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佛学家果瑶法师

2010-08-19 10:42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周山荣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四川省峨眉山万年寺又名毗卢殿,始建于东晋隆安四年(公元400年),是峨眉山中的六大古寺之一。民国初年,有一位军人出身的贵州人,出家后担任万年寺住持。在世人眼中,贵州省的佛教都是外面僧人传入,出家人不

  四川省峨眉山万年寺又名毗卢殿,始建于东晋隆安四年(公元400年),是峨眉山中的六大古寺之一。民国初年,有一位军人出身的贵州人,出家后担任万年寺住持。在世人眼中,贵州省的佛教都是外面僧人传入,出家人不多,高僧尤为罕见。而这位贵州省籍的法师,却是一位解行兼备的高僧,他就是曾到西藏学法,归来担任万年寺住持的果瑶法师。

  军 道
  果瑶法师(1894-1936年),俗姓陈,名翠华,字冠军,又字杰。出家后法名果瑶,自称满慈行者,峨眉道人。
  陈冠军1894(清光绪二十年)生于贵州省仁怀县城衙门前正街葡萄井旁,童年即熟读五经,且多记诵古文辞。1906午(光绪三十二年),仁怀县令朱朝琛,是一位公正尽职的地方官。他有一次到乡塾面试诸生,年仅十二岁的陈冠军应对如流,受到朱县令的嘉奖,考试名列前茅。他人亦多夸赞,视为灵隽儿童。
  稍长,陈冠军考入贵州陆军小学,该校旋即改为陆军学校,陈冠军即在陆军学校第一期毕业。1911年(即辛亥年),为推翻满清政府,贵州宣布独立。陆军小学的学生是贵州光复举义中一支重要力量,陈冠军在陆军小学参加了这次举义活动。
  后来,陈冠军加入了同盟会。袁世凯妄图称帝时,蔡锷在云南组织讨袁护国军,亲自率军入川。同时又有革命党人熊克武,也由云南随蔡锷军到四川,任四川招讨军司令。笪懋辛为熊部参谋长,亲辖两个支队。陈冠军是时加入了熊克武部,属笪懋辛领导,参加了讨袁护国之战。
护国战争结束后,不久,北京政府毁弃约法,解散国会,于是又有护法之役。熊克武此时为四川靖国各军总司今,陈冠军在熊部下也为护国之役效过力,护法之役还未见效果,而四川已变成军阀混战的局面了。
  1916年秋天,他奉命赴成都,途中口占二律,写出了他内心的抱负:

其一

长途岁暮坐征鞍,岂惮崎岖蜀道难。
慷慨登程辞故友,激昂提剑出阳关。
控缰直上九折坂,破浪安行万里澜。
壮志当图雪国耻,横戈原不为侯冠。

其二

驴背何如马背雄,身当许国立奇功。
挥师直到塞垣北,逐寇欲穷辽海东。
形貌应图麟阁上,勋名须载玉书中。
战袍解后归来日,拟向亹溪作钓翁。
 

  陈冠军在川中军阀混战时,虽已升任过旅部参谋处长,又调任过师部军械处长,但因不满军阀混战,内心时常感到苦闷。
  1919年(民同八年),陈冠军奉上司命令,到武汉购买军械,归途中经万县,被其他部队侦知,欲抢夺其军械。他想,军械运回部队之后,都是作内战之用,对国家和人民不仅没有好处,反而有大害。此时有被抢劫的危险,军械难保,于是,他便命令随从人员,将军械沉入长江。
事后,他的上司震怒了,认为他未经禀报擅自沉没军械,犯罪极重,欲处以极刑。幸经旁人说明,说他当时的处置,实在是出于万不得已,但其上司愤犹未释,仍下令把他关入监狱,他的职务被取消。关了好几个月,经友人保释,才被释放出狱。
  1920年(民国九年)他回到仁怀故里。至此,他对世事已心灰意冷,以读佛经自遣。感悟到世间功名事业,全是过眼云烟;万法无常,一切虚幻。在仁怀闲居数月后,他仍旧返回川中。上司经过调查,认为他无罪,要恢复他的职务,并拟将他调升。但他看清了当时的局势,认为军阀混战,自己无论处在那个军阀的部下卖力,都对国家和人民无益。虽有匡时之志,难觅报国之途,于是决心舍弃军人生活,谋求披缁入佛。

  佛 道
  1922年(民国十一年),陈冠军毅然上峨眉金顶皈依傅钵老和尚,削发为僧。他起初在藏经楼担任保管经书的工作,平时既听其师讲经,又在经楼研读各种释典,不到几年时间,便对佛理颇多贯通。1925年(民国十四年),又受师命去新都宝光寺,从贯一老和尚受具足戒。同受戒者还有能海、果玉、果蓉、普超、永光、傅品等人。
  果瑶本对汉地显教各宗之学,已多通晓。在受戒后,还想对佛学有更深造诣。打算赴武昌佛学院进修,此时,同坛受戒的能海法师,有重庆某大德居士告诉他,西藏佛法最丰富,许多汉地未译的佛典,西藏多有,于是他和能海便萌生了入藏求法之志。能海法师俗名龚缉熙,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毕业。在校时与川籍将领刘湘、杨森等均为同学,他在川军中任团长、川北靖乡司令等职,是果瑶军中相识的朋友。
  1926年2月,果瑶随同能海法师,赴西藏修学密教,同行者还有果蓉、永光、傅品等人。他们一行人首站是由川赴西康康定县,途经雅安,翻大相岭抵康定。与北京大勇法师率领的“留藏学法团”相遇,两组人于跑马山依一位降马格尊者学习藏文及经典。尊者为他们讲授《苾刍戒释》、《菩提戒释》、《菩提道次第略论》等经典。在康定度过旧岁,1927年初春,果瑶、能海一行人先动身,前进抵达里塘。当时,巴塘西南盐井县少数民族抗税阻路,只得滞留里塘,入那摩寺老格西降阳请丕仁波切学“六加行”、“朵马仪规”等。因种种困难,不能前进,又返回川中,在川中作了一段时间的准备,直到1928年夏天,他们一行人才继续向西藏前进。他们打扮成藏族朝山的人,持长予兼作手拄而行,晚间撑帐蓬过夜,砌石为灶,捡柴烧水煮饭。自里塘走到昌都,走了两个多月,由昌都到拉萨一段路,又走了一个多月,于是年夏历九月抵达拉萨。
他们到拉萨先朝礼大昭寺,继而能海到古田札仓之瓦须弥村,亲近康萨仁波切。果瑶在大昭寺依大喇嘛学习密教典籍,修学三年,求得真修实证的大喇嘛学法,对西藏密宗典籍,广搜精研,成就颇宏。以识解超卓,颇得喇嘛赞许,将离藏返川时,喇嘛还赠予贵重法物,以作纪念。
  果瑶回到峨眉后,不久,即被选为金顶方丈,兼任毗卢殿方丈,接着还担任了峨眉佛教会的会长,峨眉佛学院院长(地在万年寺)。声名渐闻,时人将他与印光、太虚、谛贤并称“四大法师”。
  果瑶与川中佛学界的名流常有往来,曾在成都、贵阳等地有名梵宇多次讲过经,为弘扬佛法作狮子吼。1932年至1933年间(民国十一年至十二年),受贵州省主席毛光翔邀请,到贵阳讲经。为培育佛学人才,他还亲自创办了贵州佛学院。开学之日盛况空前,毛光翔也亲自参加了开学典礼。曾任孙中山秘书的平刚先生应邀讲授《唯识学》,学僧八十余人,为贵州培养了一批知识僧人。今贵阳黔灵山方丈慧海就是当时收的弟子之一。经过—年之后,因经费拮据,该院才停办。
  果瑶方颐广颡,体态丰腴,眸子炯炯。与人接谈,慈和之气,溢于颜表。在黔灵山讲经时,高设法座,跏坐其上,徒众手摔香花,侍立于下,群众则层层环绕,听法场中,既有省垣的学者名流,还有普通的善男信女。因为他精通佛理且知识渊博,兼之辩才高超,且又善于契机契理,妙粲舌莲,随意演说,听者皆赞其善传法轮,钦佩不已。聂树楷《初冬冒雨登黔灵山访果瑶禅师》诗云:

黔灵山顶古兰若,为访名僧冒雨游。
妙粲舌莲无量义,追怀明月半轮秋。
苾刍拥座环三匝,梵箧分函萃一楼。
更向开山溯始祖,苔封短塔殿西头。

  他曾在贵阳附近的照壁山闭过关,又曾在安顺平坝高峰山万仙洞等处,短期讲经习禅,稍后,受遵义绅耆之请,至遵义城中及金鼎山讲过经。有的听众还送了金字对联悬挂在金鼎山庙内以作纪念。在遵义住数月后率其徒众返峨眉。
  在遵义讲经期间发生了一件趣事:遵义名流、国学大师黄侃的弟子朱穆伯尝言,中国只有两个半文人。一个鲁迅,一个黄侃,半个就是他朱穆伯。胡适也不在话下。听说果瑶到遵义讲经说法,朱穆伯说,尔妈(骂人的粗话)的什么果瑶?敢来讲经?旁人去金顶山听法回来向他说,果瑶很有水平,讲得很好。希望他去见识见识。朱穆伯才去听了一场,但回来后对人夸奖说,果瑶了不起!
  果瑶在峨眉常住在距金顶二十里的一座茅庵内。此庵名“冰雪庵”,地极幽僻,风景清雅,朝则山岚泼彩,绿映檐端;夕则林月流辉,凉布椅席,阅经习禅,颇为适宜。有时,即在此为众僧讲经。
  因他名高望重,竟被同门某僧嫉妒。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旧历五月,他在金顶染病,乘轿舆离金顶,到万年寺疗养,同住万年寺养病的还有一个都监和居士。—天,三人忽然中毒而死。有的僧人说,果瑶是被嫉妒者潜施毒药致死的。“文革”期间,此事真相大白,果然是同门普超暗妒果瑶才华,下毒害死了他。
  果瑶死时仅四十三岁,识者无不感到惋惜。峨眉的脚庙万行庄里,供奉了他的画像。四川大学的师生,到万行庄时,都向那画像行礼,表示哀悼。
  他死后,川中佛学界的人,为他修了一座高大的灵塔,将其舍利骨灰供奉塔中。塔在万行庄侧,“文革”时期初捣毁,今已不存。石塔上原有川中学者张心若写的偈文刻于其上。
  果瑶戒行素严,无私欲,得财则供给徒众到佛学院学习,或捐出办慈善事业,未尝寄予家人使用。他每以大乘菩萨的精神教化人,认为世人私心太重,才产生纷争,大乘菩萨既无“我见”,且无“法我见”,是彻底大公无私的人。他认为,本着大乘菩萨的精神来为国家和人民办事,才能把事办好。本着这样的精神建设社会,何愁大同社会不能实现。他说:“佛教不是迷信之教,只是世人未谙佛理。故多误解。”果瑶于佛学显密兼通,性相融贯,可称佛门龙象。
著名学者徐世珩游峨眉山,写有《缅怀果瑶法师》诗二首:


其一

瑶师洞识真如理,高遁峨眉礼普贤。
明月悬空闻说法,白云绕座护参禅。
研经慧解昙无谶,敲句才追贾阆仙。
弘化不辞飞锡远,芒鞋曾踏万峰烟。

其二

从戎早抱匡时志,遭厄翻为铩羽鹰。
难向人间伸壮志,爰逃物外作高僧。
谈经狮吼醒迷子,兴妒魔狂灭法灯。
骨塔山边经劫毁,空余寒雾锁荒塍。


  文 道
  果瑶善诗词,所作诗、古文辞函札及佛学著作,尝积成一巨帙。果瑶圆寂后,寓居遵义的重庆人周祥麟拟刊印传世。其子陈崇开将全部著作交与周祥麟,集未编成,适临解放,周祥麟在解放前夕回重庆了,这部书稿便不知去向。现仅搜得他年轻时诗词数首,录之于后,可略窥他当时的志趣。

题指画墨竹

闲写丹青弄爪痕,几竿墨竹气纵横。
嶙峋偃蹇精神见,萧洒扶疏面目真。
骨傲欲凌巢许志,风高未让夷齐清。
立身若要持操守,宜以斯君作法程。

薛涛故居

揽胜江楼坐品茶,柳阴深处薛涛家。
游人若问埋芳处,昔日枇杷荆棘遮。

画岩

高志在山,低志在壑。
气景同然,忧心独觉。

画达摩祖师像赠刘绍疆

面壁千年,魔形难掩。
唤着祖师,好厚皮脸。

望江南•寄陈熙

  还记得,携手小庭中。蕉影竹阴犹到眼,夜阑明月照梧桐。又别各西东。

金缕曲•赠龙泉

  其一
  此日萍踪聚,论交情,惟君与我,同披肝腑。把剑横磨多感慨,共待闻鸡起舞。正眼底,疮痍处处。窃国奸渠方逞势,岂容他,毒竟流寰宇?真勇士,可无怒?
  男儿报国相期许,任前途,惊涛险浪,坚行无阻。为振乾坤沦劫运,誓扫当今豺虎!休遣此,华年虚度。尉缭镶苴堪作范,要胸中,早把孙吴悟。看异日,奇功树。

  其二
  君我天缘遇,喜频年,谈兵论剑,戎衣自赋。武库钻研行二载,忽忽光阴易度。问同学,尚存几许?已是沧桑经几变,竟寥寥,可指晨星数。方寸里,暗凄楚!
  英才未必天真妒,已磋跎,几番岁月,年逾贾傅。少壮雄心因事减,李光数奇偏误。思甚日。云鹏远举。莫道男儿无建白,趁年华,细把孙吴悟。纵艰苦,且耐住。

  果瑶还长于画梅兰,所作画幅,随笔题词,亦颇有意趣。如为茅台人徐世勋画梅,题云:

  一株梅花,许多丫叉。不怕风吹,不怕雨打,硬挺挺,长出苍崖下。有操冰共清,无言欲自寡,吐香岂欲受人夸?精神矍铄,风韵高雅。却教人,画也难画。

  果瑶所画虽多,可惜其墨迹多已散逸殆尽。

参考资料:
  1、《洞山药叟吟草》,徐世珩著,1998年3月出版
  2、《峨嵋天下秀,普贤行愿深》释宽明著,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文集
  3、《能海上师弘法业绩述略》,隆莲法师著
  4、《普超法师》,于凌波著
  5、《黔灵山志》
  6、峨眉佛学院简介
  7、陈福桐先生口述
  8、陈崇固先生口述
 

【 责任编辑: 】
关键词阅读: 佛学 果瑶 法师
您也许还喜欢