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革命老区仁怀走出去的抗日志士韩念龙

2015-10-14 10:0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穆升凡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韩念龙(1910-2000),原名蔡仁元,县城中枢镇人,父亲蔡天树,母亲韩志心。
  韩念龙(1910-2000),原名蔡仁元,县城中枢镇人,父亲蔡天树,母亲韩志心。
 
  蔡仁元1910年5月3日出生于一个城镇居民家庭。1929年冬,蔡仁元在遵义三中毕业后,于1930年春到上海,考入吴淞口的中国公学读书。1935年春,蔡仁元从中国公学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后,在上海沪东平凉路一所平民学校当教师。这所平民学校的学生,都是在日本纱厂里做工的工人。蔡仁元每次上课前,先讲些抗日救亡的新闻。经过蔡仁元的宣传,人们的反日情绪日益高涨。当时,在上海从事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的张维祯、周林等人以这个学校为活动据点,分别在日本纱厂工人中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和组织工作。蔡仁元的爱国主义思想和积极参与抗日救亡活动,得到上海中共地下组织的关注,经过中共党员张维祯、陈之一介绍,于193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6年春,蔡仁元、张维祯等人抓住日本工头打死大康纱厂工人梅世钧事件,发动沪东各日本纱厂的数千名工人罢工。平凉路平民学校被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查封,蔡仁元被通缉。从此,蔡仁元改名为韩念龙,继续坚持抗日救亡斗争。1936年秋,韩念龙与张维祯、周林等人发动和领导了上海工人大罢工运动。韩念龙当时负责与宋庆龄等领导的上海各界救国会联系,得到了上海各界的大力支持。这次历时20天的反日大罢工,给日本资本家以沉重打击,终于迫使日本厂商答应工人提出的五条要求,罢工取得完全胜利。
 
  1938年3月18日,日本侵略军攻占了长江口的我国第三大岛崇明岛后,当地爱国青年纷纷起来组织抗日游击队。1939年8月,中共江苏省委派韩念龙到“崇明县抗日民众自卫队”担任总队政训处主任。韩念龙到达崇明县后,组成了中共崇明县工作委员会。韩念龙分管部队政治工作。
 
  1940年春夏间,韩念龙指挥崇明县抗日民众自卫总队部警卫班和特务分队两次潜入日军重要据点堡镇、城桥镇,消灭伪警察所和警备队60余人。第一中队一个小分队在袭击堡镇轮船码头时,全歼日军一个小分队。朱行镇和五新桥镇之间的汕车湾公路上埋设地雷,打死、打伤日军100多人。10月下旬,崇明抗日自卫总队改编为崇(明)启(东)海(门)常备旅,韩念龙任政治部主任。“皖南事变”后,崇启海常备旅1000余人整编为第一师第三旅下辖的第九团。不久,第九团又并入南通警卫团,韩念龙任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同时任南通县委副书记。这期间,韩念龙所属的南通警卫团在北刘桥、石港、掘港、胡家园、曹家埠、孙家窑等地与日伪军作战20多次,给“扫荡”的日伪军以沉重打击。
 
  1942年6月,日伪军出动2000余人,企图袭击驻在海启地区的新四军第一师师部和苏中四分区领导机关,韩念龙指挥警卫团第二营在金沙镇附近设伏。伏击伪军一个团,歼伪军200人。6月28日,韩念龙和团长梁灵光率南通警卫团四个连,奔袭海门县城茅家镇,毙伤日伪军近百人,俘伪军警70余人,缴获重机枪一挺,步枪70余支。9月25日上午,韩念龙率新四军南通警卫团奉命配合第一师第三旅主力第七团在二窎镇东南之夏家渡伏击日伪军,毙日军大队长保田中佐以下80余人,俘日军5人,全歼配属的伪军。1942年冬,韩念龙率警卫团团部和第一、第二营及通西独立营跳出“清乡”圈外到边区一带,在丁堰、掘港一线采取一个接一个的作战行动。1943年7月1日夜,韩念龙率领的3个营在第四行政区统一组织领导下,南通地区军民在百余公里的封锁线上进行全线大袭击,锯倒电杆、割断电线,挖断公路,烧毁竹篱笆,把日伪军惨淡经营3个月的竹篱笆封锁线彻底破坏。
 
  1944年2月,南通警二团整编为新四军苏中军区特务第四团,韩念龙任政委。之后,韩念龙调去苏中党校参加整风学习。12月,学习结束后,仍返特务第四团任政委。
 
  1945年2月,新四军苏浙军区成立,特务四团改番号为第三纵队第八支队,韩念龙任政委。3月3日,韩念龙率第八支队奉命布防于孝丰西北牛山、八卦山一带阻击敌军,配合第七支队穿插、包围,全歼了敌军第五十二师第五十六团团部及2个营。4月初,韩念龙率第八支队挺进杭嘉湖地区,歼敌军570余人,同时帮助地方建立抗日民主政权,组织抗日自卫武装。5月下旬,国民党顽固派调集军队42个团7.5万兵力,第三次大举进攻浙西天目山地区的新四军。韩念龙指挥第八支队坚定地在敌阵地中抢占和固守要地,在敌军心脏里顽强奋战,由此打乱了敌军整个部署,造成敌军的混乱和恐慌。8月10日,韩念龙率领第八支队攻克朗溪以东之涛城铺伪军据点,歼伪军1 个大队200余人,并击溃日寇的增援。8月初,韩念龙调任苏浙军区第三纵队政治部主任。11月,新四军北移部队进行整编,第三纵队与苏浙军区特务团、独立第一团合编为新四军华中野战军第八纵队,韩念龙任政治部主任。
 
  在抗日战争中,韩念龙是战功累累,表现出了他坚毅的革命斗志和警敏的斗争策略。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正式发表乞降诏书,但高邮的日军自恃城高地险屯有重兵,时至12月25日,仍对新四军令其投降的通牒置之不理。粟裕司令员,当机立断,25日晚,下令新四军趁着浓雾,迎着风雨,踏着泥泞,出敌不意地分别从城北、城东、城南三个方面,向高邮城发起全面进攻,战至26日下午4时,高邮城破,日本兵败,其司令部被新四军严密包围,在强大的兵力、火力威胁下,高邮日军城防司令官岩奇大佐不得不同意向新四军投降。
 
  新四军华中野战军第八纵队政治部主任韩念龙为全权代表,在副主任谢云晖和翻译人员等人陪同下,前往处理相关事宜。
 
  主持受降仪式时,日本那位城防司令官正两脚大开裆地僵立于庭院的中央,两手相重叠地按放在柱立于地面的军刀上,脸色铁青,目露凶光,开口便嚷:“我是大日本皇军高邮派遣军最高长官,我要同你方最高代表谈判!”
 
  韩念龙目睹手下败将的这种怪模样,不禁暗笑,不动声色地说:“我就是我方最高代表!”并以锐利的目光直射着那位声厉色荏的岩奇大佐。
 
  在韩念龙的堂堂威仪震慑之下,岩奇似乎有所收敛。再开口时,尽管声音依然嘶哑,语调却是竭力婉转地说:“高邮城,可以交给贵军,重武器也可以交给贵军,所有的军用物资,粮食弹药,统统地交给贵军,我们撤离高邮回南京,只随身携带轻武器,以保证途中安全……”。
 
  韩念龙听出其狡诈之言,当即予以严正驳斥,最后指出:“想要得到安全,只有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是你惟一可以选择的安全之途,除此之外任何图谋皆无异于自取灭亡。”
 
  韩念龙的一席话,顿使大耍滑头的日军最高司令官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忙不迭地满脸堆笑,不住嘴地唠唠叨叨,“好说好说,请进!请进!”拥引韩念龙入屋就坐。至此,才开始了日本投降事宜的实质性安排。
 
  受降仪式在大厅举行。大厅紧靠后墙处,摆着一排长桌子。桌面上均铺上了黄军毯。韩念龙在长桌后边正中落座,左右是助手和翻译。这排长桌的左边,拥立着我军干部战士。右边站立两排日军军官,为首的是一名大佐,另一名是中佐,只见其中一个军官出列,向大佐行军礼后谈了几句报告之类的话,就双手捧着日军花名册和军械、军需登记册,恭恭敬敬地呈给大佐,然后退回,站立一边。大佐向韩念龙行军礼(其他日军军官行注目礼)后,双手捧着日军花名册和军械、军需登记册,毕恭毕敬的呈交给韩念龙主任,之后也退回,站立一边。
 
  韩念龙接过花名册,一一翻开,略加审阅后,即命令日军大佐指定专人陪同我军人员去广场和仓库清点交接武器和物资。另派多人随同我军人员去广场和仓库清点交接武器和物资。另派多人随同我军到分散被围的各据点,命令顽抗的日军立即缴械投降,并宣布:1、投降的日本官兵,仍各回原处待命,为了安全,活动限于院内,不得外出。2、战死的日军官兵,可按日本国习俗,予以火化,骨灰收好以备带回本土。3、受伤的日军官兵,由我方医务人员协同日军医务人员予以救治。吩咐完毕,仪式即告结束。
 
  殊不知,在受降时,粟裕司令员及随行人员,一直挤在我方人员中,从头看到尾,最后才不声不响地离开大厅,走出大院,出了东门,回到野战军司令部。这连韩念龙也没发现。韩念龙处理外事的机警和睿智,粟裕司令员十分赞赏。这也是他走上外交生涯最关键的一步。
 
  革命老区仁怀走出去的抗日志士韩念龙,其警敏的斗志,卓越的战功,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记下了光辉的一页。
 
 
 
 
 
【 责任编辑:钱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