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从古到今买起来——仁怀变迁之五

2018-05-23 09:1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韦月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买不买,看好歹;要不要,看材料”。
  “买不买,看好歹;要不要,看材料”。
 
  记得建市之前,本地人购买生产生活物资主要有几种方式:其中最古老的就是“赶场”,大家约定俗成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集中进行商品买卖(也算一种双规),当年中枢赶农历“三、六、九”、二合赶 “一、四、七”、合马赶 “二、五、八”,茅台水路码头繁华人多,不用定期,每日都有白日场。每逢“赶场”,中枢东风街——北门仓库——人民街一线最为热闹,以农副产品为主。我少年时节也经常帮外婆守摊子卖东西,以此赚点零花钱,抽烟这个习惯最早就是被她老人家带出来的。外婆是老街的老人,嫁在张家住仓库对门,生有七个姑娘,我妈是老大,江湖人称“唐二孃”,“老中枢”都认识,现在八十八了,还能喝酒抽烟,身板耳朵眼睛尚好。现在“赶场”的景象,只有等到春节过年前夕才能看到了。
 
  第二种方式就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营八大公司里采购所需物资,这几个公司营业地点基本集中在“正街”和“裤裆街”一带,糖司专卖烟酒糖,包括茅台酒,盐司专卖盐巴,纺司专卖纺织品,百司卖得最杂。服务公司开过理发店缝纫社,电影公司就在街心花园。供销社曾经红极一时。小时候逛糖司门店,每次都觉得里面的味道好甜好浓好香。除此之外,我们最密切接触的就是“百货大楼”和“青年商店”,前者在供销社出来的路口,后者紧邻老电影院上面一点。当年流行玩气枪,我在“青年商店”买过子弹,还买过一双蓝白相间的“青岛双星”球鞋。百货大楼、青年商店虽已随着旧日时光湮没在历史的河流之下,但至今回忆起来仍旧感觉到一丝眷恋和不舍。顽强挣扎下来继续保留着的国营名称只有“供销社”和“新华书店”了,虽然已经不是当初那回事。对了,新华书店一直就在那里,现在的工行对面,原来的“昆仑商店”下边。
 
  第三种方式是在改革开放后出现的,就是个体工商户。追求更美好生活品质的人们不甘于一穷二白,也不甘于只是温饱,他们要走上先富起来的道路,要通过自己的劳动创造出理想中的明天。老街,还是老街,老城,还是老城,出现了“曾家麻饼”、“肖家药店”、“汪家纸火”等一批代表性私人店铺。你还记得当年有种饮料叫做“冰果露“吗?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在老城盐巴公司门口的街上,我就卖过那东西,黄绿两色,五分钱一杯;你还记得中枢街上的张小新开的录像馆吗?那个一米八几遵义口音潇洒帅气的看场“高管”杨老二,就是我表哥,我抽到的第一支来自大洋彼岸美利坚“KENT”牌香烟,就是他发给我的,七块钱一包。洋烟在那时非常有派,游老六当年跟我混时没少沾过光。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迁,九七年还是九八年?仁怀第一家超市终于登场亮相,名叫“百盛”,就在现在进老国土局再右转向步行街的地址上,第一年春节营业那叫一个火爆,感觉所有中枢人都在那里买年货。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这个潮流一直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来开超市,糖司开过侵权“家乐福”,正街有过“喜洋洋”,然后老畜牧局出来是“合力”,慢慢规模由小变大,外面的和尚来念经,在现在“商业广场”后面有了“福乐多”,前面有了“佳慧”,一样的从北到南发展,“融亿”整了家“永辉”,时代干出家“华联”,其余零星小型发散的就不再说了。超市,较之以往的优势就是货品齐全,明码标价,管理先进。
 
  信息时代,一张互联网打尽全世界,也彻底改变和颠覆了以往的生活方式,只要有条件,你基本能在网上干成一切事情,买东西也是一样。只要有个电脑和手机,你想干嘛就干嘛。“网购”,
 
  现在已经成为城里人最能玩的游戏。城里女人最喜欢的男人再也不是周润发,不是刘德华,不是贝克汉姆,不是詹姆斯邦,甚至不是任何一个“小鲜肉”,只要一来个“快递”小哥的电话,再忙的女士都可以放下一切手头事物,像一只打慌了的兔儿,迫不及待地跑出家门,跑到楼下,跑到路边,痴痴傻傻憨等着,而且无怨无悔。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