,每次五佰件。每次我都去请周老给茅台酒厂写条子,周老同当时茅台酒厂的领导私交甚好,有周老写的条子,就一定解决问题。
 
  周老、徐老师、我父亲他们在仁怀都是颇受人尊重的。很多时候,借他们的光,我的确得到了很多的方便。他们虽然不支持我“下海”,却给了我很大的关怀。托他们的福,之后我所进行的事业还算顺利。
 
  我最先创办的企业是“喷泉饮料厂”,以生产桔子汁、刺梨酒、小香槟为主。以上产品的质量多次受到省、地食监和卫生部门表彰,经营异常火爆。小生意赚大钱,毫毛成捆,虽然一瓶饮料只赚几分,一瓶果酒只赚几毛,却因数量庞大而奠定了企业基础。
 
  之后,我又开办了“开口乐面包厂”。那只是小生意,一天也就只能挣相当于一个国家职工一年的工资的收入。
 
  之后,又开设了“灵芝酒厂”。以生产保健酒、果酒为主。
 
  开设灵芝酒厂是两个原因:一是我去北京金台啤酒学校学习啤酒生产,想建啤酒厂。学校的李教授告诉我,啤酒厂投资大,利润小,个体户可能办不到。他建议我以茅台的地产优质酒生产养生型保健酒和高档果露酒,并送给了我配方。二是当时我们仁怀县有位农民朋友叫刘登科,他会种食用菌,并且是位有公益心的好心人。他自己富了,把食用菌种一家家地去送给别的农民朋友,带动大家都富起来,因此多次受到《贵州日报》、《人民日报》报道表彰。他认为种灵芝更有经济价值,并研究成功种植方法,开始大批种植。县政府领导动员我支持他,配合他开发一个配套产品。我被他的事迹所感动,因此投入全部家当创办了灵芝酒厂。
 
  灵芝酒厂开业大吉,风生水起,又红火了好多年。
 
  “下海”后,因为有了点小小的条件,我就喜欢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做好事不喜欢张扬,受益后能否记住我是你的事,我只追求自己心灵的那点满足。
 
  “下海”弄潮,弄掉的是自己的青春,也产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这些故事有的惊心动魄,有的可歌可泣,但我总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不过,在仁怀,我起码有几个第一:第一个“下海”,第一个开设解放后的第一家私营企业,第一个私人注册商标(云岛山),第一个私人购买小车,第一个私人安装电话。
 
  还有个第一,那就是第一个退出“江湖”。
 
  退出“江湖”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社会出现了腐败,失去了公平竞争。值得庆幸的是,十八大以来,国家又倡导公平正义,地方政府鼓励我再次投身深化改革开放,并为其恢复了“金灵芝酒业”全部手续,我亦决心为开发养生型酒和刺梨酒、金橘酒作出贡献。
 
  我庆幸自己“下海”风风光光玩了一把,更庆幸自己能够洁身自好急流勇退心安理得的这点另类觉悟。如今虽不算十分富有,却活得开心骨朗,气宇轩昂,也算是别人眼里的沧海遗珠,永远的精神富翁。
 
  往事如烟如云,流年带走了我的青春,这段经历镌刻着我的那段岁月的峥嵘。时光改变了我的容颜,同时也留下许多值得怀念的记忆。虽然我不是挣大钱发大财的那块料,但是当年,我还是为改革开放起了带头作用,“下海”痛痛快快地玩了一把。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