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殷家田坝怀古

2010-08-19 10:31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周山荣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三月的阳光像母亲宽厚的手掌,温柔地抚摸着人们的脸。早春的午后,我与友人熊先慧一道由城郊五里碑出发,踏上寻访程马氏殷家田坝的旅程。   程马氏是茅台镇历史上最早有文字记载的人物。殷家田坝是她力经尽艰

  三月的阳光像母亲宽厚的手掌,温柔地抚摸着人们的脸。早春的午后,我与友人熊先慧一道由城郊五里碑出发,踏上寻访程马氏殷家田坝的旅程。
  程马氏是茅台镇历史上最早有文字记载的人物。殷家田坝是她力经尽艰辛开垦的。田坝里,油菜花开得分外灿烂,像大街上的时尚女孩,阳光下毫不摭掩地展示着她的色彩。我站在沟渠边上拍照,垒砌沟渠的石块凿痕依稀可辨。
  山脚旁,一位中年男子打量了我们一番,走过来搭话。他姓邓,程马氏的事倒能说出个一二来。他说,程马氏是程姓人家的老祖婆,听老人说,她的坟就在前面的垭口下。
  我们决定,再去看看程马氏的坟墓。
  走出田坝的豁口,我们来到山脚访问一户程姓人家。老大娘,程马氏的坟葬在那里,你知道吗?啥子程马氏哟,没听说过,70多岁的老大娘说。我们又解释说,就是你们程姓人家的老祖婆呀!可她仍然一脸茫然。
  在封建社会,一个建功立业的伟大女人,连名字也没有留下。她连名字的资格,也被封建礼教无情剥夺了。因此,今天我们只能称她为程马氏。
  老大娘连忙叫来孙子,一位16、7岁的腼腆男孩站在我们面前。他在市里念高中,今天放假在家休息。听我们说明来意,他仍然不明所以。他说,那翻翻族谱看。
  族谱详细地记载了程马氏的事迹。马氏是茅台村黄角沟人,自幼在赤水河边生活。也许是赤水河水铸就了她刚强不屈的性格和精明的心机。与程正刚结婚后,马氏经营煤厂、马店致富。她的煤矿有东西两个洞,东洞煤矿销往茅台,西洞煤矿销往中枢。
  村中殷家田坝有500亩沼泽地,每逢雨季来临,便水溢成灾。道光三年(1833),孀居的马氏打算将沼泽地排水变田。如此庞大的工程,经费、人工,一切都非易事,但马氏却下定了决心。
动工后,困难接踵而至。先是村里长者以“殷家田坝是风水宝地”为由阻止施工,马氏一边与长者争辩,说服乡亲,一边坚持施工。挖运山土岩石时,马氏用煤烧石,烧一层凿一层。第二年冬天,一名乞丐在工地取暖时被烧死,60多名乞丐找马氏“讨人命”,村中有人也借机煽风点火,马氏以礼相待,厚葬死者,发给乞丐路费,排除了干扰。工程中期,沟深石硬,效率不高,马氏采取“凿一升石子,付一升大米”的按件计酬办法推进施工。6年后工程完工了,泽地变田500亩,引水灌田100余亩。
  一位封建时代的女性,以无比的坚强,终于成就了一番丰功伟绩。遗憾的是,道光二十八年(1848)洪水冲走了村人祖坟,其族人背着尸骨到县府控告马氏。咸丰元年(1851)县府派兵督促马氏填沟还泽。耕种了12年的稻田又成为泽地。咸丰八年(1861)马氏在战乱中被烧死。民国十五年(1926)山洪暴发,抒填塞沟渠的泥石冲走,淹没75年的沼泽地又重变良田。史料记载,后人为了纪念这位造福于民的坚强女性,曾修建石子庙祭祀她。
  马氏究竟葬于何处,程氏族谱中并无记载。我们只好继续找下去。山脚下,此时炊烟四起,年轻的媳妇们有的还在地里劳作。几经周折,我们找到了程姓人家的族长,一位80多岁高龄的老人家。谁知他只是朝我们走来的方向的一指,说,喏,就在那里。
  马氏墓就在路旁的菜地里,几乎被杂乱无章的草丛完全淹没。墓碑似乎新立不久,字迹歪歪歪扭扭,刻有一首不甚工整的赞诗。诗云:

马氏老祖尽心劳,遗绩铭刻永垂昭。
钻子凿沟银钱换,打穿田坝信名标。
朝廷逼患猖獗乱,命限殊遭入阴曹。
丰功伟绩留千古,懿德长存风范高。

  马氏当年开凿的黄泥堡煤矿,今天已成为当地一家大型煤矿。她所开拓的良田,后人们仍在耕种,继续造福于她的子孙。
 

【 责任编辑: 】
关键词阅读:
您也许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