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露饮辞源如骥渴——读徐洪安诗集《饮露翁微吟》有感

2015-12-16 10:23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穆升凡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古树之乡喜头,有一位耆老频频出现在文化活动间。
(一)
 
  古树之乡喜头,有一位耆老频频出现在文化活动间。
 
  他叫徐洪安,对承继、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在喜头地域可算是一位执著者和先行者。他对喜头的人文蔚起发挥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喜头,因这片神秘的土地蓄蕴出了古树垂荫、玉乳峰雄、云河泛波、牛塘飞瀑、峡谷晴岚、梅村人杰、文峰耸翠、耙梳古屯诸多自然风光缀染的佳境,使人陶醉其间,怡情奕乐,喜上心头。久之这地方喊出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喜头。
 
  山水钟灵,人文蔚起,喜头这片入则静谧、出则繁华的静雅之地也不乏人文。在古代,这里是驿道经过地域,驿道间曾设塘讯之所,名鱼塘。据《华阳国志图解补志》记载,战国时期,楚国大将庄蹻入滇就从这里经过。
 
  一个地方,只要有人的活动,就将催生文化。就喜头而言,在历史的长河间,逐步沉积下来了诸如历史文化、军屯文化、移民文化、宗教文化以及农耕文化、古树文化等文化元素或文化现象。留下的人文胜迹,如耙梳屯、安家屯千军营、杜营沟、天子庙、长头及龙会寺、万家山等等。一个地名就有一串故事,一个掌故就有一群鲜活的大山精灵。最欣喜是1935年3月25日,毛泽东率领红军转战喜头,留下了辉煌胜迹。因此,喜头被划定为革命老区。
 
  历史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来的,人的文化活动造就了 一定的文化环境。一定的文化环境又返过来作用人,塑造人,孕发人才。人才又以一种无形的载体,将一个地域彪炳史册。
 
  在千百年的积淀之下,直到清朝年间,喜头算是人才崭露。大潮之下,便有贡生张元恺、秦大寿、秦锡泰、陈思睿、陈登高等,有监生邬义普等,有庠生李凯成、范宗尧、张凡、张文泌、王辅君等。有易云秋为清末师范毕业生,在仁怀也算是趋先之士。有张德猷(字云久)借感应坛阐发了《双扇门》、《返本回元经》上中下三卷、《返本回元宝忏》、《返本回元经忏》等。其《双扇门》是仁怀最早的原创神话小说。最近遵义结集出版《遵义文丛》,我一下提供了11种文本,其中有10种就是喜头人创作的或承传的。这一时段,喜头可以说是文化的一个不凡结点,留下了丰厚的人文精神财富,那“一里三贡生”(红梅村与鱼塘有贡生张元恺、陈思睿、陈登高)的赞誉还在民间广为流传。
 
  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需要大环境大氛围,需要人的执着和韧性。就喜头而言,大环境制约了文化,而人的执着承继了文化。
 
  清朝末年至民国初年,战争的不断与民不聊生使喜头的地方教育中断了近三十年。对于三十年来说,在历史长河间算不了什么,可是在那文化本还稚嫩的喜头,使一至二代人复荒了。之后的初等小学堂又是新学,以致传统的国学精典,随着时间的推移,流失得太多太多。
 
  当然,在这特定环境间,仍有坚韧者在承传和发展地域文化。在这历史的夹缝间,有一位不第秀才徐天德,以数十年毕生精力,坚守于乡间,奋力于庠序,诗传马帐,课授青灯,默默地课授乡间子弟。但是,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弱了,他的付出难酬大环境。在这位徐天德老先生的子弟中,都因客观原因半途而废者居多。这其中仅一位毅力坚定的传人,在数十年春秋岁月里,在社会转型的缝隙间,把喜头地域文化承继了下来。他就是徐天德之子徐洪安。
 
  (二)
 
  徐洪安从小受庭训之学,及长参加工作,从事经济管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迭起的政治运动,徐老是亲历者和承受者。他眼看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巨变和经济腾飞,目睹了中国酒都仁怀的繁荣发展,以他睿智的洞察力和犀利的笔,以传统的文学表现形式——诗词,记录下了历史的真实,抒发了感事情怀。且看那“灯饰缤纷耀眼明,万轮款款响箫笙”、“蛱蝶花间翩起舞,喜鹊喧梅花竞发”、“十亿炎黄鹏展翅,万千英杰吞长虹”等诗句,无不体现他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赞美。在他的笔下,中国酒都仁怀是绚丽多姿的,且看他的山乡处处是“目睹山乡日日变,口撕甘蔗节节甜”(《山乡巨变》)、“蜜溅枝头禽  果,香飘鼻际兔衔菇”(《游奶子山林场》)、“峰巅鲤跃晴云阁,水底鸥翔白玉楼”(《流沙岩水库剪影》)、“带剪春菇舒玉臂,妆成翡翠万枝娇”(《题二合生态环境》)、“山花满院幽香溢,古树撑荫玉露垂”(《云乐采风行之——新区美景》)的景象,其欢快的情调,愉悦的笔法,把他深藏于笔底的爱状美着河山,从而诠释着人生的意义。
 
  徐老一身正气,爱憎分明,沉思语寡,刚直不阿。“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毛诗序》)。徐老对共产党一往深情,深缅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和不朽精神,他在诗中写到“甘霖调物山铺锦,惠政融民地涌金”、“捐躯为救生灵苦,饮蜜当思烈士魂”(《扫墓》)、“常渐未极三春德,每念尤思寸草心”(《母亲颂》)、“智渡赤河迷敌阵,勇歼周部诱天狼”(《纪念红军四渡赤水八十周年》)、“擎旗浴血歼胡虏,仗剑安邦扫敌顽”(《南湖颂》)、“寒光出鞘魔头落,白发旋风胆力豪。一战归来思枕席,胸中剑气未能消”《夜读日寇侵华史得梦》)等等。是诗人的爱党爱国和对邪恶妒恶如仇的高尚情怀。徐老诗性如虎,其语意可谓刻骨三分,所生发之呐喊有震耳欲聋之势 。且看那“挥毫才点窥魔眼,昂首频摇扫鬼鞭”(《虎年画虎》)、“但愿光鞭张扯伐,扫清狐鼠复晴空”(《雷》),便是他发自内心的震憾之声。
 
  就其人生观世界观而言,徐老是甘于奉献勇于作为的,对于社会对于事业也是尽心尽责的。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慷慨颂歌,他只在笔尖之下,道出其鲜明的人生的态度。且看那“惯为淳良争短少,敢同奸诈量高低”(《咏杆秤》)、“为民护得丰收果,愿舍微躯献寸丹”(《稻草人》)、“蹈汤岂畏温千度,为献灵珠化玉浆”(《咏红粮》)、“笑看垄头秋正熟,回身依厩乐黄昏”(《老牛》)、“因将老干栖身许,故遣高枝拔地扶”(《咏古杉包树》)、“饱藏珠玑默无语,低头含笑向耕翁”(《咏麦》)等等工稳的词句凝重的诗文间是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奉献是植根于胸中的美德,是中华传统美德的具体体现。徐老是管粮食的,“粮食难关”时,处在“仓留余粟锅能煮”的境遇间,但是他“肚响饥肠手不伸”,葆尚着“遍地哀声藤葛尽,留增一粒济危群”的人生情怀。
 
  徐老的人生是幸运的,但也是命运多舛。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即参加了工作,吃皇粮领俸禄,可谓是幸运者。皆有贤达赞曰:洪安得力于那点老书底子,在哪都是佼佼者。对于他来说,于党施予的泽惠是珍惜的,那“红旗赋我青春志,报国酬民不讲劳”(《爱岗》)便是他的誓言。可是,在那政治风云年代,稍有不慎就会落得“畅言无咎倾肝胆,失慎惛然入棘丛”(《忆全民整风》)的境地,也因之有直言之举以致遭来“改造投身茅坝沟,夯基运石汗倾流”(《赴茅坝沟修筑水库》)的体验。在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徐老历受了“日批夜斗摧残甚,面对群狼不改容”的批斗。“世事洞明皆学问”,事非经过难求真,且看他的《渐悟》,把那段疯狂的岁月情景,如实地记述于纸上。悟什么呢,这是给世人留下的一个不心的回答的课题。有些东西,留于心底比渲泄出来更有深意。徐老的心境是宽宏的,他把人生风雨作为生命的励练。在他看来,复杂才能够谱写多彩人生。他还是一个斗士,在“颂岁丰”的同时,也在“戗时弊”,在抒发“好雨多情成沧影,沃泥乏力献膏梁”、“参天古树含悲倒,刮地风刀肆意髡”的悲叹。当然,他同时也是敢于释怀之人,他始终把那些许不快因诗抛之脑后。钟情于诗,用诗充实生活,因诗而抛却烦恼。那“聊借清溪寻晚趣,权将块垒付流淌”(《夜酌》)便是他对待另类事态的崇高心境。
 
  徐老于粮食部门退休,体制原因使其无单位关顾,幸有社保养老金是发,算是老有所依。满怀“鹤发齐肩无后顾,扶节健步寿仙宫”(《上调企退养老金喜赋》)的欢心乐享晚年。
 
  (三)
 
  徐老的创作态度是积极的,对于后学的培植更是奋力有加。20世纪80年代,他供职于喜头粮食部门,我供职于喜头教界,谋合之下办一墙刊,名《金茅草》。其名以虽生长于贫瘠之岭却备坚强生命力之茅草而寓喜头的人文精神。发动乡间俊彦撰文,由我俩用毛笔抄写,贴于区公所前供销社的房墙上。历数年,共出刊20余期。《金茅草》墙刊曾得到姚辉、陈飞、李桦林等仁怀文学巨手的帮助和关注。陈飞的赞语 “悠悠金茅草,巍然立墙头”给予了很大的鼓舞。几年间,培养了诸如李仕灿、穆仕赟、张伟、尹德才、徐强、杨光辉、袁鹏、陈雪枫等一批文学受好者。其作品向外推荐,先后发表于《星星》诗刊、《山花》、《南风》、《黔北演唱》等报刊。《茅台渡》还为此推出过专辑,姚辉为此撰写简评。轰轰烈烈,纷纷扬扬,可谓是为喜头地区文化发展营造了一个良好的氛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收获面前,徐老是会心的微笑。
 
  其间还有一件趣事。徐老与我在粮管所他的寝室内抄写墙刊稿,至午夜还鏖战犹酣,孰知电灯突然熄了,我俩点上蜡烛继续操戈。过一会儿,敲门声响了,徐即开门,竟是派出所的几位干警候于门外。徐老明白了一切,即呼几位入内,干警见满屋的稿纸,便愧愕地走了。走时,把走廊尽头的电匣开了。我俩相对一笑继续操作。次日晨,徐老向区委胡贵才书记禀说其实,胡书记即指令某某去徐老家中道了歉。此事虽过去了若干年,可那个结一直萦绕于心间,那孰可为而不可为该如何界定呢?好在胡书记的清明给了文化一丝慰藉。我们的执着不因有什么插曲而改变,这墙刊一直办到我俩离开喜头。但这墙刊的支撑者一直是徐老。
 
  之后,姚辉来了喜头,张永勇来了喜头。再后来是张小灵去来喜头。他们均为喜头文化发展起到了推助作用。
 
  因之又是徐运均、刁明月从这里走出,是史猛、张迁从这里走出。有穆仕强、周继轰等坚守闾邻间,肩负着二传手的责任。当然更让人欣慰的是罗仕湘成为喜头地域标杆式人物,从军从政从文从商皆是大手笔。虽定居加拿大仍心系桑梓。还有邬玮供职于国家发改委,为司级管理者,是喜头最引以自豪的新星。
 
  (四)
 
  退休了,徐老上学了,上了仁怀老年大学。当时他还家居喜头,每到上课时间,便驱车赶40华里山路来到学堂。之后,索性举家迁来县城中枢,“检负衡门先辈笈,趋投绛帐韵坛门”、“典坟自料玄难剖,经史勤研道可寻”(《进老年大学诗词学习有感》),以求“良师渡”而达“博采香芹”之良好小学生心态进入“大学”门槛。
 
  在学堂里,徐老受业于陈天伟、张宗禹、徐文件诸老师。“负笈诗书苑,求知众志同”,与众诗友“遣砚赋毫涵气韵,  莳花摄影逸心扉”、“衔杯日傍松云醉,结伴时从翰苑归”(《寿铁翁七秩华诞》)、“诤友敲诗同嚼字,山翁抱瓮至传瓯”(《过访许明伦居》)、“闲抱残书思圣哲,兴炊旧釜煮诗文”(《七五初度》),他那些凝重而精美的诗句,就这样生发出来。
 
  徐老已届八十,但他诗心如童,其诗韵间充满天真浪漫的生活气息。他作诗时还在“翻厨搜旧句,临帖赏孤峰”(《八十初度惠林君赠诗频韵奉酬》),且看那 “毫端液浸三更露,废稿添炉当暖裘”(《蒙惠林君赠句步原玉奉酬》)和“呓语惊孙孙发问,爷爷深夜念何人”(《寄友》)等佳句,绝以能见证他对诗词的执着和对诗意完美的追求。
 
  徐老的诗词创作应该是整整一轮花甲了,佳句叠出,妙语珠生,难以例举。近随仁怀创建中华诗词之乡的东风,趁政府出台按印张奖励的出书政策,便将诗稿挑了又挑,选了再选,集诗联四百八十六首(副),定名《饮露翁微吟》以出版,集稿之后我有幸先读。
 
  中华典籍中,往往以物拟人,以物状志。就对诗词的追求而言,徐老恰如一匹如饥似渴的老骥,徜徉于诗的绝高境地。因此,用了“露饮辞源如骥渴”来作为本文的标题。
 
  徐老诗集付梓,理当祝贺。然我不善诗,且用俚语《致徐君洪安诗友》以作结束语。
 
  髫龄庭训染儒风,
 
  语妙珠生气度雄。
 
  露饮辞源如骥渴,
 
  峰探笔路壮霜红。
 
  抽毫击浊戗时弊,
 
  削木扬清颂岁丰。
 
  苦旅茹辛铮骨傲,
 
  华笺濡汗乐吟翁。
【 责任编辑:钱芳 】
关键词阅读: 徐洪安
您也许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