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从难变易趟出来——仁怀变迁之四

2018-05-21 14:3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韦月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从难变易趟出来——仁怀变迁之四
      交通工具
      在仁怀扩建新区之前,因为范围小,本地人在城内活动基本靠走,你还记得新华书店到粮食局两边的泡桐树吗?夏天是一条绿色走廊,秋天是一道金黄帐篷,曾经简直就是代表老城的一道绝美景色,可惜早已时境迁风华不再。老交通局在哪里?就在现在的“一号公馆”地址;老汽车站在哪里?就在原来的林业局和武装部中间地带;老交警队在哪里,就在如今的锦绣华庭。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这都是些遥不可及的历史了。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汽车很少,本地最高党政机关才有几辆为数不多的小车,记得市委有辆白色伏尔加,其余就是军绿色的“反梆皮鞋”吉普车。农村和乡镇估计还是拖拉机和畜力车居多。那时居民的交通工具除了两条脚杆之外,还有为数不多的单车,因为山地爬坡上坎很费力。1993年到2001年,进城务工人员搞起的“电三轮”客运盛极一时,到今天我还记得价格是2元一个人两个人3元,曾经还有几辆“人力黄包车”昙花一现。
 
  在这段历史过程中,最先买得起轿车的人都是先富起来的“私人老板”,先买“奥托”,后换“桑塔纳”,他们的车自己用得少,经常要借给有业务往来的机关单位,我清楚记得有两个建筑“包工头”当时普桑的车牌分别是“30050”和“30051”。“拥有桑塔纳,走遍天下都不怕”,这种车型90年代末风靡祖国大陆,成为政府部门的首选,我家“板凳”表哥开的是“30895”。
 
  当时有点闲钱的“中产阶级”流行买摩托代步,价格不斐开起甚为拉风,我的朋友“罗总”在茅台酒厂上班,先后换了3辆,最后一个小本田花了1万2。九十年代中、末期,有了开往贵阳的卧铺车,第一回上去的味道那叫一个爽,终于可以睡起坐车了。本地从事长涂客运的大户叫做“何家班车”,直到现在还在经营,主要跑东南福建一带,不过已经华丽变身为“集团”。  
 
  大概是从2002年起,才有了第一家出租汽车公司顺通开始经营,让中枢有了点城市味道。2003年中巴“公汽”出现,随招随停,最重要的线路就是北门到政府,2006年换过一代,有了站台实行前上后下,到现在已经是第三代,线路增加,北到苍头坝南至盐津河、观英,冷暖空调可以开放。
 
  白酒“黄金十年”期间,本地酒企第二轮雄起,不论姓“国”姓“非”都赚得金盆钵满。拥有几个几十个上百个“窖坑”的私企个体老板们风起云涌层出不穷,一时风头无两,极大带动了仁怀购车狂潮和车辆的不断升级换代。到目前为止,机动车已有11万多辆,其中轿车超过6万,在贵州县级城市里,毫不夸张地说,仁怀现在车最多车最好,街上已经停不了。
 
  道路建设
 
  1999年3月1日的《仁怀报》第二版,有人曾发表过一篇《高速公路对仁怀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的思考文字,与其说是对美好未来的期冀,不如说是因当时落后状况的痛苦。
 
  仁怀的交通原来相当之恼火,相当长一段时间令人头痛。出境只有两种方式,旱路为主,水路为辅。一条动脉县道从长岗到坛厂经中枢至大坝到三合(老路),北通习水,南连遵义,坎坷崎岖,路况艰难。县城到遵义坐班车要5小时,到贵阳要花一天,雨天一路泥,夏天一车灰,车出中枢爬到盐津河上就要抖去大半个小时,转上许多弯弯,似乎记得有个小地名叫“牛调尾”。最痛苦的莫过“桑树湾、长干山,两边好多急弯弯”,狭窄盘旋,一边是高山绝壁,一边是万丈深渊,乘客提心吊胆,司机两脚颤颤。曾经多少本地人翻车丧身惨死于此,尸体运回老交通局停车场,亲人朋友那种凄厉的哀嚎的场面,我少年时都看到好几回,不敢再提再想起如此往事中的细节。还有一条路从遵义洪关乡到五马到鲁班到中枢(后来经改造称为新路),特别是洪关下五马,坡长路险,2003年3月13日我就在那里参加处理过一次大的交通事故。2000年以前茅台、二合、合马、沙滩一线没有公路贯通,到对面四川都要坐摆渡船,印象中合马翻船死人比较出名,这事我的哥们儿陈老鬼和何咪咪最有发言权,他们都干过好几次捞“水打伴”(溺水尸体)的活路。
 
  1996年,盐津河大桥(老桥)建成通车,我们曾经为此深刻感到“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激越情怀。以后写资料时,都会这样骄傲描述:“盐津盐大桥是世界上三大桁式结构组合高桥之一,桥长316米,宽9米高198米,主孔净跨174米,世界第三,亚洲第二。”有了这座桥,走老路走新路都要快当得多了。
 
  1997年开始,茅习公路开始修建,历经3年多艰苦卓绝,于2000年通车,人民群众为之欢欣鼓舞,这绝对可以算得上新中国以来仁怀史上一次“愚公移山”自己动手就有路走的壮举,惠及并幸福了全市尤其是“茅二合沙”沿岸老百姓,历史应该铭记住所有建设者的功劳。在这时段,仁怀通往遵义的“新路”也得到改造,缓解了“老路”承担已久的重负。
 
  2009年,遵仁高速通车(茅台高速),到遵义贵阳基本告别翻山越岭费尽周折迂回的时光。2013年,仁赤高速通车,成为川黔两省南下北上快捷动脉“咽喉要塞”。该路起自仁怀市罗汪田,止于赤水市(省界),顺接四川境内泸州至赤水高速公路,全线共穿越乡镇、街道办共20余个全线桥梁162座。鄙人1999年起就有的梦想14年后终于全部成真。
 
  现在,盐津河老桥因安全虽然停止了机动车通行,但是又有了二桥、三桥;中枢东门河、赤水河沿岸茅台、九子滩、鲤鱼滩、沙滩又架起了几座大桥,更加方便了两岸人民。现在,通过仁赤高速,到遵义一小时内,到贵阳两小时左右;茅习路河对面东岸,又在新建旅游公路;茅台机场已于2017年10月通航,祖祖辈辈以前想都没想过想都不敢想的“飞天”梦想,已经实现。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